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二章 风男的快乐

第二章 风男的快乐

        斩钢闪是亚索的q技能,没有太多花里胡哨,就是向前突刺。

        在命中敌人时,斩钢闪会获得一层旋风烈斩效果,持续6秒。

        积攒到两层旋风烈斩后,斩钢闪会形成一阵能够击飞敌人的旋风。

        他保持坐姿发动斩钢闪。

        落在碎峰眼里,可以说是破绽百出。

        身为隐秘机动的总司令,邢军的军团长,碎峰对自己的白打和瞬步是相当自信。

        她有很多种避开的方法,脚向左一移,刀尖偏向于左。

        向右,刀尖偏向于右。

        不可能!!

        碎峰瞳孔放大,那样别扭的坐姿,按理说是无法发力,更不可能产生如此灵敏的变化。

        除非其中蕴含着她无法理解的原理,或者对方是货真价实的大剑豪,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让简单一记突刺,生出无穷的变化,令人避无可避。

        碎峰不相信白石到达那个剑道境界,一个瞬步绕到身后,刀尖没有迟疑,如影随形地追着她绕开的身影而刺。

        那种不和谐的姿态,居然能跟上她的瞬步?

        眼前的事实让碎峰心里增加几分凝重,中央四十六室决定派她过来处理,不是杀鸡用牛刀,而是非常明智地决断。

        如此强者,隐秘机动除她之外,无人能敌。

        她反手拔出腰后的斩魄刀,裹挟着澎湃的灵压,如一道迅雷闪过。

        砰!

        刀锋和刀尖碰撞,彼此灵压产生冲突,进而化作一圈狂暴的劲风。

        桌椅掀翻,茶铺墙壁崩裂飞起,树叶刷刷作响,曼陀罗花呈现一边倒。

        两人齐齐退了几步。

        “不错,是我小看你了。”

        碎峰低声说一句,刀竖在胸前,念出始解语,“尽敌螫杀!雀蜂!”

        白光一闪,斩魄刀消失,化作附在中指的小型刀刃,外观犹如黄蜂的蜂针,末端有金色链子连接套在手前臂的臂环。

        二击必杀。

        白石目光流露出凝重,被雀蜂连续点到同一处两次的话,没有蓝染那种级别的灵压抵挡,他是必死无疑。

        明知如此,还让碎峰始解而不跑去中断技能,完全是他的斩钢闪有冷却时间。

        升到三级的斩钢闪,冷却时间是五秒。

        没满五秒时间,再次使用斩钢闪的话,就真的是普通一记突刺,不具备叠加旋风烈斩和锁定目标的能力。

        刚才碎峰怎么躲都躲不掉斩钢闪,原因就是她踏入白石的攻击范围内。

        在这个范围,白石朝人释放技能,命中率是百分百。

        不论敌人瞬步多快,技巧多么精湛,甚至是玩空间跳跃,都无法避开斩钢闪,只能挡住或者被刺中。

        最妙的是斩钢闪并不会有固定姿势,他可以躺着刺,坐着刺,蹲着刺,常常能打人一个措手不及,属于阴人的绝佳技能。

        呼。

        碎峰始解完毕,没有多说一句,脚尖踮起,瞬步逼近上前。

        踏前斩。

        白石果断选择用e技能,这是亚索的快乐源泉,向着踏入攻击范围的碎峰猛冲。

        她右手食指一点,想要刺中白石的右臂,落空,不是躲过去,是她穿过去了。

        更准确点说,白石从她身躯穿过去。

        那种异样的填充感塞满小小娇躯,又在下一个瞬间离开,令身体产生一丝空荡荡的落寞感。

        电光火石间,没有给人回味的机会,白石继续出招。

        斩钢闪!

        不同于之前的简单突刺,e后面接上的q,斩钢闪会从简单突刺,改为圆形的斩击。

        金色斩击光环浮现。

        碎峰后背寒毛竖起,很久没有产生的危机感涌上心头,灵压朝着五脏六腑压缩,娇小的躯体变得愈发瘦弱。

        白打的高级消力技巧,化柳。

        让自身变成如垂柳一般,轻柔无力,刀,拳落下,也难断躯体。

        光滑后背明显浮现出一道伤口,不深,溢出些许猩红,斩钢闪大部分力量都被巧劲卸去。

        人轻飘飘落在地上。

        一口气没能吐出。

        后背灵压骤然暴增。

        金色气流从白石体表浮现,两次斩钢闪的命中,让旋风烈斩的效果积累到两层,呈现出外表的变化。

        他朝前挥出一刀。

        狂暴的金色龙卷风随即出现,卷起周边的桌子,茶铺顶上的茅草,碎片,地面的曼陀罗花,青草等等,笔直地向着碎峰卷过去。

        她小蛮腰一拧,转身,左脚高高踢过肩膀,灵压似怒海惊涛,涌向脚尖爆发。

        莫说是龙卷风,连一座数百米的大山都扛不住这一脚。

        奇怪的是,灵压如泥牛入海,风扯着左脚往上。

        “呜哇。”碎峰发出没防备的惊吓声,又随即克制住内心慌乱,意识到刚才种种不可思议的行为,应该是对方的斩魄刀能力。

        死神的斩魄刀能力千奇百怪,分类更是繁杂,遇到不可思议的攻击,往斩魄刀的能力去想,全都变得合情合理。

        虚化穿过身体,让灵压无效化的怪风。

        这是什么斩魄刀能力?

        碎峰在短时间内,思考这些问题,大脑隐隐有裂开的痛处。

        可恶,她根本就不是那种高智商作战的类型啊!

        无能狂怒间,她听到风声,不是龙卷风产生,是刀锋破空的死亡之风。

        足足有三道,上撩,横扫,竖劈,落在实处的话,不是腰斩就是劈成两半。

        招招致命。

        碎峰长久以来的训练发挥出作用,身体跳过大脑的指令,提前动起来。

        鲜血在风中飞扬。

        亚索大招狂风绝息斩,整整三刀,一刀暴击都没有砍出来。

        白石一刀斩落在地,一个踏前斩,溜了。

        滴答。

        血落在草地,碎峰手撑着地,抬头,血从额头流下,在鼻梁上分成两道,“别想跑!”

        砍完就跑,世上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缚道之五十八·掴趾追雀。”

        碎峰手在地面画一个圆,没墨没毛笔,还是画出一个黑粗的圆圈,想要根据白石的灵压,追踪到其逃跑的方向。

        “怎么回事?追踪不到他的灵压,那家伙……”

        她咬了咬嘴唇,胸腔要被气炸了。

        一名浑身黑衣蒙面的邢军队员冒出,“队长,您没事吧?”

        “没事,一点小伤,画白石的画像,向隐秘机动发布通缉令,发现他的下落,立刻汇报给我。”

        碎峰满脸寒霜,就算是逃到流魂街的尽头,她都要逮住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