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我的学生,全穿越了周阳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儒家……思想的确落后了!

第六章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儒家……思想的确落后了!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系统,这修为提升的,简直和没提升一个鸟样啊!”

        轮回之地中,周阳无奈的说道,“就不能给我找个高级世界么?”

        系统:“……”

        “叮,宿主,要寻找,要联络,比较复杂!”系统回应大。

        “可他们都是你穿的啊。”周阳有些无语。

        你穿越的他们,你不知道他们在哪个世界?

        系统:“……”

        一下子六十一个,系统当时也错乱了!

        所以,正常!

        周阳:“……”

        你这系统,真没用。

        还是以后有机会,让他们到高级世界修炼修炼吧。

        毕竟,他们的修为,都是加持在我身上的。

        “给我弄个东西出来。”

        周阳说道,“让他们能随意穿越世界的东西,总不能找到学生了,他们还不能相见吧。”

        系统:“叮,没问题,包在系统身上了。”

        “在没有建模完成之前,宿主您可以带他们来轮回之地,让他们相见!”

        “放心大胆的交给系统,系统肯定给你做出一个让你满意的东西出来!”

        “系统下线了,没事别聊天!”

        系统的声音消失了。

        周阳:“……”

        弄个这破玩意儿,你还得下线?

        大秦世界。

        王贲带着三万大军来到了沛县。

        差点把沛县上下的官员给吓死,以为始皇帝要屠城了。

        王贲记得嬴政命令,无论如何,都要将人带到咸阳!

        于是乎,萧何等人被找到了。

        王贲拔出长剑横在众人头上。

        王贲就说了一句话。

        吾王贲,奉始皇帝之名,前来找尔等,去不去咸阳?

        萧何等人屁话没放,直接跪下。

        我么敢说不么?

        你是王贲啊,灭国大将军。

        而且,长剑横在脖子上了,我们敢说啥?

        我们可不想脑袋分家,所以……

        去!

        同时,萧何有些激动,自己有才能,但是郁郁不得志。

        如今始皇帝找自己,说明了啥?

        说明始皇帝听闻自己的才能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怎能放过?

        而后,还是小流氓的刘季腿软了。

        我一个小小的流氓,何至于三万大军亲自来抓我?

        始皇帝,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做了?

        始皇帝说了,刘季必须死。

        于是,王贲忠实的执行了命令。

        刘季脑袋分家,然后直接一把火,烧成了灰。

        汉高祖刘邦,尚未成名,卒!

        沛县里的人,人人称颂。

        因为现在的刘邦就是个小混混。

        死了好啊!

        死了好吃席啊!

        其中出现了点小插曲。

        和刘邦混的比较好的樊哙,挺身而出,想要阻止大军烧掉刘邦的尸体……

        结果……

        卒!

        而后,王贲找到了韩信,一句话,去不去咸阳?

        韩信问,去咸阳做啥子?

        王贲说,当官!

        韩信答应了!

        之前胯下之辱,折辱韩信的屠夫,一口气没上来……吓成了中风。

        然后大军浩浩荡荡,继续开拔,去找项羽。

        咸阳城中。

        诸子百家都来了,始皇帝下令,他们不敢不来。

        因为,始皇帝一言不合就杀人啊。

        诸子百家的掌舵人,其实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心思。

        毕竟,之前的风声是,谁若不来,直接安排后事就行。

        “诸位,愣着做啥,吃席啊!”

        咸阳宫中,嬴政看着诸子百家的掌舵人微微一笑。

        诸子百家的掌舵人叹息一声,对啊,就是要吃席了。

        应该,是为我们准备的席。

        你以为我们没发觉吗?

        王翦已经带领侍卫,将这里围住了。

        我们都是一群老家伙,你至于用几千兵马防备么?

        我们还能刺杀你怎么滴?

        “拜见陛下!”

        诸子百家的人躬身拜见嬴政。

        酒过三巡。

        嬴政是吃的挺开心的,而诸子百家吃的挺糟心的。

        “诸位,看到你们,朕其实是很开心的!”

        “毕竟,你们来了。”

        嬴政举起酒杯,“朕敬你们一杯。”

        诸子百家掌舵人急忙站起,连说不敢。

        “第二杯,敬没来的那几家。不过,也无妨了。”

        “朕觉得,黄泉路上,他们一起去,不会孤单。”

        嬴政笑呵呵的,将酒洒在了地上。

        诸子百家掌舵人:“……”

        果然,始皇帝还是一如既往,动不动,就杀人!

        其余几家,只怕灭门了。

        “唉,诸位不用担心他们。”

        嬴政笑着说道,“朕觉得,他们还是能逃走的。”

        “毕竟,区区十万精兵而已!”

        “我想,他们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机会逃走。只要能逃走,朕绝对既往不咎!”

        嬴政笑的很开心。

        众人:“……”

        十万精兵?

        一言不合就十万大军去灭门?

        他们能逃脱个屁啊!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不愧是始皇帝,够霸道,够不讲理。

        “愣着作甚?”

        “来人,斟酒!”

        “接着奏乐接着舞!”

        嬴政眯起眼睛,为了大秦长治久安,为了后世子孙。

        朕只能杀,杀到无人敢造反!

        “朕找你们,其实就是聊聊天。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尔等学说……”

        “朕觉得,不适合一个统一的天下!”

        “朕给你们时间,修改核心意义,记住了,要对朕的大秦有用!”

        嬴政喝了一口酒,眯着眼睛。

        诸子百家顿时面色大变。

        修改核心?

        嬴政,你异想天开,你做梦!

        “不可能!”

        儒家夫子冷然开口,“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吾学说思想不会改变!”

        “对!”

        其余诸家也纷纷响应!

        正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众人丝毫不畏惧嬴政的淫威。

        “好,没问题。”

        嬴政站了起来,“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朕成全你们。”

        “王翦将军!”

        嬴政走到了门口,“麻烦老将军了,你带领我大秦铁骑,将诸子百家夷为平地!”

        “诺!”

        门口传来了王翦的声音。

        “陛下!”

        儒家夫子突然大喝一声,“我认为,我儒家思想,对大秦还是有用的。另外……”

        “我觉得,我们儒家的思想,的确是落后了!”

        “毕竟,不同的时局,要对应不同的思想!”

        “如今天下一统,儒家思想自然是不能如同战国时期了。”

        “必须修改核心思想!”

        儒家夫子负手而立,一身风骨一如既往!

        妥妥的一副,威武不能屈的风骨!

        一时间……

        嬴政傻眼了。

        其余的诸家掌舵人也傻眼了。

        你这……

        你是怎么做到……

        以宁死不屈的态度,说出这种怂话的?

        你是如何做到,面不改色,侃侃而谈……修改儒家思想的教义的?

        最后……

        诸子百家侃侃而谈!

        什么?

        宁死不屈?

        这没问题。

        但是……

        凭啥要宁死不屈?

        我们学说怕什么?

        怕弟子没了?

        这不怕,没了弟子,再招收就行。

        怕核心思想转变了?

        屁,转变了,以后还能转变回来。

        怕什么?

        怕学说断绝啊!

        嬴政这暴君,一言不合就要灭绝道统。

        这怎么玩儿?

        我们这不是怂。

        我们这是为了学说留后路!

        “陛下,老朽也觉得,我们应该讨论一下国家形势!”

        “对啊,国家形势不明,我们如何修改呢?”

        “陛下,老朽老了,你看,该怎么修改?”

        众人纷纷开口。

        嬴政笑了。

        他笑着说道,“诸位,朕的确有些不成熟的建议,需要你们帮我成熟一下。”

        诸子百家掌舵人急忙点头。

        嬴政嗤笑一声,还是孔夫子的话有道理啊。

        不服就干,不服就打。

        打服了,什么都好说了。

        至于讲道理……

        朕和胡亥说过了。

        我嬴氏宗祖的道理,就是不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