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全能学霸到首席科学家林晓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两位菲奖、一位沃奖得主的惊叹(五更)

第九十五章 两位菲奖、一位沃奖得主的惊叹(五更)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感慨了不知道多久,彼得·萨纳克教授终于重新看向了论文的结尾处。

        “嗯?顺便还把周氏猜测给证明了吗?”

        看到林晓最后两页的内容,萨纳克挑了挑眉,又不由感慨了一下。

        周氏猜测,也算是梅森素数研究中的一个著名问题。

        不过,由于周氏猜测的值域区间很大,因而对于梅森素数的分布研究并不能提供太大的帮助,    因为周氏猜测预测的是梅森数在某个项之前的所有素数个数的总数,因而在互联网梅森素数大搜索这一计划中,并没有利用周氏猜测,而是使用卢卡斯-莱默检验法,而在这个方法之前使用的则是快速傅里叶变换。

        不过这两种方法终究只是利用计算机的特性,也就是计算机能够进行重复性工作的能力,    从而不断地向更大数计算,    不过,由于这种方法的随机性更大,    因此就会经常出现那么一些漏网之鱼。

        但现在看来,互联网梅森素数大搜索这个项目,也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萨纳克感慨了一下,心中有种解脱感,而相信每个曾经研究过梅森素数的数学家们,都会有这种感觉,因为数学界的一座大山,终于被他们翻越过去了。

        而这种成果,也难怪林晓到现在才将报告提交过来,萨纳克教授此时甚至都开始思考,林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这个课题的,如果是从得知要到数学家大会上作报告的时候开始的,那就实在有些太惊人了。

        正在他心中思考的时候,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看了看来电人,是皮埃尔·德利涅教授的电话。

        “德利涅教授应该也看完了吧。”

        萨纳克教授微微一笑。

        德利涅教授虽然不像他一样主要研究数论领域,    不过其作为拿过菲尔兹奖、阿贝尔奖、沃尔夫奖、克拉福德奖等数学界大满贯的数学家,看一下这个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所以看看时间,德利涅教授也应该是在这个时间看完了。

        就是不知道德利涅觉得怎么样,至少他自己看完后,是没有发现有问题的,整个论证过程都十分严谨,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出来。

        于是接通了电话,他笑道:“德利涅教授,怎么样?”

        “这篇论文,是谁写的?”

        “林晓,你没有看名字吗?”

        “我看了,不过,你知道蓬皮埃利教授有这样一个学生吗?蓬皮埃利教授和我都退休了啊,他应该没有学生吧?更别说是一个华国学生。”

        萨纳克教授一愣:“蓬皮埃利教授?他现在不是在欧洲旅游吗?你怎么又提起他了?”

        “论文结尾的鸣谢中,这个林晓对蓬皮埃利教授表示了感谢啊,蓬皮埃利教授给他提供了阿特勒·塞尔伯格教授的手稿,我就说怎么他论文里面有一部分内容让我感到熟悉,我以前和塞尔伯格讨论的时候,就曾听他提起过。”

        萨纳克不由愣住了,林晓怎么又和蓬皮埃利教授认识了?

        一个在欧洲,一个在东南亚,莫非蓬皮埃利教授还和林晓联系过?

        “我不知道啊。”

        他只能这么回答。

        最后两位教授一合计,决定直接找蓬皮埃利教授问一问,于是他们便给蓬皮埃利打去了会议电话。

        蓬皮埃利知道他们的来意后,惊讶之余,自然也是相当的惊喜。

        “我在欧洲旅游的时候,受到了imo那边的邀请,去了罗马尼亚,到了那边之后,我意外得知华国队那边的选手中就有林晓,正巧他的那篇斐波那契数列的论文我也看过,也很有兴趣,所以就去认识了一下。”

        “……他谈了一下他最近研究的问题,于是我就提供了一点小帮助。对了,你们说……他成功确定了梅森素数的分布规律是吗?”

        听到蓬皮埃利教授的如此说法,萨纳克和德利涅都感到真是太巧合了。

        “是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这个新的群变换法,已经能够预测梅森素数的分布了,而且我敢保证,研究朗兰兹纲领的那些人,肯定也会感到惊喜,群论、模形式的结合,还有素数问题,哦,我似乎感觉我之前研究的关于l函数的课题也可以用上……总而言之,凭借这个成果,就算是去八月份的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做一小时报告都没问题,可惜现在已经太晚了。”

        德利涅教授感慨道。

        萨纳克教授说道:“他没有收到一小时报告的邀请,不过,45分钟数论领域的报告邀请,他收到了,而这篇论文,正是他之后打算报告的内容。”

        “这……”德利涅教授再一次惊讶了。

        最后,他只能感慨道:“如果他是在ias研究的话,我都想让他当我的学生了。”

        萨纳克:“不,你不想,你得先让他在我这里读完硕士和博士再说,你们ias可不会招一个研究生都还没毕业的学生吧,而且你都退休了。”

        “退休了也可以重新任职,我可是ias终身研究员,退休了也是。”

        听到德利涅教授炫耀般的话,萨纳克无奈了。

        您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席位,算是学术界最著名的一个荣誉之一了,能得到这个席位的教授很少,而德利涅教授就是其中之一,即使是萨纳克也会感到羡慕。

        “好了,就先到这吧。”

        见到没什么可说的了,蓬皮埃利教授便说道:“看来,我也得准备一下,启程前往里约热内卢了。”

        德利涅同样道:“我也期待那一天。”

        萨纳克教授这时又想起了威亚纳教授,他还要将结果告知威亚纳教授呢。

        既然包括德利涅教授都认可了,而他也没有发现错误,那么基本上可以确定没有问题了,当然,这段时间,他估计还得多看几遍这篇论文,来反复确认,对于这种重要成果,再怎么严谨都不为过,他也会找其他数学家大会数论领域的教授们一起看看,同样,这也是帮林晓宣传一下嘛。

        说不定,这个简单的45分钟报告,会引发一场不亚于一小时报告的震动呢?

        萨纳克教授也说不准。

        于是,三位数学界的大牛相互告别后,便关闭了会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