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我的学生,全穿越了周阳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张真人,您的一泡尿,僵尸受不住吧?(求首订)

第八十三章 张真人,您的一泡尿,僵尸受不住吧?(求首订)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时光一闪而过。

        三天后,到了任老爷给他爹迁坟的时候了。

        九叔带着一群人上了山。

        然后,就是什么蜻蜓点水的穴位的事情。

        九叔让任老爷烧掉任老太爷,任老太爷却哭喊着什么……

        说什么,他爹生前最怕火,所以,不能烧啊!

        秋生和张三丰都知道,    就是因为任老爷不烧,所以,才导致了后续一切事情的发生。

        张三丰伸手一指,天空之上,一道晴天霹雳。

        雷霆轰在了任老太爷的棺材上,然后,    熊熊烈火燃烧……

        眨眼间,    将任老太爷的尸体给烧成了灰。

        九叔:“……”

        任老爷:“……”

        秋生:你搞啥啊!

        张三丰微微一笑,“这样不就没那么多破事了么,    你可以慢慢的去泡任婷婷了!”

        秋生:擦!

        你踏马绝对是故意的。

        你不让任老太爷变成僵尸,我怎么去大显身手?

        我怎么让任婷婷对我崇拜?

        我还泡个屁啊!

        任老爷目瞪口呆,自己的老爹,就这样烧没了?

        对于曾经那个风水先生,张三丰和秋生倒是都没说什么。

        那个风水先生,暂时不予评价。

        任老太爷强买强卖,这是任老太爷的错。

        但是,那风水先生将蜻蜓点水穴位改变,成为了废穴,害了任家二十年。

        也算是报仇了。

        二十年后,让任老爷起棺迁坟,就表明,这里的因果结束了。

        所以,风水先生到底是好是坏,    还是故意想将任老太爷变成僵尸,    这都已经无所谓了。

        害了任家二十年,已经和强买强卖的因果断了。

        若是他回来搞事情,    那就不能原谅。

        不搞事情,那说明,此人还算不错。

        “那个,任老爷,老太爷已经烧了,还是找个地方埋了吧!”

        九叔看着任老爷,笑呵呵的说道。

        任老爷一脸的无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

        为什么会有晴天霹雳落下?

        我爹为什么会遭雷劈?

        难道是坏事做多了?

        算了……

        “埋了吧,赶紧找地方埋了吧!”

        任老爷无奈的摆了摆手。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找地方埋葬任老太爷。

        而九叔也嘱咐了一声文才和秋生,给这里的孤魂野鬼上上香,放点纸钱。

        秋生和张三丰:“……”

        别人不清楚,我俩可是门清儿啊!

        “看来,你还真的得日鬼!”

        张三丰笑呵呵的说道。

        秋生:“……”

        我放着任婷婷一个大活人,我去日一股空气?

        我脑残的吧。

        我还是想办法去追任婷婷比较好。

        “别说,她还真的挺漂亮的!”

        张三丰看着董小玉的墓碑,笑着说道。

        秋生翻了翻白眼,喂喂喂,    你把我的台词说了啊!

        你不怕他晚上来找你吗?

        张三丰:呵呵!

        秋生:行,    你是张三丰,你啥都不怕!

        给一些墓上了香后,几人也转身离开了。

        任老太爷变僵尸的剧情,已经没了。

        几人一起朝着义庄走去。

        不一会儿,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这里。

        他站在董小玉的墓碑前,伸出了手,开始捏着法印,开始施法。

        “破了我的红白双煞,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

        此人呢喃了一声,然后离开了这里。

        义庄。

        谷爫

        “老道明天就先回去了!”

        张三丰打了个哈欠,“今天晚上还是去镇子上找个客栈住着好了,秋生,你小心今晚日鬼!”

        秋生切了一声,“你就不怕她找你?”

        张三丰捋了捋胡须,“老道是老人,你是年轻人,你觉得他会找我,还是找你?”

        “鬼都喜欢采阳补阴。虽然董小玉在原剧情里没害过人……”

        “但是,张真人,请问,您几百年的童子身……”

        “蕴含的阳气,有多少?”

        “您一泡尿,就能呲死僵尸的吧!”

        “这样的阳气,你觉得那董小玉会不会凑上来?”

        秋生点上一根烟,笑眯眯的说道。

        张三丰:“……”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伸出了手。

        “哥,爹,爷,饶命!”

        秋生被揍得鬼哭狼嚎。

        张三丰脸色铁青。

        老道不在乎那董小玉会不会找老道,老道在乎的是……

        几百年的童子身啊!

        这是老道心里的痛!

        咋滴,老道数百年没有破元阳,你嘲笑老道是不是?

        老道真的也想阴阳交融啊。

        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啊!

        老道让你嘲笑老道。

        秋生鬼哭狼嚎……

        张三丰压着秋生,一顿乱揍,最后心满意足的从秋生身上爬了起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张三丰唱着小曲,朝着镇子上走去。

        秋生:“……”

        他给了自己一巴掌,让你嘴贱。

        这老货,几百年的童子身,心里肯定不爽的。

        我咋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

        张三丰笑呵呵的慢悠悠的走着,在路过林中土地庙的时候……

        一个身着红衣的美貌女鬼,从树木里轻轻飘出,月光倾泄,落在她的脸上,将她清秀娇嫩的面容映耀得淋漓尽致。

        阴气缥缈,月光柔和,一首曲子,在深林中回响。

        她的眼光,她的眼光,好似好似星星发光

        睇见,睇见,睇见,睇见,心慌慌

        她的眼光,她的眼光,好似好似星星发光

        张三丰听见了这弱音若无的歌声,一头黑线。

        麻痹的,脑残的吗?

        老道都几百岁了,都这么老了,你踏马还真跟着老道了?

        还有,老道不是这里的主角,这里的主角是九叔他们啊。

        老大就是来打个酱油,顺道来揍一顿秋生的。

        咋就不放过老道呢?

        还是说,因为老道返璞归真,你看不出老道这一身正气呢?

        女鬼董小玉静静的看着张三丰,眼中闪过了一丝挣扎。

        “罢了,罢了,身不由己!”

        女鬼董小玉伸手一指,只见到一个纸人快速的飞来,化为了一个男子的模样。

        “这位朋友,抱歉了!”

        董小玉对着张三丰的位置一躬身。

        一个凡人,自己被逼着,要害一个凡人?

        “救命啊!来人呀,有人非礼了啊!”

        董小玉落在张三丰前进的道路上,那个纸人在她面前,两人开始演戏。

        张三丰:“……”

        这套路不对啊!

        原剧情里,没有这个套路啊!

        不是坐在秋生的自行车么?

        张三丰看了看周围,好吧,老道没骑自行车。

        张三丰吐出一口气,演戏么,不看白不看!

        只见到,前方一个男人抱住了一个红衣女子。

        一个挣扎一个用力。

        张三丰:“……”

        这套路有点老,而且,智商堪忧!

        辣么强壮的一个年轻人,还和一个女的在僵持,我呸!

        你最起码摁在地上再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