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黑崎真咲的渴望

第四十章 黑崎真咲的渴望

        呼。

        幽蓝的火焰随着外表镶嵌黄金的翻盖打火机落入钱堆之上,迅速点燃纸钞。

        看到这一幕的全国观众惊呆了。

        采访的记者也是。

        绑架,抢劫银行,以前并不是没发生过,在世人眼里,这次的犯罪和以往那些区别可能就是金额数量的差距。

        眼前这一幕是颠覆他们的认知,在意金钱的人是做不到这么洒脱地烧钱。

        白石很满意他们的反应,以前看过的一部小丑电影,里面有个片段就是小丑将成堆的钱烧掉,再翩翩起舞。

        说实话,他一直都想要那么潇洒试一次,却碍于资金不足,加上烧真钱是违法行为,始终没能做到。

        现在算是圆梦了。

        白石跳下柜台,手一招。

        田井秀郎识趣地上前,如以前别人为他递烟一样,他拿出怀中的古巴雪茄,剪去一部分,乖乖递上。

        白石接过雪茄,叼着,走到钱堆燃烧的火焰前,他俯身,深深一口气,火焰烧红烟草,从口齿之间吐出一道裹有清香的烟雾。

        然后他拿起消防斧,扭腰,提臀,斧头优雅地挥舞,开始跳起一段功夫里面的斧头舞。

        没有人说话。

        连最唠叨的记者都闭上嘴,看着眼前的男人,在燃烧的钞票前,跳着类似探戈的舞步,潇洒而魔性。

        那一瞬间,记者甚至有想要一起跳的冲动,还好,他强行忍住了。

        “真酷啊!!”

        彩色电视机前,沙发之上,趴着留有橘色侧分短发的女孩,她双手支着下巴,两只脚丫子搁在蜜桃臀上,眼眸几乎放光。

        那该死的男人魅力连电视机屏幕都无法阻挡。

        “不过太浪费了。”

        她脸上浮现肉痛之色,那么多钱加起来大概有上亿日元,居然舍得烧掉。

        假如分给她十分之一,也都有一千万日元,不说能用一辈子,起码可以让她有经济能力搬离石田家。

        虽然伯母内在是一个好人,可表面太刀子嘴,有时候让人觉得难以忍受。

        而且家里面的规矩太多,好像是一个大型牢笼,多亏她会苦中作乐,才没有得抑郁症。

        “诶,”她重重呼出一口气,东京电视台依旧无声,银发的男人沉浸在魔性舞蹈之中。

        她也想那么潇洒啊。

        “真咲,轮到你洗澡了。”

        清冷的男音打断她幻想,一个留有银发的冷峻男孩迈入客厅,上面光着,露出六块腹肌,下面围着白色浴巾,手正在用毛巾搓干头发。

        这个画面要是让班上的女生看见,非要惊叫连连。

        黑崎真咲反应很平淡,随意敷衍一句道:“小龙,等我看完这个。”

        她的视线紧盯着彩色电视机屏幕,开播之前,以为是很凶恶的罪犯,现在看来是一个很有趣的男人。

        “这是什么电影吗?”石田龙弦看着无声的画面,烧钱,抽着雪茄跳舞,也就是西方电影才会做出这种夸张画面。

        黑崎真咲重新晃荡着双脚,笑眯眯道:“不是啊,这是新闻直播,有一名犯人抢劫空座町第一银行,并绑架大名鼎鼎的财团老板田井秀郎。”

        “罪犯?哼,无聊。”石田龙弦心里升起厌恶的情绪,理性的他讨厌那些被情绪所控制而产生的犯罪行动。

        不论现在看起来多么风光,事后男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不是死刑就是蹲一辈子监狱。

        “才不是无聊,小龙真是一点都不懂,我看得出来,他很沉醉在其中,贯彻自己的想法到最后,不是很帅嘛。”

        黑崎真咲立刻出声反驳,或许是从小和这位克制感情的面瘫表哥长大,让她非常钟意于那些敢于无视规矩,性格豪迈的人。

        做人要那样才有意思,什么都克制,压在心里面,听起来很酷,实际上日子过得很苦闷,一点意思都没有。

        石田龙弦没有争辩,这种无意义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分清对错,随口道:“我要进行灭却师的修炼,你不要看得太晚,耽搁灭却师的修炼。”

        “嗯,”黑崎真咲对于灭却师的修炼并不怎么上心,伯母不允许纯血灭却师进行战斗,说有什么事情都让混血灭却师去干。

        那她辛苦修炼是为什么呢?

        完全没意义。

        黑崎真咲继续盯着电视屏幕,魔性的舞蹈过后,记者总算是想起来,该采访了,主动凑上前道:“你好,我是东京电视台的记者平松太郎,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白石。”银发男人开口。

        “白石先生,请问您为什么要绑架田井秀郎,是求财?还是因个人私怨。”

        “不,我是想看烟火。”

        “……”记者一时语塞,许多准备好的问题都被这样的回答打乱,大脑转了几圈才转回来,满脸惊愕道:“您说是想看烟火?”

        白石反问道:“没错,你不觉得晚上坐上摩天轮,欣赏烟火是很浪漫的事情吗?”

        记者彻底无语了,这犯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一没悲情故事,二没仇恨,三不图财,犯案动机就是想要看烟火。

        离谱。

        要知道,外面聚集超过五百名警察,上百辆警车,三架直升飞机待命,为这事,东京都知事特意举办记者招待会。

        “哈哈,别想那么多,快乐就好。”

        白石勾搭着记者的肩膀。

        记者忍不住问道:“白石先生,你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惩罚吗?”

        白石一脸无所谓道:“没有人能惩罚我,今晚八点,我和女友去摩天轮看烟火,完事后,会一起从最高处跳下来,结束人生。

        法律是无法惩罚一位死人。”

        记者再次被搞懵了,扭头,惊愕道:“至于吗?”

        “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好眷恋。”

        白石笑着回答,神情极为洒脱。

        彩色电视前,黑崎真咲猛地从沙发坐起,心里对白石充满好奇心。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想要去尝试了解一个陌生的男人,了解对方所有的事情。

        更直接点说,她想要见一见对方。

        这个念头升起,就再也无法遏制,她稍微考虑下伯母和表哥事后的态度,又迅速抛开。

        若是现在不去见白石,她以后一定会后悔。

        黑崎真咲跳下沙发,跑去玄关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