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全能学霸到首席科学家林晓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聊天中的灵感

第七十八章 聊天中的灵感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听到蓬皮埃利教授的话,陈秋生教授又愣住了,重复询问了一遍:“您要找的是……林晓同学?”

        “是的,lin-xiao。”蓬皮埃利教授点点头,用带着一点英语口音的中文重复了一遍,然后笑着道歉:“可能我还是不怎么会说你们的中文名字吧。”

        “不不,您说的很标准了。”陈秋生教授摆了摆手,然后转头看向了旁边的林晓,说道:“林晓。”

        林晓早就听到了这位老教授喊自己的名字了,但是他很疑惑,菲尔兹奖大佬找自己是要干什么?

        他站了起来,喊道:“蓬皮……蓬皮埃利教授,我就是林晓。”

        第一次用英语和外国人对话,他倒是还有一些不习惯,包括人名,不过,自我介绍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蓬皮埃利教授看向他,见到林晓如此年轻的面孔,脸上便露出了笑容,“请问方便聊几句吗?”

        林晓想了想,最后点点头,说道:“我的荣幸。”

        “呵呵,那就打扰了。”蓬皮埃利教授点点头。

        随后林晓跨过孙宇他们几个人,然后在他们看大佬的目光下,走到了蓬皮埃利教授的面前。

        蓬皮埃利教授伸出了手,在周围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下,朝林晓伸出了手,说道:“林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您叫我的名字就行。”

        “呵呵,这些事情咱们不用多说,我来找你,也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蓬皮埃利教授摆摆手道。

        “今年五月份那期的《数学年刊》我已经看过了,你在《对斐波那契数列存在无穷多素数的证明》中,解决了我曾经专门花了几个月时间研究的问题,所以我是专门来感谢你,替我解决了这个遗憾的!”

        林晓不由愣住了,原来是为了那篇论文?

        不就是一篇《数学年刊》嘛,每年都有几十篇论文登上去呢……

        咳咳,这个话说的有些过了。

        他笑了笑,谦虚道:“运气而已,和您相比,这点成就仍然只是微不足道而已。”

        “不不不,那可不是微不足道,多少人想要取得你这样的成就都不行呢。”蓬皮埃利教授失笑地摇摇头,说道:“当然,如果你只是解决了这个问题的话,我最多只会在心中对你表示一下感谢,但关键是你所使用的方法,我当初也曾经考虑过,并且研究过一段时间,并且我十分相信这个方法能够成功,当时还和阿特勒·塞尔伯格教授赌过一美元,说我一定能成功,但我尝试了几个月后,还是没有成功。”

        “嗯,你应该知道塞尔伯格教授吧?”

        林晓点了点头。

        他写出了那篇论文,当然也得知道塞尔伯格教授。

        阿特勒·塞尔伯格,解析数论方面的大师,也是1950年,第二届菲尔兹奖得主,他完成了素数定理的初等证明,而林晓的论文中,便用上了素数定理。

        蓬皮埃利教授笑着说道:“现在你成功了,也算是弥补了我的遗憾,也证明了我当初选择的方向是正确的。”

        林晓得知原来还有这样一个深层次的原因,他笑着说:“那看来您现在可以赢回那一美元了。”

        蓬皮埃利摆摆手:“那大概不行了,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他就到逝世十一年纪念日了,打赌的事情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另外,到时候我会把你的那篇论文打印出来,然后在那天的时候烧给他——这好像是你们华国的传统习俗,不过现在美国那边也学到了。”

        林晓一愣,听着蓬皮埃利的话,他差点以为塞尔伯格教授还在世呢。

        “抱歉。”

        蓬皮埃利摇摇头:“没什么抱歉的,如果我将你的论文烧给他后,他在天堂能够收到的话,相信也会高兴的,因为他当初也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当然他也没有成功,也输给了我1美元,我们谁也没欠谁的。”

        “原来这样。”

        林晓点了点头,倒是对他们的这种赌约颇感到有意思。

        而蓬皮埃利教授聊起这位昔日好友,似乎一时之间来了兴趣,接着问道:“你知道他当初想要用的是什么方法吗?”

        “什么?”林晓好奇地问道,他当然不知道。

        “模形式论!他将斐波那契数列中的每一个素数表示出来,然后用格来表示这些偏序集合,之后去找到作为这些格的函数,然后他又……”

        蓬皮埃利教授就这样说着,仿佛如数家珍一般。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的是,林晓听着他的话,此时却陷入了沉思当中。

        模形式论?

        作为格的函数?

        如果他将梅森数中的梅森素数也用格来进行表示,岂不是……

        他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此时只感觉脑海中仿佛迸发出了一片灵感,但是当他想要抓住这个灵感的时候,这个灵感却又转瞬即逝。

        这还是因为他对模形式论方面的知识并不足够深入。

        模形式论作为解析数论的范畴,他在自己学习的书中了解过,但书中在这上面着墨不多,所以他还需要了解更多。

        此时他心中有一点隐隐的猜测,有一把关键的钥匙,就在这上面!

        “嗯?林,你在想什么?”

        这时,蓬皮埃利教授见到林晓的样子,停止了自己的述说,问道。

        林晓回过了神,说道:“您提到的模形式论,对我最近所研究的东西带来了灵感。”

        “哦?你来参加imo比赛,还有时间研究其他新东西吗?”蓬皮埃利教授产生了兴趣,“研究的是什么?”

        “我现在将我那篇论文中的方法总结了出来,然后想要再利用它来解决梅森素数分布的问题,不过遇到了一些困难,现在需要将这个方法继续进行发展,您所说的模形式论,让我找到了一点方向。”

        “竟然是梅森素数吗?”蓬皮埃利教授一阵惊讶,随后笑着说道:“那就期待你能再次给数学界带来一点惊喜了。”

        “哦对了,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比如想要看看塞尔伯格他的手稿的话,我可以给你发一下扫描版,他的其他手稿存在普林斯顿大学的燧石图书馆,不过这部分手稿因为没有得到成果,所以他去世之前都送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