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意外

第十八章 意外

        技术开发局一向对断界监视严密,小型虚前往现世或尸魂界,都不会被放过。

        大虚级别的虚更不用说。

        为避免诺伊特拉和戴斯乐被察觉,蓝染事先对技术开发局布置镜花水月,由东仙要,市丸银在那里维持。

        确保不被任何死神察觉,也没有一丝记录残留在映像厅,以防止有人无聊时翻看前面的记录。

        这些繁琐的事情,诺伊特拉并不在乎,他穿过蓝染开启的穿界门。

        外面是一个封闭式的空间。

        没有烛火存在,光亮从墙壁和天花板上的一排排圆形小孔向外散发。

        衣着华丽的男人站在屋中央,相貌年龄约是三四十岁,留有墨绿色的掩耳长发,脸颊瘦削,搭配一双狭长的眼眸,表情透着挥之不去的阴冷。

        “你就是纲弥代雄彦?”诺伊特拉问了一句。

        “嗯,你们呆在这里,不要乱跑,有人闯入的话,就说是我改造的实验虚,不要说出蓝染大人的名字。”

        纲弥代雄彦没有浪费时间寒暄,直接开口告诉他们,接下来应该干什么。

        那铭刻在骨子里的傲慢,让虚反感。

        “嗯。”诺伊特拉也懒得和这人说什么,心里决定,干掉白石后,连这个家伙一起干掉。

        他将武器砸在地上,月牙的一角深陷,人坐在锋利刀刃上,头颅低垂,手指触碰地面。

        纲弥代雄彦很满意他温顺态度,转身离开这里。

        诺伊特拉外表看起来是坐着发呆,实际上在进行探查。

        和其余十刃不同,他探查灵压的方法比较独特,是利用手指触碰地面,从而探查周边灵压,范围可达数千里。

        一个,两个……

        没什么厉害的家伙啊,诺伊特拉心里等得快要打瞌睡了,忽地,地面传来一股极为强大的灵压反应。

        他右眼猛地瞪大,贴在地面的手猛地合拢,抬起,地板碎屑如沙砾从指尖滑落在抓痕之上。

        这个反应是在东面千里之外。

        ……

        浓浓的云雾翻滚在山间,夕阳的落日将大片云朵烧得通红。

        卯之花烈落在树枝之上,黑色秀发散落在肩膀,举目四望。

        葱郁的林木沿着山势从低到高,没入火烧云雾,空气清新,场面美如仙境。

        “这山是不是太大了?”

        白石落在旁边树上,仰起头,这座山的海拔少说有三千米左右,火云缠绕不见山顶,占地面积恐怕不小于一千平方公里。

        卯之花烈侧头,笑眯眯道:“我相信,有你的加入,一定能加快我们寻找龙灯芝的速度。”

        白石抿了抿嘴,看着她一脸我信你的表情,心里严重怀疑自己是被坑过来充当苦力。

        草药篓子都让他背了一路。

        男人嘛,干这些力气活是没事,身强体壮,就是在这样大的范围内,寻找乒乓球大的龙灯芝。

        说实话,他真没那个耐心,来之前还以为是明确知晓药材所在或者山不大。

        谁想是这么大一座山。

        “其实我觉得。”他想要委婉表达出拒绝的意见。

        “找到的话,我可以奖励你一个吻。”

        卯之花烈杏眼眯成月牙状,抛出一个诱人的条件。

        白石盯着她的嘴唇,那光泽,柔软,心里有决断,正气凛然道:“请交给我,不就是龙灯芝嘛,对了,你说话算数吗?”

        “我从不会说谎。”她笑着回一句。

        白石没心情继续逗留,沉声道:“那我从这边开始找。”

        虎彻勇音见他身影远去,总算是忍不住心里的疑惑,问道:“卯之花姐,为什么要邀请他同行?”

        “多一个人帮忙不好吗?”

        卯之花烈用反问回答问题,并不打算说明自己真正的想法,这位三席不擅长说谎,知晓实情的话,很容易露馅,搞得气氛陷入尴尬。

        毕竟她不怀疑白石的品行,就是疑惑自己为什么无法察觉到白石灵压?

        斩魄刀的能力,卯之花烈通过肢体接触,判断出是假话。

        那场位于温泉的密切谈话,白石满嘴鬼话连篇,十句有八句是假话或者是吹牛皮。

        真正可信的消息,少得可怜。

        让她越来越觉得,白石和春水那个小鬼相似,满嘴口花花,内里看得比谁都明白。

        也有不像的地方,春水是嘴上纯口嗨,这小子是真得有那个胆子,馋她的身子。

        “那也没必要说亲他。”

        虎彻勇音说出自己真正在意的事情,她觉得这个代价,远超于龙灯芝的价值。

        “这个条件对你也是有用,能找到的话,我会好好奖赏你。”

        “我,我才不用。”“为卯之花姐效力是我的本职工作。”“亲吻什么的,我其实不在意,但我拿到总比白石要好……”

        虎彻勇音念念叨叨说了一大堆,说得自己都信了,干劲十足地开工,誓要捍卫队长的吻。

        卯之花烈轻笑了一下,她没说是吻那里,吻手背也是吻。

        看勇音这么可爱,就吻脸颊充当奖励。

        不过,具有丰富草药经验的她深知龙灯芝习性,率先找到的可能性会大于两人,这个奖励兑现的几率很小。

        除非某人的运气爆棚。

        白石显然没那么好的运气,他迷路了。

        黄昏还好,入夜的森林是真得黑,偶尔从树叶间隙洒落的月光完全不足以照明。

        走在林间,方向感全无。

        他明明是一直向前走,走着走着,又绕回原位,做下印记也没用。

        继续找下去,也是白白浪费时间,放弃的话,又有些不舍得。

        那可是卯之花烈的吻,不论吻哪里,都是他的初体验。

        长这么大,他身体没一个部位,真正品尝过女人的嘴是什么滋味。

        都怪他是一个大好青年,响应号召,远离三大害,遇事都用手,从不麻烦别人帮忙,导致在异性方面,很多事情都是初次体验。

        他想要体验一下啊!

        白石恼怒地一拳轰断大树,又跃上另一棵树,恶劣环境摆在那里,他只有先找个地方休息,或者是到月光充足的地方继续寻找。

        后者可能性不大,山林太密了,他在树上跳跃,一直向上。

        不多时,他视线出现一片不大的空地,上面支起一个帐篷,升着篝火。

        有人在烤肉。

        他定睛一看,满脸惊愕之色道:“空鹤?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