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祸水东引

第十九章 祸水东引

        有些熟悉的声音随风飘来。

        火焰摇曳。

        志波空鹤抬头,看见昏暗丛林钻出一人,步入火光照耀的范围,面容变得清晰,那头银色长发似是有水银在表面流转。

        “哟。”白石举起手打个招呼。

        “破道之四,白雷。”

        蓝白色电光在指尖闪烁,化作一道电波冲出。

        白石侧头避开,些许鬓发飘落,满脸惊愕道:“喂,我是白石啊,几天不见,你连我都不认得吗?”

        “我打的就是白石!”

        志波空鹤一声暴喝,人从石墩跃起,逼近,裹着厚重的灵压,挥出一记凶猛的左直拳,不留丝毫情面。

        白石巧妙避开,没还手,心里满是疑惑,好端端的,干嘛要动手?

        是蓝染在背后搞鬼吗?

        没等他想明白,志波空鹤再来一个右勾拳,接着收腹,一记狠狠的右蹬腿踹向他胸膛。

        白石避开拳头,避不开脚,双手挡在胸膛前。

        砰,光溜溜的脚丫子没有穿鞋,脚底有些许灰尘,在他左手掌心留下一个小脚印子。

        人如同被发射的炮弹,双脚离地向后倒飞数百米,途中不知撞断多少棵参天大树。

        他双手扒拉着空气,形成两道明显的白色灵子乱流,才止住身形。

        断裂的树还没有落地。

        志波空鹤瞬步冲到面前,空中一个三百六十五度托马斯回旋,斗篷,米色长裙飞扬,白花花的右腿融入皎洁月光,化作断头铡狠狠劈下。

        白石忍无可忍,右手一把抓住她的脚踝,沉重灵压随之传入掌心,人不可避免地落下。

        残留的树桩被直接碾成碎屑,脚重重踩在地面,发出轰的闷响回荡在夜晚山间,不逊色九级台风的狂风爆发,卷起堆积多年的落叶。

        断裂的树木撞在其他树上,翠绿的树叶被狂风卷走,混杂着众多的枯黄落叶,纷纷扬起在林上,又如大雨瓢泼落下。

        月光静谧无声。

        白石缓缓站起来,手抓着脚踝不放,将她的右腿抬过肩膀,搞得她像是在练习站立的一字马,“现在你该说为什么要和我动手吧?”

        “还不是你这家伙太自大了,瞒着我独自调查,小看我也要有限度啊!”

        志波空鹤气得两个保龄球要从短上衣跳出来,眼眸喷火,她不是那种要人保护的娇弱姑娘。

        白石懵了,“我瞒着你调查什么?”

        “你敢说不是为调查纲弥代雄彦到这里?”

        “那家伙是谁?”

        白石就差将问号写在自己脸上,纲弥代时滩的话,他还知道是一个人渣,变态。

        雄彦就是超出认知范围了。

        志波空鹤看出他的表情不似作伪,疑惑道:“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陪着两个朋友过来找龙灯芝,谁知遇上你,本想打个招呼蹭顿晚餐,你鬼道,白打,全部招呼过来。”

        白石一脸郁闷地讲述自己经历。

        志波空鹤呆了呆,怒容消失,明白是自己误会了他,忍不住发出笑声,“哈哈,抱歉,抱歉,是我误会了,呀,真是让人尴尬,我还以为你是想要潜入纲弥代分家驻地,才会到这里寻找龙灯芝。”

        白石没好气道:“你给我解释清楚,到底发生什么?”

        志波空鹤摊开手道:“你真是色啊,居然想让我用这种姿势一直和你说话。”

        “哦,忘记了。”白石恋恋不舍地松开手,让她的脚重新落在地面,“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

        “你也饿了,我们边吃边聊吧。”

        志波空鹤惦记那边的烤肉,因谈话搞得烤肉焦掉,那就亏大了。

        她瞬步返回篝火旁,烤肉发出滋滋声响,伸手拿起一串递给对面的白石,“好啦,别板着一张脸,都说是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那么斤斤计较。”

        白石接过肉串,咬下一口道:“先听你的解释再说。”

        “我想找到龙灯芝,以献药的名义混入纲弥代分家驻地调查纲弥代雄彦。”

        志波空鹤说着,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我怀疑那个混蛋为做虚化实验,故意害死我大哥,偷盗他的尸体。”

        一听这话,白石也抛开心里的不满,问道:“你大哥不是被虚杀死吗?”

        “那头虚很可能就是纲弥代雄彦改造的,所以才会拥有两种特殊能力。”

        志波空鹤对于虚是不太了解,她专注于烟火,很少掺和死神对虚的净化。

        但她有一个了解这些的伯父,十番队长志波一心。

        那位得知引以为傲的侄子死在虚手上,大为震惊,又听到葬礼有人悄悄摸上来,敏锐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

        “伯父觉得,那家伙不是冲着你过来,是冲着大哥的遗体,后来的调查证明,伯父说得没错。”

        谈话到这里,志波空鹤朝他鞠躬,“对不起啊,我不该怀疑你有所隐瞒。

        不过啊,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装出一副很有故事的模样,害得我误会一次,两次。”

        两次误会指的是第一次误会白石认识那位潜伏者。

        第二次是以为白石隐瞒大哥的死讯,想要保护她,自己调查。

        这种行为是她万万不能容忍。

        白石总算是搞清楚,自己扇动的蝴蝶翅膀,促使一心和空鹤怀疑大哥不是被虚所杀,而是有人暗害。

        两人进行调查时,被蓝染发现不对劲,便布局设计将黑锅推给纲弥代雄彦背,还拉上他这个源头参加。

        想明白这些,白石不能放任不管,开口道:“你帮我在这里找龙灯芝,我帮你去纲弥代分家驻地调查,你觉得如何?”

        志波空鹤眉头一皱道:“纲弥代雄彦是真央灵术院第四期毕业的学生,曾担任五番队的三席,实力不弱。”

        “放心,没人比我更懂隐藏灵压。”

        她还是直摇头,道:“分家驻地设有一些灵子陷阱,你不熟悉路况,很容易中招,引起对方警觉就不妥。”

        “没事,你只需要帮我找龙灯芝,其他事情我保证给你办好。”

        比起找龙灯芝,去纲弥代分家驻地探查,明显是更有乐趣。

        白石以前玩刺客信条的时候,就很想体验一下,充当刺客是什么感觉。

        志波空鹤见他态度坚决,无奈道:“好吧,你要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