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贵族也是有两把刷子

第二十章 贵族也是有两把刷子

        白石外表看起来很温顺,好讲话,骨子里的性格是说干就干,绝不会婆婆妈妈,将当天的事情留到第二天。

        他填饱肚子,问清纲弥代分家的驻地,便直接使用踏前斩e过去。

        找找停停,花了半个小时,白石顺利到达纲弥代家的驻地外。

        居高俯视,驻地的整体部署映入眼帘。

        和他想象的一个大宅子不同,驻地称得上是一座被麦田包围的圆形城市,占地面积约有八十四平方公里。

        如此大的面积,不可能光住着纲弥代分家的人,服务于分家的家臣们,耕种麦田的农夫,全都居住在这里。

        区分他们的方法很简单,只需要看房屋,从外围的茅草屋,到内里的瓦片房,精致的亭台楼阁,很容易让人弄明白,这里的权力结构。

        此刻,驻地中央灯若繁星,外围没有一家房屋点灯,全靠星月的光辉照明。

        即便月色很美,外围也是静悄悄,农夫们没有贵族大老爷的悠闲。

        每天一入夜,基本就是睡大觉,等天亮起床,开始一天的农活,从没有所谓的夜生活。

        白石眼眸略过外围,移到最中央,那里有一栋六层高楼。

        上铺着奢华的金色瓦片,每层都是灯火通明,似乎向人们述说着主人的身份地位是如何尊贵。

        不出意外的话,分家主应该居住在那里。

        按志波空鹤提供的消息,纲弥代雄彦不是分家之主,却是分家主的父亲。

        因他早年妄图用禁术谋求虚的力量,被剥夺分家主位置,关入蛆虫之巢。

        即便被现任家主捞出来,曾是罪人的身份,也无法继续担任分家之主的位置,只能让儿子继任。

        不过,分家的实际权力还是在纲弥代雄彦那里。

        这样的话,居住在六层楼的人,很可能就是纲弥代雄彦。

        白石决定先去那里看看,纵身跃出悬崖之外,使用踏前斩,身形化作疾风向下飞掠。

        落地时足尖一点,再跃过三米高的围墙,没有在屋顶疾驰,而是沿着屋檐下的阴影跑。

        主要是防备在瓦片区建立的哨塔视线。

        迅速穿过茅草屋区,他靠近瓦片区,这里的防备没有外围那么松懈。

        扩张的灵觉让他捕捉到具有灵力的魂魄位置,脑海自动浮现出守卫来回巡逻的路线。

        趣味顿减。

        白石心里嘀咕,觉得自己的灵觉一开,顿时没有那种刺激感,好像是在开地图降维打击。

        但考虑到自己不是在玩游戏,他觉得谨慎是必要,无趣总比意外要来得好。

        白石翻过茅草区和瓦片区之间的围墙,躲避哨塔的视线,继续沿着屋檐下的阴影向前疾驰。

        咔。

        什么声音?

        他动作一顿,低头看向脚底的地面,蓝光闪过,冲向上方,凝成一个正方形方框,释放出强烈的蓝光,不是瞎子都能看见。

        灵子陷阱?

        他面色有几分惊讶,还是第一次看见灵子陷阱,想要抬脚离开,地板似乎化作502胶水,死死黏住他的运动鞋。

        当,当,“有贼人闯入上区!重复一遍,有贼人闯入上区!”

        响亮的钟声回响在驻地上空,白石的灵觉能感知到,守卫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速度很快。

        凡是上级贵族,都是具有个人武装力量,更别提身为大贵族的纲弥代分家,暗中培养大量杀手和护卫,甚至有不少人够资格在护庭十三队里面担任席官。

        他们和死神的差别就是没有斩魄刀,只能使用斩拳走鬼的技巧,且对纲弥代家无比忠诚。

        “破道之三十一,赤火炮!”“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

        从百米之外的哨塔上,擅长鬼道的守卫舍弃咏唱,对准蓝色方框底下轰出。

        赤蓝两色光芒从左右夹击。

        “这根本不是火啊。”白石吐槽一句,赤火炮和苍火坠分明更接近于光波攻击,哪里是火系。

        说归说,他还是没有硬接敌人技能的习惯,脚用力一踩,强大的灵压击碎周边地板,再使用踏前斩向前。

        只要逃离这里,灵压不会向外释放的特性就能够让他重新隐藏起来。

        砰。

        没跑多远,白石撞到无形的屏障上,鼻子很酸,人往后退一步,空气仿佛凝固了,变得很沉重,让他四肢动作变慢。

        这是鬼道结界?

        白石环顾左右,灵觉捕捉到有四个人站在不同方位没动,大概就是维持这个鬼道结界的人。

        从灵压判断,比隐秘机动的五席差点,比外流魂街的那群人高。

        数道身影不受结界的迟缓效果影响,宛如鬼魅掠来。

        这些都是小角色。

        一刀一个。

        白石心里不在意,杀光这些人,再继续隐藏,四舍五入等于他没有暴露,依旧是完美的潜行。

        就在这时,中央主楼爆发出不逊色于队长级别的庞大灵压。

        瞬间吸引白石的视线。

        杂鱼不足为惧,加上一名队长级别的强者,那就不一样了。

        “散布各处的兽骨!尖塔?红晶?钢铁的车轮。动者是风,静者为天。长枪互击的声音响彻虚城!破道之六十三·雷吼炮!”

        压过星月光辉,绚烂黑夜的金色电光从远方迸发,转瞬间,如决堤的洪水,淹没他所有的视线。

        白石不敢大意,往前挥出一刀。

        呼呼,无形的狂风从地面往上升,形成一道宽敞的风墙。

        雷光击中风墙,像是将水缓缓流入河中,没有引起任何反应,无声消失。

        斩钢闪,白石技能一用,身随刀走,刺穿最外围的守卫腰子,再错身而过,一巴掌把人拍飞,没有恋战或是继续前进。

        他主要目的是刺探,不是直接干翻整个纲弥代分家的人。

        起码在没搞清纲弥代雄彦和蓝染的关系之前,他不想闹那么大的动静。

        还是先从这里离开,消除头顶上显眼的方框,再想办法重新潜入。

        “快追!不要让贼人跑了。”“拦住他!”“缚道之三十嘴突三闪!”

        喧闹逐渐远离中央区域,移向外围。

        楼道上,纲弥代雄彦手握着护栏,目送白石离开,“演员还没有到齐,不用那么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