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乱了乱了

第二十二章 乱了乱了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纲弥代雄彦目送碎峰娇小的背影远去,嘴角微微上扬,接下来对方就是调查二十六区。

        不,或许在来之前,已经开始秘密搜寻在二十六区提供原料的供货商。

        死神的虚化,虚的死神化,借助去掉两种极端个体间的界限,让其向更高的境界发展。

        这种方法在学术的理论上,已经被证实可行。

        实际操作上,从没有人真正成功过。

        即便是数十年前,以浦原喜助一伙人为首的死神队长,副队长们渴望利用禁术谋求虚化,结果还是失败,被瀞灵廷驱逐,不知所踪。

        然而,多次的实验,让中央四十六室掌握一项情报,虚化必不可少的关键原料名为两极花。

        这是在很早之前就被禁止种植的植物,却屡禁不止。

        一方面是沉浸于享受的贵族们无法抵挡那种超越男女之乐的美妙。

        另一方面是渴望突破死神极限的人,不愿意让两极花灭绝。

        他们的存在,给两极花带来巨大利益,进而产生违法逐利的人。

        隐秘机动只要找到两极花的供货商,得到交易目录,就会正大光明过来逮捕他。

        到时候,反抗,虚化的实验室暴露,击杀隐秘机动的人,背负虚化的罪名一直逃。

        直到被再次抓捕,送上双极之丘为止。

        纲弥代雄彦心里已经做好死亡的觉悟。

        这虚无没有意义的人生,若能为蓝染大人而死,算是具有非凡的意义。

        他坚信,蓝染大人会摧毁这个建立在欺瞒之上的虚假世界,创造一个真正的新世界。

        为此,他愿意背叛族人,父母,偷盗大量纲弥代家的秘密文献,有关虚化,有关灵王,地狱……

        这些文献放在纲弥代家就是生灰,给蓝染大人观看,才能发挥出真正的价值。

        纲弥代雄彦待在原地想了想,认为计划还差一点,朝外面喊道:“武藏。”

        “是,雄彦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一个身体健壮的男人单膝跪地出现,他一身黑衣,蒙着脸,完全是隐秘机动风格的服装打扮。

        纲弥代雄彦满脸冷色道:“你带上小次郎,去给我杀掉代号喵喵的供货商,不要让他落入隐秘机动的手里。”

        “是。”武藏低下头,身为纲弥代家的杀手,杀人不需要问任何理由,上面有命令,那就只管杀。

        无论对错如何,这就是杀手的忠义。

        “去吧。”纲弥代雄彦挥手让他退下,心里想着,小次郎是他从蛆虫之巢被保释出来后,隐秘机动安插在身边的卧底。

        有那个卧底参与,喵喵是死不掉,一定会落到隐秘机动手里,想保命的话,只有供出他这边的情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纲弥代雄彦忽然心情很好,志波空鹤,白石,碎峰,所有人都在蓝染大人写下的剧本里行动。

        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他心里感叹蓝染大人的智谋,转身走回顶层的书房,在案几铺上一层白纸,提起毛笔,以苍劲而浑厚的笔力在白纸写下两个大字。

        天下!

        “哈,”纲弥代雄彦一笑,如照片般,永远凝固。

        斩钢闪。

        金色刀锋从后脑勺刺入,从额头钻出,再往回缩,血向外喷出,刀锋裹着血在空中一划。

        无头的尸体倒在案几,涌出的鲜血染过纸张,冲散了天下二字的墨水。

        白石单手拎着头颅,眉头微皱,这个脑袋看起来血腥又脏,不好带回去给空鹤看,还是丢这里算了。

        手松开,脑袋滚落在地。

        他不是隐秘机动的人,行事不需要找到明确证据,只要断定这个人是敌人,是蓝染的同伙。

        那就不需要犹豫什么,仗着灵压无法被感知,上来就是一个偷袭。

        众所周知,死神的世界里面,偷袭从来都是强一倍,没有蓝染那种谨慎和实力,被偷袭的人,基本上是不死也大残。

        纲弥代雄彦的实力在没有防备下,哪里能挡得住他一刀。

        白石收刀,转身从窗户离开,一个踏前斩撞开外面的鬼道结界。

        “什么人?”负责维持结界的四人察觉,一人冲上顶层,朝窗户内瞅一眼,看见死去的纲弥代雄彦,面色顿时大变。

        “有刺客!雄彦大人遇刺身亡!”

        当,当!

        钟声急忙敲响。

        为时已晚,白石潜入时小心翼翼,闯出时无所顾忌,火力全开冲到瓦片区边缘。

        不知踩碎多少灵子陷阱,撞破数个结界,下一秒就要远离现场。

        一丝冰冷从后脊涌现,白石立刻明白,有人想要偷袭自己。

        他旋身挥刀。

        娇小的身影灵活跃起,漆黑的鞋底踹向白石面门,蜂刺一般的刀刃点在手肘,如墨的蝴蝶图案悄然绽放。

        没给她点第二下的机会,白石急退,落在一处屋脊,“真没有想到,你对我是如此念念不忘,居然追到这里了。”

        碎峰翻身落在不远处,精致的巴掌脸满是冷色,道:“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都别想逃出隐秘机动的掌心。”

        “像那种人渣,杀了有助于社会和谐,你们不颁发好市民奖给我,还要追杀我,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白石摊开手,表现出自己的无奈。

        碎峰浅灰色眼眸微眯道:“这些事情,你可以和中央四十六室说。”

        他笑嘻嘻道:“抱歉,我对那些糟老头子没兴趣,和你一起喝下午茶,聊聊人生理想,我是很有兴趣。”

        这个笑脸!!碎峰忽然想起来,数十年前,也是有这么一个男人,脸上总是挂着懒散笑容,习惯也是懒散,不修边幅。

        “我要宰了你!”

        冰冷的灵压从娇小身躯爆发,原本想要接近的守卫,被这股灵压震慑,一时都不敢上前。

        白石眼眸凝重,明白这一战在所难免,嘴上依旧口嗨,“抱歉,我能随便让美女偷走心,却不会让她们拿走命。”

        碎峰一个瞬步上前。

        来了。

        白石想要反击。

        轰!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地面喷出,让碎峰强行改变方向,落在另一处屋顶,眼眸望向地面冒出的大坑,这股灵压……虚?!

        不是一般的虚,是大虚。

        纲弥代雄彦那家伙真是死性不改。

        她心里暗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