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卯之花?那没事了

第十五章 卯之花?那没事了

        疾风在耳边呼啸,林木如翻滚的浪潮在脚底下卷过,云雾被甩在身后,白石悄然摸到山顶。

        这里有一个天然的温泉。

        表面冒着些许热气,周边围着大小不一的青石,在一棵盛放白花的树下,站着一名很漂亮的女人。

        山风吹得她衣袖猎猎作响,袖口灰樱色的花瓣随之飘扬,价值不菲的衣料被阳光照得熠熠生辉。

        那头黑色秀发没有任何约束,如瀑布般垂落,些许鬓发让风牵动,拂过小巧的鼻尖。

        “好漂亮。”白石喃喃说一句。

        本想宽衣解带的她猛地望向出声地,厉声道:“谁在哪里?!”

        “哎呀,请不要误会,我没有想要偷窥的意思,就是瞧见有人那么痛快地解决大虚基力安,心里很是敬佩,想要上前结交一二。”

        白石连忙站出来,先是解释自己不是偷窥的无耻之徒,又夸起对方的实力。

        原以为是瀞灵廷的哪个队长,没想到死神之外,居然有这么强大的人物。

        他走上前,原本模糊的五官变得清晰,当真是眉目如画,秀色可餐。

        远距离看已经很美,近距离看,也挑不出一丝缺陷,睫毛长长,粉嫩的嘴唇似涂抹唇膏,透着果冻般的光泽,让人想要咬一口试试看滋味如何。

        老实说,白石很感兴趣,满脸笑嘻嘻的表情道:“我叫白石,很高兴认识你,方便的话,能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吗?”

        “卯之花烈。”

        她的声音轻柔似风,大大的杏眼盯着白石,银发单马尾,奇异的现世装扮,腰间的是斩魄刀?

        奇怪,明明是站在她面前,却察觉不到一丝灵压,难怪能悄无声息地摸到身边不被发现。

        千年以来,这是第二次被他人瞒过灵觉近身。

        第一次是个少年,第二次是青年……

        浅米色围巾遮挡的伤口变得滚烫,卯之花烈忽然有点想拔刀试试看,眼前这个男人的本事。

        久违地战斗欲望被勾起来。

        “哈。”她长长吐出一口气,按捺住那股想要厮杀的战斗欲望,温声道:“你是驻扎这个区域的死神吗?”

        “……”

        这是不是送命题?

        白石脑海闪过这个念头,听到名字的那一刻,他彻底认出对方是谁,又是什么身份。

        都怪那身衣服和围巾,以及黑长直的发型,蜜瓜般的巨大胸部。

        严重分散他的注意力,害得他没有第一时间认出,还傻乎乎地上前搭讪。

        四番队队长,初代剑八,尸魂界空前绝后的大恶人,表面笑眯眯,温和,以前兴趣是堆积尸山的战斗女狂人。

        他咽了咽口水,决定还是不要继续口嗨,免得被砍死,“我不是死神,是一位四海为家的浪人,人送外号,疾风剑豪。”

        “疾风剑豪……”卯之花烈明亮的杏眼眯成月牙状,表情显得愈发温柔。

        她号称八千流,掌握所有剑道流派,昔日更是被冠以死剑之名。

        有生以来,最大的兴趣就是斩杀拥有剑豪之名的敌人。

        因为剑豪二字,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担起来,必定是强者才配得上剑豪的称号。

        每次和剑豪厮杀,感觉都格外过瘾。

        可惜,她从很早以前,已经封剑,“其实,你想要和虚战斗的话,可以加入十一番队,在那里,你能获得许多战斗机会,也可以挑战最强死神,更木剑八。”

        白石摇了摇头,“我天性崇尚自由,不能忍受各种繁杂规矩的约束,还是在外面自由点。”

        中央四十六室,贵族。

        死神必定绕不开的两大坨恶心玩意,以他的性格,万一哪天没忍住,就是瀞灵廷的头号通缉犯。

        从拥有力量后,他对外界不公的忍耐,越来越低。

        “是嘛,真遗憾。”

        卯之花烈还想让他和更木剑八打一场看看。

        白石明知故问道:“你是死神吗?”

        “不,我不是死神,单纯是一名医生。”

        卯之花烈没有说出自己四番队队长的身份。

        在外休假的时候,她通常不会亮出四番队长的名头,而是充当一位热爱草药学的普通女医生。

        “拥有那样强大的实力,却不愿意战斗,选择救死扶伤,这样的仁爱精神,让我自愧不如啊。”

        白石一脸正色地胡说。

        谁让对方先骗人的。

        卯之花烈正欲开口说话,山顶北面飘来一道声音。

        “卯之花姐,药采好啦,我们泡温泉吧。”

        话落,一个高大的身影瞬步到树下,她背着草药篓子,个头比一米八五的白石都要高出几厘米。

        留着花紫色齐刘海,有几条细发辫垂在右肩膀,佩戴朱红色长条状的耳饰。

        她的眉毛是黑色,比较粗,肤色白皙,面容冷峻,看起来是非常严苛,不好说话的御姐。

        实际上,她的性格非常软,怕生。

        一见到旁边还有一个男人,高大的身子连忙躲到卯之花烈背后,似乎想要缩下去。

        白石被这个反差萌给萌到了,面上再次流露出笑嘻嘻的表情,举手打招呼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诶?我?”她冷峻的脸庞显露出一丝不知所措的慌张,犹豫少许,弱弱道:“我叫虎彻勇音。”

        白石满脸严肃道:“勇音小姐,我觉得你很适合当一名好妻子,请和我结婚吧!”

        “诶?!”虎彻勇音一脸震惊地后退两步,从小到大,她因身体过于高大,几乎没被同龄人视作女性。

        连同性都觉得,她当男孩更合适,告白的经历没有一次,求婚更不用说。

        骤然被男人求婚,她大脑乱成一团浆糊,拒绝?该怎么拒绝?让对方伤心怎么办?

        无数杂乱的念头让她呆在原地。

        卯之花烈伸手搭住白石的肩膀,大大的杏眼没有一丝温度,气温忽然变得很低,“身为一名医生,有多种方法治疗人的发情冲动,包括但不限于物理阉割,下羊尾草,红灯笼。”

        她的语气很平静,听得白石胯下发凉,连忙站直身体道:“请别误会,我绝不是那种龌龊之人,只是做人要坦率地表达内心想法。

        看见两位这样的绝色,是个男人都会想要娶回家当老婆。”

        “诶?诶?”虎彻勇音完全震惊了,不止是她,连队长都要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