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二八七章 战后余波,清点收获

第二八七章 战后余波,清点收获

        秦翌的眉宇之间,虽然有些疲惫,不过并不严重。

        身上也没有受伤的痕迹。

        脸上满是笑容,看起来一身的轻松写意,好像只是出去郊游了一圈回来了似的。

        看到秦翌安全,封瑜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这时才看向被秦翌放在甲板上的依然晕睡的华神医和芍药二人,不由惊呼一声,关切的问道:“他们这是……”

        “没事,只是晕睡过去了,睡上一段时间,自然就醒了。”秦翌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

        “那就好,胭脂,罗洪,快将华神医和芍药扶下去,甲板上凉,可别凉出病来。”

        “是,宫主。”

        等罗洪扶着华神医,胭脂扶着芍药离开甲板后,封瑜才关切的问道:“此行可还顺利?”

        秦翌不甚在意的挥了一下手道:“没什么事,只是和那看守的法相境武者打了一场。”

        封瑜听后,顿时一阵无语。

        这还叫没什么事?

        那什么才叫有事?

        之前他们推演的时候,就提到过,要是顺利,直接就把人偷出来,不用和看守的法相境武者打最好,若是不顺利,只能和对方打一场了。

        打了一场……

        这明明就是不顺利嘛。

        封瑜还想追问两句,秦翌不耐烦的摆着手道:“好了,这些等开船以后再说,现在听我号令,收起船锚,升起船帆,启航。”

        “是,船长!”

        船上的水手,看到秦翌甲板上的身影,听到熟悉的号令,顿时好像活了过来似的,激动的高声应是道。

        手里动作当然一点也不慢。

        封瑜看着这些再次活跃起来,充满精气神的水手们,不由的对着秦翌羡慕的说道:“还是你厉害啊。”

        之前秦翌离开后,虽然封瑜可以看住这些水手,但是,想让这些水手听他的,却是做不到。

        而且,这些水手之所以被他看住,除了他的实力的确最强外,还和秦翌临走之前的吩咐脱不开关系。

        虽然不想承认,虽然这船是他出面买的,这水手也是他出面招收的,但是,才过去了十来天的时间,秦翌就已经通过他高强的航海术和人格魅力,征服了这些桀骜不驯的水手。

        “右转舵,三个刻度。”

        “向左转帆,一个刻度。”

        一个时辰后,秦翌发布完最后一首命令,就转身走下甲板:“我去休息了,这边你盯着一点儿,两个时辰内应该没有问题,只保持航线即可。”

        看着秦翌眼神中的更深的疲惫,封瑜之前想要问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脱口而出的反而变成了:“放心吧,你先去休息,这里有我。”

        秦翌点了点头,就回了自己的船舱。

        看到秦翌离开,罗洪才走上前,好奇的问道:“宫主,秦公子怎么救回华神医的?”

        封瑜翻了一个白眼,扫了罗洪一眼道:“秦翌这么累了,我怎么好意思用这样的问题打扰他?好了,要是好奇的话,等华神医醒了,不就知道了?”

        罗洪张了张嘴,明明您的好奇心比我还旺盛,明明是您说的要过来询问一下之前发生什么事的,结果……

        正在这时,罗洪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回头看向身后,华神医疾步走了上来,四下张望,看到封瑜后,上前问道:“秦翌呢?”

        “秦翌刚刚领完航,休息去了,华神医,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封瑜激动的走上前,一边回答华神医的问题,一边紧紧的握住华神医手,关切的说道。

        听到秦翌休息去了,华神医也就熄了暂时当面感谢秦翌的心思了,面对关心自己的封瑜,华神医也是一阵感叹:“是啊,之前,我差点就……”

        说到这里,华神医心有余季的摇了摇头,没有把最后的结果说出来。

        深怕随着自己说出口,会给自己带来厄运似的。

        甚至,会出口成真似的。

        听到华神医的话,不由的让封瑜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感同身深的点头附和道:“我明白,之前,我差点就……还好秦翌出手,不然……”

        说到最后,封瑜连连摇头叹息,不愿回忆那段痛苦的经历,更不敢‘畅想’那段没有秦翌救他的情况下即将发生的未来。

        “哦,你们被秦翌救了?”华神医还以为只有自己二人被救了,没想到,封瑜三人也被救了。

        这样,他心中的那一丝不适顿时消失了,倒和封瑜真的有了感同身受之感。

        封瑜将自己一行人的遭遇说了一遍,然后询问起了华神医的遭遇。

        华神医也没有隐瞒,将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讲述了出来。

        听到华神医竟然比他还快的恢复到了先天圆满,封瑜只有羡慕的份儿。

        谁让他没有一个愿意为他提供修炼资源的‘贵人’呢?

        听到华神医差点要被种下禁制,成为傀儡,封瑜同样气愤非常。

        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气愤的是曾经差点被活捉的自己,还是将被种下禁制的华神医。

        “后来呢?”

        说到关键时候,华神医意思停顿焉为了,封瑜不由追问道。

        “后来,我就晕睡过去了,再醒来,就到了船上啊?之后的事,还用说吗?”华神医不解的看着封瑜道。

        封瑜真是气的要吐血,关键时刻,华神医意思晕睡过去,那问个屁啊。

        “那可是法相境武者,不知道秦翌如何与其周旋的。”封瑜只能充满遗憾的说道。

        “什么?你说李鸿远是法相境武者?”作为亲身经历者的华神医听到这个消息,反而比封瑜还要激动。

        “这是去之前秦翌告诉我们的,说你被一个法相境武者囚禁了,怎么,你不知道?”

        “他又没有亲口说自己的实力,我怎么会知道?”华神医翻了一个白眼,心有余季的回了一句。

        当时,华神医其实已经想好以后怎么反击了。

        他打算用足以让金丹境武者中毒的毒药来对付李鸿远,等李鸿远中毒之后,逼迫对方给自己解除禁制。

        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法相境武者。

        作为一名先天级别的武者,同样也是一名宗师级别的医师,自然明白,每突破一个大境界,人体会变得多么的不同,可以让金丹境中毒的药物,面对法相境估计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后路。

        他的底牌从一开始,就是废的。

        想到这里,华神医对秦翌更加感激了。

        “当初在归墟之地,秦翌就救我一命,为我治好了身上的伤,这次,又救了我一命,连续两个救命之恩,这恩情……”

        可让他如何报答啊?

        无以为报啊!

        华神医心中对秦翌态度再次发生转变。

        只能以死相报了。

        封瑜对之前救命之恩,倒是并没有那么深的感触,不过,面对秦翌的实力,却让他感触颇深。

        人都有慕强心理。

        出生在皇室,从小被当成太子教养的封瑜,慕强心理更甚。

        在看过秦翌和血影的一战之后,封瑜的态度就悄然间发生了转变。

        ……

        秦翌盘坐在床上,五心朝天,修炼了许久,才恢复了状态。

        离两个时辰还有一段时间,秦翌开始整理起了这次的收获。

        首先,这次战斗,无论是阵道,剑道,还是风水之道,都得到了实践,自己的实力再次有了显着的进步。

        体现在游戏面板上,就是这三个技能的熟练度都增加了一小截儿。

        其次,秦翌通过这次的战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误导了提灯人的东夷支脉,还救出了华神医二人。

        最后,就是作为战利品的禁制秘术。

        秦翌取出玉简,再次认真的仔细的从头到尾阅读了一遍,终于对禁制秘术有了初步的了解。

        “原来,禁制秘术是根据神侍修炼体系研发出来的。”

        根据东夷支脉提灯人的研究,神侍之所以如此忠诚他们所供奉的鬼神,就是因为他们在成为他们的灵魂内被种下了一枚“魂种”。

        这颗魂种深深的扎根于神侍的灵魂之内,可以潜移默化的影响神侍,让神侍变得越来越虔诚,甚至为了他们供奉的鬼神,奉献一切。

        根据对魂种的研究,东夷支脉的人研究出了禁制秘术,可以达到几分魂种的效果,可以让他们的收服的手下,变得越来越忠心,为他们在东夷暗中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原来,神侍灵魂内还有魂种这种东西,之前遇到的那几个直接就杀了……太浪费了。”

        无论是井上哲人这个正宗的神侍,还是东夷将军这个换了名称的神侍,还是使徒血影这种卷属,其实,都在神侍体系的范畴之内。

        都是借助鬼神的力量的修炼方法。

        之所以三者的表现差别那么大,就和武道的五大流派似的,只是修炼的重点不同罢了。

        万变不离其宗。

        其本质,其实并没有区别。

        有着六级阵道的水平,秦翌解析起禁制秘术非常快。

        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解析完了。

        禁制秘术这个技能一出现在技能栏,就达到了两级圆满,只差一点就达到了三级了。

        通学了一遍禁制秘术之后,秦翌才明白禁制秘术的强大。

        “潜移默化的影响虽然很惊艳,但是,其它的同样让人惊叹。”

        禁制除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之外,还可以控制禁制移动,让被种下禁制者痛不欲生,更可以让禁制自爆,直接泯灭被种下禁制者的灵魂。

        “从引导,到惩罚,再到掌控生死……这是对灵魂的全方位的控制啊。”

        既然模彷魂种的禁制秘术都有如此功能,那么,原版的魂种呢?

        它又有如何强大的功能呢?

        “以后,再遇到神侍,需要留意一下魂种的事了。”

        想要加深研究禁制秘术,研究原版的魂种,无疑是最快的方法。

        “禁制秘术立意高深,明显有着和变身秘术、影子秘术那样成为系列秘术的潜力。”

        而且,秦翌有预感,禁制秘术和他的武道更加契合,对他的作用非常大。

        时间到了,秦翌离开了船舱,一出门就看到了封瑜华神医等人。

        “你们这是,在等我?”

        华神医立刻上前激动的说道:“秦翌,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我,在下赴汤滔火,再所不辞。”

        秦翌连连摇头道:“不至于,不至于,只是举手之劳,华神医言重了。”

        就算对秦翌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他却是实打实的救命之恩啊。

        大恩不言谢。

        华神医没有再说话,向后退了一步。

        封瑜笑着上前一步道:“秦翌,再次谢谢你之前的救命之恩,谢谢。”

        秦翌无奈的摆了摆手道:“世伯,你这又是做什么,之前你不是已经谢过了吗?”

        封瑜笑着接着说道:“贤侄,之前我就想问了,只是看贤侄疲惫,才没有问出口,提灯人组织的法相境武者,实力如何?你和他的战况如何?”

        秦翌回忆着不久前和李鸿远的战斗,不由摇头感叹道:“法相境武者的实力,果然不容小觑。”

        就算他做了那么多的准备,最后也只是赢了一招。

        虽然赢了,但是无疑却是险胜。

        这也让秦翌认清了自己,明白了自己实力的极限在哪里,更在这一场战斗中明白了自己的缺陷是什么。

        “我和李鸿远前辈谁也不能奈何谁,最后只能以平局结束。”

        秦翌最后留了一个心眼儿,没有说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尽管他的实力一直在进步,似乎根本没有保守秘密的必要,不过,谨慎的秦翌还是决定这么做。

        江湖险恶,谨慎无大错。

        “平手?提灯人的法相境武者,实力竟然这么强?”

        要知道,面对拥有法相境战力的使徒血影,秦翌从头到尾可是占据绝对的上风,最后更是绝杀了对方。

        而面对李鸿远这个法相间武者,最后竟然以平局结束。

        可想而知,李鸿远这样的法相境武者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

        “也就是说,李鸿远对付东夷使徒级别的高手,也是绝对的碾压了。”

        这偌大的东夷,除了不能随便现世的鬼神,提灯人拥有最强战力!

        连号称鬼神的代言人,东夷最强战力的使徒,在提灯人的法相境武者面前,也只有伏首的份儿。

        “怪不得,提灯人在东夷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和影响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