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东京乱

第三十九章 东京乱

        封闭银行前后门。

        将人质聚集到柜台外的大厅,包括田井秀郎在内,共有二十人,三名取款的普通居民,十六名银行人员。

        白石坐在柜台上,满脸微笑地安抚他们,“不用怕,这位是田井财团的大老板田井秀郎,有他在,警方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轰。

        从里屋传来爆炸声,让在场的人质吓了一跳。

        碎峰一脸淡定地走出来,道:“金库门打开了。”

        义骸是能够使用鬼道,威力没有死神灵体那么强,破坏一个金库的大门,还是很轻松。

        “辛苦你啦,喂,你们几位壮小伙,麻烦和我去趟金库,将现金搬出来。”

        白石点了几名人质随自己进去搬钱,又道:“碎峰,你看着他们。”

        “嗯。”

        碎峰简单回一句。

        白石带着人去金库,大门被破坏,成堆的现金摆在桌子上面,那些柜子还锁着。

        他没有撬开,一人抱一大堆返回银行大厅,外面能听见刺耳的警笛声,直升飞机的轰鸣声。

        几名壮汉昏倒在碎峰旁边,显然是看她娇小,想要打倒她跑走,被轻松反杀。

        其余人质变得愈发老实。

        白石将钱丢在大厅地面,其他人有样学样,再次返回金库,连续四趟,才搬完那些钞票。

        卷帘门外传来警方喊话声,“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做无用的抵抗,乖乖释放人质。”

        假如白石出来一看,绝对能看见类似于电影的超大场面。

        银行外面的几条街道都被警车直接堵住,警戒线拉开,装备真枪实弹的警察们分成一队队。

        十几名狙击手占据最高处。

        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课的课长谷本孝行亲临现场,只因上面的大人物们都非常关注这次的案件。

        被绑的人是田井秀郎,田井财团的掌舵者,控制上百家子公司,坐拥十万亿以上的资产。

        说句实话,首相出事了可以再选,田井秀郎出事,田井财团会爆发大地震,原本就停止的经济很可能朝着恶劣情况下滑。

        警视总监,东京都知事,首相纷纷来电示意,务必妥善处理,绝对不能威胁到人质的生命安全。

        不然等待他的就不是鞠躬下台,而是鞠躬蹲监狱。

        谷本孝行肩膀承担着很沉重的压力,却并没有被压垮,反而愈发充满斗志,皆因人生的乐趣、人生的挑战就在于此。

        若能克服这次难关,他将会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警视总监。

        “不用说这些场面话,”谷本孝行推开喊话的警察,回头道:“敬一,轮到你这个谈判专家登场了。”

        “哦。”有气无力地回应声,一个留着乱糟糟卷发的男人慢悠悠下车,手上拿着巧克力,一步啃一口,驼着背,似乎每走一步路都会觉得很累。

        “真得没问题吗?”空座町警署的署长忍不住问一句,这件大案同样关系到他的前程问题。

        “敬一的精力只会用在该用的地方,邋遢的形象更能吸引那些犯罪者的好感。”

        提到这里,谷本孝行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他们那种人口口声声瞧不起强权,心里其实充满对他人的歧视心,见到比自己过得不如意的家伙,就会心生好感。”

        敬一走到卷帘门前,背渐渐直起来,朝里面中气十足地喊道:“你好,我叫木村敬一,是一名谈判专家,我身上没有任何武器,能不能让我进来和你谈谈?”

        卷帘门缓缓升起,没有升到让人需要钻进来的高度,而是直接升到大门上。

        让人能看清大厅的人质,劫匪,以及堆着的钞票。

        这真是有意思。

        木村敬一来兴趣了,他从业十年,处理过许多棘手案件,遇到过各种各样的犯人,单纯追求金钱的犯人是最无聊。

        唯有那些不单纯是为钱的犯人、案件,最让他感兴趣。

        “请进。”

        白石招了招手。

        木村敬一大步迈入银行大厅,卷帘门缓缓落下。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木村敬一没有说正事,先询问名字,营造轻松的氛围。

        “白石,这是我的女朋友碎峰。”

        他没忘记介绍碎峰,“以及她随便捡的流浪猫。”

        “真是羡慕白石桑,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快三十了,还是单身的处男。”

        木村敬一手摸了摸后脑勺,吐槽道:“有时候经常会想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有钱人美女多得很,没钱的人连女人的手都很难摸到。”

        白石觉得这个谈判专家有点意思,却没有闲聊打算,笑道:“我们直接说正事,我目前对警方的要求就是一个,让东京电视台的人进来直播采访我。”

        目前……木村敬一明白他后面还有要求,满脸无奈道:“有什么要求能不能一次性说清楚呢?”

        白石如实回答道:“我想要在晚上坐马芝游乐场的摩天轮,观看烟花,最后在电视台的直播下,从摩天轮最高处和女友跳下去,放心,不会拉着人质一起跳摩天轮。”

        木村敬一面上浮现出一丝惊讶,盯着他看了会,确认这位没有说谎,突然笑出声,“哈哈,东京的大人物们都被你搞得头疼,你居然就是为这个理由绑架田井秀郎,说出去的话,他们恐怕都不会相信吧。”

        “是不是觉得很有趣?”

        “嗯,真是太有趣了。”木村敬一回答,这次的案件绝对是他接下的最大,最荒唐的。

        “麻烦你说服他们答应,不然的话,人质的安全就难以保证。”

        “嗯。”木村敬一点头,转身走向门口。

        白石升起卷帘门让他离开,又道:“田井先生,你不想死的话,最好动用你所有的关系逼迫政府同意。”

        “我尽力。”田井秀郎深知政府爱面子,摩天轮是小事,电视台直播就是大事。

        那可是直面全国观众,谁知道白石想要说什么。

        但事关自己的性命,他必须让政府答应,迅速拨通长子的电话,接着是次子,部下。

        约摸十分钟后,外面传来木村敬一的声音,“上面同意你的要求,白石先生,电视台的人来了。”

        白石按下卷帘门开关,并拿出田井秀郎限量版的打火机,一推开盖子,点火,在摄像机的镜头下,潇洒地朝钱堆一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