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人生苦短

第二十九章 人生苦短

        她做了一个梦。

        梦到那年那天的事情,大哥不顾父母的反对,坚持要去当死神。

        年幼的她也不想大哥离开,极力反对,甚至说出要不认大哥的话。

        兄妹一时闹得很僵。

        最后还是没能阻挡大哥想要成为死神的决心。

        大哥为什么要成为死神呢?

        她不理解大哥所想,却明白自己说得太过分。

        即便后来和好,每次见面也想要道歉,又碍于自己虚假的面子,一次次推脱。

        告诉自己,下次吧,下次见面一定说。

        下次又下次。

        原以为会有下次说的机会。

        迎来的是黑夜之中被死神拖拽而来的大哥。

        “啊。”

        志波空鹤瞬间惊醒过来,额头冒出冷汗,浓郁的酒香回荡在这里,她大口喘气,手一抹额头的冷汗,低头看一眼。

        某人头枕在她的右大腿,呼呼大睡。

        难怪觉得脚麻。

        这个猪头。

        她重重呼出一口气,回想起昨天酒醉前的记忆,初吻似乎被献给这家伙了。

        志波空鹤心里说不后悔,那是假的。

        酒精的作用,外加大哥的事情,搞得她需要用某种方式发泄一下,于是吻了上去。

        假如重来一次,她还是会亲上去。

        所谓人生苦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因各种理由克制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说不定哪天人没了,就会后悔,啊,当时自己应该吻下去,满足白石最后的愿望。

        就像是她后悔,永远没能对大哥说对不起。

        她眼眸闪过一抹哀伤,看着睡得香甜的白石,心里来气,手拍了拍白石的脸,没好气道:“喂,醒醒,别随便把我的大腿当做枕头啊。”

        “唔。”白石随意哼了一声,脸蹭一蹭,想要继续睡。

        咚。

        志波空鹤没犹豫,一拳敲在白石的后脑勺,吼道:“瞎蹭什么,快给我起来。”

        白石被敲醒了,睁开眼,看见一条白花花的大腿,手揉了揉眼皮,这不是在做梦吧?

        他竟然有枕在女人腿上的那一天?

        这算是膝枕吧。

        “给你三秒的时间起来,三。”

        白石立刻起身避开下落的拳头,吐槽道:“一二呢?”

        “被我吃了,你有意见吗?”

        志波空鹤理直气壮地回一句。

        行,你胸大,你有理,白石心里默默说着,嘴上道:“我肚子好饿,去找点吃的吧。”

        志波空鹤点头道:“那你扶我一把。”

        白石疑惑道:“为什么?”

        “废话,你头枕着我大腿一晚上,我腿都麻了。”

        志波空鹤翻个白眼,刚才还没有什么感觉,白石的脑袋从腿上离开不久,那股强烈的酸麻感浮现,搞得尿意爆棚。

        白石面色有几分尴尬,伸手扶她起来。

        “哎哟,慢,慢一点。”

        “行,没问题。”

        白石扶着她,慢慢地离开酒窖,外面是一条昏暗的走廊,穿过去,明媚的阳光从天空洒落在地面。

        华丽的建筑物和优美庭院相互结合,一人瞬步到门口等着。

        “早上好,勇音,你吃过没有?要不要一起吃饭啊?”

        白石认出她,举手打一个招呼。

        虎彻勇音摇了摇头,正色道:“我吃过了,你最好还是快点离开纲弥代家,金印贵族议会和中央四十六室的调查小组要到达纲弥代家,调查纲弥代雄彦的事情。”

        金印贵族议会是专门服务于五大贵族,类似于高配版的管家。

        凡是和五大贵族有关,从结婚到各种案件,他们都会参与其中,确保五大贵族不会被污蔑。

        志波空鹤对他们的到来并不意外,就是很奇怪,“他们也并不强,没必要专门避着吧。”

        白石是明白,卯之花烈,碎峰,一个四番队长,一个二番队长。

        让金印贵族和中央四十六室的人发现对他这个杀害纲弥代雄彦的凶手坐视不管,一定会产生意见。

        纲弥代雄彦不论犯什么错,都是五大贵族之一,身份显赫,哪里轮得到他这个泥腿子去审判其罪行。

        “小心点总没有坏处。”虎彻勇音含糊回一句,为掩护最初的谎言,不得不增加另一道谎言。

        白石笑了笑道:“也是,趁你们在这里,我先去找龙灯芝,抢先一步获得奖励。”

        虎彻勇音回道:“龙灯芝被卯之花姐连夜找到,用于治疗一位脏器破损严重的老人。”

        “这,龙灯芝不是很重要的药材吗?”

        白石忍不住问一句,那么珍贵的药材,治疗一位无权无势的老人,似乎有些可惜。

        虎彻勇音满脸严肃道:“对于我们医生来说,没什么比人的命更重要。”

        “说得好。”志波空鹤附和一句,心里对她,对她口中的卯之花姐升起结交的想法。

        人命最重,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又有几个医生能够做到?

        单单是这一点,足够让志波空鹤敬佩,她最喜欢结交那些五湖四海的豪杰,“我叫志波空鹤,你叫什么名字?”

        “虎彻勇音。”

        “好,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一起喝酒吧。”

        “记得叫上我。”白石连忙插嘴,和美女喝酒,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指不定还会发生一些艳遇。

        志波空鹤没好气道:“你小子想趁我们酒后不备,占便宜吧。”

        白石面不改色道:“我们酒友之间的交流,能说是占便宜吗?”

        虎彻勇音很想说,她不喝酒的,可看着两人说得火热,没好意思说出来,只能催促道:“你还是快走,让人看见的话,又会惹出很多麻烦。”

        “行,你们有空来西十区找我玩,我常驻的地方叫米村。”

        虎彻勇音有些惊讶道:“你不是说自己是云游四海的浪人吗?”

        白石摊开手道:“浪人总要有一个地方落脚,不可能一直流浪。”

        “……”虎彻勇音不傻,明白自己被忽悠了,脸颊变得气鼓鼓。

        白石讪讪一笑道:“好啦,我先走一步,再见。”

        “别死了。”志波空鹤说出最关心的话语,因大哥的事情,搞得她现在看谁都和看最后一面差不多。

        “多谢你的好意。”

        白石翻一个白眼,使用踏前斩返回西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