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酒后乱……

第二十八章 酒后乱……

        破坏是一瞬间的事情,善后需要花费很久,十天,半个月,都未必能够重建起来。

        白石在山上迟迟等不到人回来,重新返回纲弥代家的驻地,大量房屋倒塌,哀嚎,哭声混杂在风中,听得人心生悲戚。

        他没有找卯之花烈和虎彻勇音。

        怎么说呢,远远看着的话,还能不被影响太多,近距离接触那些伤者,听家属的哭泣哀嚎声。

        他心里会变得难受,加上不懂回道,自认为帮不上什么忙,索性不去那里,直奔中央的主楼。

        从敞开的窗户钻入,纲弥代雄彦的头颅仍待在冰冷地面,尸体倒在案几上,血液还没有流干,持续滴落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志波空鹤站在案几前,右手抓着厚厚的本子,肩膀披着黑色斗篷,凝视纲弥代雄彦的头颅。

        “空鹤,你没事吧?”白石问了一句。

        她视线从地面的头颅转到白石身上,眼眸闪过一抹恼怒,暴躁道:“是你杀了纲弥代雄彦?”

        “嗯。”

        “你真是多管闲事!”

        志波空鹤吼一声,手用力地掷下实验日记。

        啪,案几被砸断,无头尸体摔落在地上,日记封面染血,这是她翻找实验室得到的有力证据。

        证明纲弥代雄彦一手策划谋害她大哥的事件,又利用隐藏灵压的斗篷混合微鬼道达到隐身效果,接近大哥遗体,伪装成灵子化盗走。

        原本是天衣无缝,不会惹任何人注意,却被白石注意到。

        日记里写是有些意外,却没有在意,接下来的日子都是忙于志波海燕遗体虚化实验,结果是失败了。

        然后是痛骂志波海燕。

        那些话看的她火冒三丈,气冲冲跑出来,抓人问清纲弥代雄彦所在,得到的结果是这家伙已经死了。

        他怎么能就这样死了?还是死在别人手里!

        满腔的怒火憋着无法释放,烧得心都要化掉。

        “抱歉,当时的情况没有考虑那么多,顺手就是一刀下去。”

        白石满脸歉意,都怪纲弥代雄彦的姿态太没有防备,过于诱人,似乎在说,快来偷袭我一样。

        志波空鹤没听这个解释,瞪着眼,咬牙切齿的模样,宛如一头盯着猎物的老虎。

        盯了一会,她重重吐出一口气,手挠了挠头,非常不爽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这样老实道歉,可恶,太狡猾啦,给我一个理由发火,打一架不行嘛!”

        白石想了想,这样憋着火气对身体确实不太好,回道:“发泄的方法有很多,比如说喝酒聊天,你要是想打架的话,也可以到无人的地方,我陪你痛痛快快打一场。”

        “算了,我们去喝酒吧。”

        志波空鹤失去打架的心情,决定用酒麻痹自己,至于酒从哪里来,肯定是纲弥代分家抢啊。

        志波家和纲弥代家从很久以前就不对付,算是积怨已久,加上志波海燕的仇,莫说是抢酒,就是抢纲弥代本家的金库。

        她现在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揍了七个人,总算是找到纲弥代分家的酒窖。

        那是在一个明亮的大房间,靠墙的架子上摆满一坛坛美酒,有些是西方的酒,用瓶装。

        志波空鹤没有客气,伸手拿出一坛,丢给他,再拿一坛,扒开酒塞,浓郁的酒香飘入鼻腔。

        “来,我们干一坛。”

        “干!”白石迟疑一会,还是决定奉陪到底,仰起脖颈,捧着酒坛子大口灌下去。

        咕噜噜,酒不烈,透着一种米香味,还有点甜甜的味道。

        白石一口气喝光一坛,学着电视剧里面一样,重重将酒坛砸碎在地上。

        “好,痛快!”志波空鹤有样学样,将酒坛砸碎,啪的响声听在耳边,别提多么给劲。

        “哈哈。”

        她发出爽朗的笑声,又拿起一坛酒道:“刚才真是抱歉,明明不是你的错,我还是冲你发火,这一坛算是我的赔罪。”

        咕噜噜。

        美酒倾泻,不少从嘴角流出,一路沿着白皙的脖颈往下,在胸前堆积成小型水洼,缓缓往下流。

        这幅美景,白石看得口干舌燥,心想,这他妈的太考验男人了,好想舔干净,没别的意思,就是不想浪费美酒。

        志波空鹤一坛酒浪费四分之一,搞得胸前水灾泛滥,她没有在意,又拿起另一坛,“不管怎么样,你都帮我报了大哥的仇,我要向你道谢,再敬你一坛。”

        “搞那些虚的干嘛,不如奖励点实际,帮我摆脱初吻。”

        白石下意识说出心里话,又觉得不太妥当,连忙打哈哈道:“开玩笑啦,你不用当真,我们继续喝,不能光让你一个人喝。”

        志波空鹤没喝,醉眼朦胧道:“哦,差点忘记了,你这家伙早馋着我身体。”

        “咳,不说这些,我们还是聊聊人生理想。”

        白石觉得很尴尬,想要转移话题。

        志波空鹤笑了笑,“哈哈,今天就让你如愿以偿。”

        “你?”

        没等他发问,浓郁的酒香伴随着柔软双唇吐入口腔,又迅速离开。

        白石呆住了,“我,我的初吻。”

        “说得谁不是初吻一样。”

        志波空鹤漫不经心地回一句,“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能再来一次吗?我压根没心理准备啊。”

        迎接他的是一拳。

        白石能避开,却没有避,也没有挡,这么点情商,他还是有的,“哎哟,你干嘛打我。”

        其实一点不疼,但这个时候,还是夸张点比较好。

        “哈哈。”志波空鹤笑了,加快胸前的美酒流速,双手叉腰道:“我想亲你就亲你,想揍你就揍你,你不服吗?”

        “没有,我哪里敢不服堂堂志波家的大小姐。”

        “你真是不会拍马屁啊。”

        志波空鹤吐槽他的马屁功夫不够格,都没有拍到地方,“算啦,继续喝酒。”

        “我试试瓶装的酒味道如何。”

        白石不想总是一坛坛的干,那样的话,喝不了多久就会倒下。

        志波空鹤继续喝坛装酒,觉得这样喝很豪迈,似乎世上所有事情都变得不在意起来,唠唠叨叨说了很多。

        最终都忘记说什么,陷入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