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海燕之死

第五章 海燕之死

        轰。

        仿佛惊雷劈开苍穹的响声炸裂。

        仅存在于灵力低微的人脑海,如金彦,银彦。

        似白石这个等级的人,并不会听到那种响声,只会察觉到,厚重,深沉的灵压从楼梯上方迅速充斥在屋内,如两块磨石压在肩膀。

        这是怎么回事?

        要说是威吓的话,未免太过头了。

        白石脑海转过念头,冲到楼梯口,又止步,现在上去的话,只怕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犹豫间,一个小男孩从一扇门冲出,嚷嚷着,“大姐,发生什么事情?”

        稚嫩的声音飘过通道,得到一句很严厉的回应,“不要过来,岩鹫!”

        灵压收敛。

        岩鹫没有乖乖听话。

        小孩子的好奇心总是能超过大人的话语,他继续向上跑。

        拦不拦?

        白石站在楼梯口想了想,还是没有选择阻拦,让开道路。

        岩鹫跑过楼梯,看清楚外面的情况,人呆住了。

        凄冷的月光之下,黑发的女死神踏过青草,姣好的面容被血侵染,没有一丝人应有的生气,宛如地狱走来的恶鬼。

        她无声拖着一人上前。

        “海燕大哥……”岩鹫喃喃说着。

        志波空鹤已无暇责怪弟弟为什么不听话,竭力压制着暴躁的灵压和杀意,拳头攥紧,青筋在手背跳动着。

        “是我杀的。”

        没有一句解释,女死神将尸体丢在地上,深紫色瞳孔满是死寂。

        看起来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生命,甚至是做好赴死的准备。

        志波空鹤没动手,她豪迈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细腻的心,看出大哥脸上的表情,不是被同伴所杀的愤怒和怨恨。

        浅浅的笑容似乎是欣慰又似乎有些歉意。

        大哥至死都没有怨恨死神。

        为什么?

        理由不清楚,但她选择尊重大哥的选择,而不是肆意发泄自己内心的悲愤。

        “滚。”她吐出一个字。

        女死神抬起头,声音漠然道:“你可以杀了我。”

        “我叫你滚!听见没有?”

        志波空鹤暴躁地重复一句,暴戾的杀意闪过橄榄绿的瞳孔,又强行被理智压下去。

        “……你随时都可以过来杀我。”

        她留下这句话,转过身,乌云掩盖繁星,明月,制造浓墨般的黑暗,淹没她离去的身影。

        年幼的岩鹫从震惊回过神,小跑到大哥身边,脑子无法理解,却觉得这是不好的事情,语带哭腔道:“大哥,你快醒醒啊,我以后一定会认真听你话,不犟嘴,你让我当死神都没有问题。”

        “岩鹫……大哥和父亲,母亲一样,再也醒不过来。”

        “不要,大姐,我不要那样啊,呜呜。”

        岩鹫放声大哭,小孩子不需要顾虑那么多,想哭就使劲哭。

        志波空鹤抿了抿嘴,没有制止他,蹲下身,脸颊露出从未有过的温柔,“大哥,欢迎回家。”

        “空鹤大人,请节哀。”

        银彦嘴上这么安慰,眼眸已经溢出泪水。

        那个待人热诚,充满上进心的海燕大人,前些日子还说要继承十三番队长的职位。

        现在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回家。

        年纪轻轻就夭折,志波家是被诅咒了吗?

        天才一个个凋零。

        “银彦,准备水,我要帮大哥整理一下容貌。”

        志波空鹤轻轻抱起大哥的遗体,没有给自己悲伤的时间,必须让大哥摆脱这个狼狈的模样。

        死亡原因,她不急着查,会有人过来告知详情。

        志波家再落寞,都是五大贵族之一,身份地位摆在那里。

        家主的死,中央四十六室和十三番队都不可能一直缄默不言。

        否则,不需要她闹。

        担任十番队长的伯父一心就会将瀞灵廷闹个天翻地覆。

        志波空鹤走到楼梯下,看一眼白石道:“抱歉,你自己找个空房子住下,我现在没时间招待你。”

        “嗯,你…。”白石安慰的话到嘴边,无声咽回去,“不用管我,我这个人一向都不懂得客气。”

        志波空鹤点头,化不开的悲伤笼罩在脸颊,让人极度怀念,刚才满脸笑容的她。

        白石呼出一口气,觉得空气都泛着几分冰冷。

        上辈子是孤儿,打游戏穿越而来,也没有穿到任何人身上,依旧是自己的模样,就是年轻了点,瘦了一点,以及有一套亚索的至臻服装。

        因此,他无法理解亲人逝去的哀痛,看空鹤的表情,一定很难受吧。

        不过,志波海燕刚死,现在离剧情开始还有几年来着?

        白石努力想要回忆,却发现根本找不到具体参照。

        都怪98对于时间线处理得太模糊,想要整理出具体时间线,只有靠读者自己脑补。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二三十年之间发生剧情。

        在这段时间内,志波空鹤会少一条胳膊,变成杨过那样的独臂大侠。

        他来了,一定要好好照看,不能让那样的断臂事件再次发生。

        白石对志波空鹤还是有不少的好感,或许这份好感是基于对方颜值和身材而产生。

        但感情不就是这样嘛。

        由外表的吸引,再到内心的吸引。

        假如外表看不对眼,一个人又怎么会有耐心了解另一个人的内在如何。

        白石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走在过道,挑选一个连被子都没有的房间,随意睡在地上。

        眯了两三个小时,完全睡不着,没被子没枕头让人怎么睡?!

        白石心里叫苦,无奈地爬起来,不是找志波空鹤要枕头和被子。

        而是去找志波家的厕所。

        灵体没有人类的大号,却有人类的小号。

        喝水必定要放水。

        这是在尸魂界都必须遵守的原理。

        打开拉门,萤蔓的光芒二十四小时照亮过道,没有别人。

        他往右手边走,看见前方有一扇门,连忙跑过去打开。

        不是厕所,是存放空鹤大炮的房间,内里呈圆形,很宽敞。

        一根漆黑而粗壮的炮管捅穿中央天花板,延伸为屋外类似烟囱的巨大建筑物。

        志波海燕的灵柩摆在炮台上。

        志波空鹤坐在前面,腿上是哭累了趴下睡觉的岩鹫,听到开门声,她回过头道:“你还没睡?”

        “嗯,我想要上个厕所。”

        “出门右拐,直走到尽头就是。”

        志波空鹤说罢,继续看着灵柩发呆。

        白石挠挠头,没离开,往前走过去,手扯下皮夹克的拉链,忍痛从斜挎包里面拿出自己的珍藏,放在她旁边,“这是西三区苍井家的特制麻辣仙贝,流魂街独一份,你尝尝看。”

        “保证辣到你哭。”

        “是嘛,我倒是要尝一尝。”

        志波空鹤收下仙贝。

        白石快速离开。

        咔咔的咀嚼声响起,泪水无声流过脸颊,“真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