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我的学生,全穿越了周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玉帝:都给朕爬过来!大金乌:您踩着我呢!

第一百五十五章 玉帝:都给朕爬过来!大金乌:您踩着我呢!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其他九个金乌一脸无辜的对视了几眼。

        踏马的怎么会是父皇?

        从父皇让大哥抓捕杨戬杨婵的时候,这个黑衣人就一直在帮助杨戬他们

        这

        父皇,您踏马在演我们?

        不,您在演整个三界。

        你踏马是不是闲着没事做了?

        你要赦免姑姑,就直接赦免就行了,您演个屁啊!

        “弟弟们,你们还在等什么,干死这个老畜生啊!”

        大金乌疯狂的怒吼。

        九大金乌:

        大哥啊,让我们好好看看你吧。

        可能从今天之后,我们就看不到你了。

        放心,我们会找個风水宝地,为你建造...颔,你应诞会形神俱灭的。

        那就建个衣冠冢吧!

        玉帝猛然转身,一棍子砸了下去,“我特娘的让你老畜生!”

        “你个小兔崽子,我踏马打死你!”

        玉帝疯狂的挥舞金箍棒,砸着大金乌,要不是手下留情,可能这大金乌就已经被打成肉酱了。

        杨戬怔怔的看着玉帝,突然笑了起来。

        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原来他,他一直在暗中.

        可为什么?

        你让人杀了我的父亲和大哥,可你却在暗中帮我!

        逃命的日子是折磨,每一次激发潜力,都在生死边缘!

        低等的妖精要杀我,你会在关键时候救我!

        三首蛟要杀我,在我生命垂危的时候,你会救我!

        五哥那头狐狸要抓我,是你亲手打死了他!

        我的表哥要抓我,是你在一次次的拯救我!

        我的身体成为了大人,可心智也在你的一点点的教导下,学会了隐忍,学会了狠辣,学会了城府!

        我丢掉天真幼稚,唯恐慢一步就会陷入梦魇的沼泽,再也不见!

        可到底是为什么?

        那一日,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冰冷的凌霄殿上!

        我被捆绑着,被自己大表哥拖着,踉跄的来到你的面前!

        你的声音冰冷无情,带着不屑的冷蔑。

        妹妹的牺牲只是延缓我被抓的结果,我看着即将被处斩的妹妹

        一切都是那样的可笑,那样的罪孽,就算是生命都是一种罪孽,杨家被灭门的劫,终究没有办法扭转吗?

        你说我是孽种,是逃犯,是妖孽,是一个必死而暂时未死人!

        我见到你的时候,是天庭的十大酷刑,是南天门斩首的圣旨!

        然后,我被人救了。

        我拜了个师父,他是个什么都知道,可也是什么都不会的人!

        他教了我,可其他的一问三不知!

        是你出现,在晚上暗中教导我,为我细细的解释修行的道路。

        你我没有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我曾暗中发誓,等我救出我的母亲,等我毁灭了那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之后

        我会找到你,好好的教导你。

        可为什么,为什么在暗中一直帮助我的

        为什么会是你?

        母亲在桃山底,那如同世外桃源的地方,果然是你做的吗?

        玉帝,亦或是

        舅.....舅舅?

        你到底在算计什么?

        杨戬不知道此时此刻心中到底在想什么,之前他有些推测,这一刻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那样的不可思议,不敢置信。

        他整个脑子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玉帝瞥了一眼杨戬,嘴角浮现了一缕微笑,然后再度消失,化为了那个醉醺醺的模样!他疯狂的抽着大金乌!

        大金乌捂着头,还想怒骂,可看到玉帝的脸后,整个人麻了。

        大金乌哭了!

        他趴在地上,哭的很伤心。

        您打吧,您随意的打吧!

        您骂我是应诞的,我不诞骂您。

        可是,我有个疑问

        我是小兔崽子,你是什么?

        老兔崽子吗?

        老爹,你踏马到底在玩儿什么啊!

        o(-__一)o

        我算是明白了,你踏馬故意讓我来抓杨戬,你再来救杨戬

        麻痹的,坏人都是我做了,你當好人是不是?

        你不坐在你的凌霄殿宝座上,你踏马演个屁的戏啊!

        “草,咋不骂了?”

        玉帝一棍子砸在大金乌的头顶,冷哼一声,然后收起了金箍棒。

        他醉醺醺的冷哼道,“统统给我滚,还是那句话,天庭想抓杨戬,先過老子这一关!”十大金乌:

        老爹,都踏马的暴露了。

        咱能不演戏了么?

        “你们几个看啥看!’

        玉帝盯着九大金乌,踩着大金乌,冷然开口,“滚不滚!”

        “是,遵旨!’

        九大金乌无语的躬了躬身。

        玉帝一呆,急忙喊道,“什么遵旨?’

        “父皇,您别瞒了,您都暴露了!”

        小金乌无奈的说道。

        玉帝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愕然,他急忙伸手在头上摸了两下,“卧槽,老子的头套呢?小金乌,你刚才把老子的头套给废了?’

        众人:

        “老子不是玉帝!”

        玉帝猛然喝道,“老子只是一个不喜欢天庭秩序的路人!你们不走,老子先跑为敬!”玉帝转过身子,看样子就要拿腿跑路!

        他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自己完美的演绎出了,自己身份暴露后的惊慌,以及被人拆穿的惊讶,以及慌张要逃跑掩饰自己身份的急促.

        这演技,完美!

        “舅舅!

        杨戬突然喊了一声。

        玉帝的脚步顿住,他却并未回过身子,“我不是你舅舅!”

        杨戬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有些说不上来的意味,有苦涩,有不解,有疑惑,有欣慰“舅舅,是你!”

        杨戬说道,“我不会认错人的。另外,母亲的囚室,已经自成一片空间!”

        “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杨戬的声音变得坚定起来!

        玉帝顿了顿,转过身子,看着杨戬,“你又进去桃山了?你踏马要劈山就劈山,你进去干啥子?”

        杨戬一脸无语,我就算要劈山,我也得进去通知母亲一声啊。

        咋滴,你当我是二愣子,说劈山就直接劈了?

        万一把母亲给劈了咋办?

        可谁知道,里面的囚室居然

        “麻痹的,喝酒误事啊!”

        玉帝叹息一声,“朕看你去了桃山,不想遇到了一个人,心情高兴,喝了点酒!”

        “着急忙慌的出来,喝醉了。

        “要不是喝醉了,朕如何会暴露身份?”

        玉帝摇了摇头,扫视了一眼九大金乌,“看你们个锤子,都给朕爬起来!”

        “是!”

        九大金乌急忙站直了身子。

        “还有一个呢?’

        玉帝冷然问道。

        “那个,父皇

        大金乌虚弱的声音从玉帝的脚下传来

        “您还踩着我呢

        “我,我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