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冰冷王爷每晚要我哄睡在线阅读 - 第401章 再犯一次贱

第401章 再犯一次贱

        萧遥咳的面色煞白,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待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之后,萧遥一把攥住了云如慧的手,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帮我。”

        云如慧一愣,放在萧遥后背上的手缓缓的收了回来,红着眼睛颤声说:“我还要怎么帮你?”

        当初萧遥做错事,推自己出去顶罪,甚至丢了自尊去王府给秦蓁道歉……她帮他的,还不够吗?

        那次之后,她就被禁足。后来禁足期满了,云如慧也不想再走出来了,颇有点心灰意冷的意思。

        这次,若不是萧遥出事儿,云如慧怕是还要在自己那小院子里继续待下去。

        萧遥似也回忆起当初自己都做了什么,看云如慧的眼神终究是带上了一丝歉疚。

        “当初的事……是我对不起你。”萧遥缓缓的说。

        一句话,就让云如慧的眼泪瞬间下来了。

        这么长时间了,她终于等到了一句抱歉。

        云如慧抬手擦了一把眼角的泪,盯着萧遥的脸,更咽着说:“萧遥,你自己说,你若不是落到今日这般境地,你会跟我道歉吗?若不是如此,我怕是这辈子都等不到你一句道歉。”

        萧遥别开头,躲开了云如慧的眼神。

        不过,他很快转过头看向云如慧,轻声说:“你在帮我一次,行不行?除了你,没有人能帮我了。”

        云如慧死死的咬着牙,对面前这个人简直又爱又恨。

        当初她一心要嫁给四皇子,抛开萧遥的身份不谈,她是真正的喜欢这个男人的。不然当初,她也不会因为吃醋去找秦蓁的麻烦了。

        可是嫁过来之后,萧遥却一次又一次的让自己伤了心。

        她本不想再有奢望,可看着这个男人望着自己的样子,云如慧又心有不甘。

        她是这样喜欢这个男人。

        即便他曾经伤害她,将她弃如敝屣。

        萧遥似乎看出了她的动摇,伸出手轻轻的握住她的,声音柔和无比:“再帮我最后一次,好不好?”

        云如慧闭了闭眼,再睁开,死死的盯着萧遥,一字一句的道:“你记住,只有我会帮你,只有我会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仍陪在你身边。萧遥,你发誓,你用你的生命发誓,你这辈子永不再负我!”

        她每一个字都带了狠意,若不是说出来的话,刚看她的神情,还以为她对面前这个男人恨之入骨。

        萧遥定定的和云如慧对视了片刻,最后缓缓的道:“好,我发誓,我这辈子再不负你。若违此誓,不得好死。”

        云如慧紧绷着的那根神经倏然间崩断。

        她低声更咽数声,最后抬起头看向萧遥,眼神柔和的问:“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呢?”

        萧遥没回答她的话,而是说:“我不是病,我是中毒。”

        云如慧眸光一闪,没吭声。

        萧遥看着她,笑了笑:“你这么聪明,早就猜到了是不是?刚刚萧玦来的时候你那么害怕。其实是因为你心中早有猜测是不是?”

        云如慧沉默了一会儿,才问:“你想要怎么做?”

        “我的毒,太医院的太医解不了。”萧遥缓缓的说,“纵然能解,那人也不会让他们帮我解。”

        萧遥看向云如慧,轻声说:“你得去找一个人。”

        云如慧比云如英要聪明多了,她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萧遥说的是谁了。

        “不可能,”云如慧别过头,沉声说,“慕容嫣在王府,王爷不点头,谁都说不动她。”

        “我不可能去找王爷,他根本连正眼都不会看我,更遑论和我说话了。”

        云如慧有自知之明的很,楼衍那种人,对皇帝都爱答不理的,更何况面对她。

        他们四皇子府,早已经与王府翻了脸。她如今厚着脸皮求上门去,那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萧遥看着她,低声说:“我没让你去找楼衍……”

        “秦蓁也不可能,”云如慧语气僵硬,冷声道,“我不可能去求她。”

        上一次给秦蓁低三下四的道歉,已经是将她的自尊丢在地上踩了,这一次她绝不可能去秦蓁的面前犯贱。

        萧遥定定的看了云如慧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说:“好吧,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云如慧愕然的看着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萧遥笑了一下,轻声说:“我不想让你再受一次委屈了。”

        云如慧:“……”

        她的眼眶又开始不受控制的泛红。

        她恨自己这种因为一点点的小恩小惠就感动的样子,太廉价了。

        可她又不可抑制的想,原来萧遥都知道,他知道自己上一次有多委屈。

        她低下头,很轻的嗯了一声。

        萧遥又说:“萧玦多疑,你别在他面前露馅。还有,他那个人心狠手辣。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惹怒他,首先要自保,明白吗?”

        云如慧:“……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萧遥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闭着眼睛,轻声说:“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了。”

        云如慧:“……你睡吧,我守着你。”

        话音刚落下,萧遥就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看着萧遥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颊,心里泛起一丝丝心疼来。

        萧遥已经被这不知名的毒折磨了许久了。

        一开始,他还没有这么虚弱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变得越来越虚弱,每日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云如慧禁不住想,若是再拖下去,怕是等不到解毒,他就已经被完全拖垮了。

        云如慧在这里守了萧遥半个时辰,最后才为他盖好被子起身离开。

        出了房门,云如慧在外面院子里站了很久很久,最后才对身边的婢女吩咐:“去我的私库,从我的嫁妆里挑一些礼品,要贵重的。待会儿随我出一趟门。”

        她想明白了,她放不下萧遥,不能狠心的放着萧遥这个样子而什么都不做。

        所以,她还得放下所有的自尊,再去秦蓁的面前犯一次贱。

        想当初自己找上秦蓁警告她不要打萧遥主意的时候有多么的高高在上盛气凌人,如今在秦蓁的面前她就有多么的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