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返回尸魂界

第四十一章 返回尸魂界

        飞廉脚是灭却师专用步伐,利用灵子流速产生高速移动。

        或许是天性使然。

        黑崎真咲在这方面的修炼算是不错,没多久,她到达空座町第一银行外面,也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进不去。

        银行外面的街道都让警车堵塞,数百名警察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外面又聚集一大群吃瓜群众。

        天空有直升飞机,高楼安插狙击手。

        银行门窗封闭。

        此外,她到达这里,才感知到银行内部有死神的微弱灵压。

        要知道,灭却师和死神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伯母不停灌输的观念是死神很邪恶,灭却师绝不能和死神有所接触。

        种种现实因素如一盆凉水浇在黑崎真咲心头,将燃起的火焰熄灭。

        “诶。”她叹口气,终究无法如白石那么洒脱,人往后退去,不小心撞到别人,连忙转过身,鞠躬道:“对不起,是我一时没注意。”

        黑崎真咲道完歉,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被撞的人打扮有些奇怪,明明不是节日或祭典,他居然穿着和服。

        外面是深绿色,内里是墨绿色,戴着绿白相间的渔夫帽,脚踏木屐。

        人长得挺帅,一头浅黄色稍翘的短发,军绿色双眼深邃,下颚留着少许胡渣,增加几分成熟的男性魅力。

        “哦,没事,”浦原喜助手压低渔夫帽,没有和这位灭却师多说几句话,挤向人群内。

        他到达警察布置的警戒线外,悄悄从袖口放出老鼠形状的义骸,接着转身离开现场。

        没往人多的地方,走向人少偏僻的巷子,隐藏在阴影之中。

        不多时,一只黑猫迈着优雅步伐出现在月光之下,四下无人,她也没有伪装,开口道:“喜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我差点被你吓死了,夜一。”

        浦原喜助一脸无奈之色。

        夜一并不在乎,摇着尾巴道:“你应该明白我斩魄刀的能力是什么,碎峰是不可能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不过,时间过得还真快,当年那个小丫头居然已经谈恋爱了。”

        浦原喜助手抬起渔夫帽,满脸凝重道:“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那个白石是尸魂界最近新兴的通缉犯,山本总队长严令二番队,八番队,十一番队,十二番队共同缉拿,也是蓝染关注的对象。”

        “碎峰真是爱上一个麻烦的家伙。”

        夜一嘴里嘟囔,纵身跃起,落在浦原喜助的肩膀,她深知被蓝染关注,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代表数不尽的麻烦,以及随时会暴毙的可能性。

        她会落得无法返回尸魂界,全都是蓝染害得。

        “喜助,你离开尸魂界那么多年,这些消息是从哪里得来?”

        “最初建立技术开发局的时候,我在那里留下后门,以备不时之需。”

        浦原喜助耸了耸肩,像他这种人往往是走一步,算三步,四步,干什么都会想办法留下后门,防止意外的情况发生。

        担任技术开发局的局长时,他就考虑过,将来和尸魂界分道扬镳的情况。

        夜一兴奋了,“那我能不能返回尸魂界?”

        “抱歉,监视灵波是无法掩盖过去,涅茧利可不是那种无能的草包。”

        浦原喜助摇了摇头,打开穿界门的灵波是无法瞒过技术开发局,他也没有在那方面做什么手脚,免得让涅茧利察觉到不对劲,沿着后门逆向追踪过来可就不妙了。

        夜一摇了摇尾巴道:“切,真无聊啊,我要回去了,难得遇上碎峰。”

        “不行,白石是蓝染关注的对象,你和他过于接近,有可能会被盯上,蓝染很可能知晓你斩魄刀的能力。”

        浦原喜助不愿意让她回去冒险,电视台看见她和白石,碎峰在一起的画面,属实是吓了一跳,连茶都顾不上喝,匆匆赶过来阻止。

        “知晓我斩魄刀能力的人没几个。”

        “起码白哉知道,五六番队离得不远。”

        “……”夜一被堵得没话说,她第一次去见白哉,出于玩乐心态,是用猫形态去教导,然后再变成人。

        当时白哉那个红透脸,恨不得将脑袋埋在地下的反应真是很有趣。

        她回想过去的时光,又忽然察觉到不对劲,“蓝染也没有那么无聊,会时刻关注白石吧,喜助,你给我说实话!”

        浦原喜助手压低渔夫帽,很是无奈道:“果然瞒不了你,没错,蓝染不会专门盯着白石,但最近东京的情况都在蓝染的监视之下,他正在进行虚化实验,以此查找平子和我们具体的位置。”

        夜一疑惑道:“怎么找?”

        “用死神魂魄制造出介乎于大虚和虚之间的牛头虚,杀死驻扎在现世的死神,使其虚化,失败的话,就是灵体崩溃。”

        浦原喜助从牛头虚现世就察觉到不对劲,立刻联系平子他们,说是进行虚化的特训,带到一处封闭空间进行。

        实则就是避免让他们看见死神被杀。

        依照他们的性格,即便知晓是蓝染布的局,都会选择站出来,不会连累别人。

        因为他们眼中,自己的信念远远高于生命。

        这是浦原喜助不能容许的事情。

        “喜助,你总是这样,擅自将事情背负起来。”

        “……”浦原喜助没回答,他一直都想说,夜一将自己看得太好了,其实他远没有那么好。

        他想留平子真子他们,就是不想再次输给蓝染,让自己手里的棋子能更多一些。

        但他没有明说。

        假如不是夜一包容的话,或许他会在孤独之中,走向和蓝染相同的道路。

        “抱歉,夜一。”

        “你和我之间不要计较这些,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和我说。”

        浦原喜助笑了笑,道:“当然。”

        接下来,两人随意聊一些寻常的话题,夜空突然传来啪啪声。

        一道道绚烂的烟火冲上高空,绽放出五彩花团。

        两人一起仰头看着烟火。

        游乐园的摩天轮上,白石和碎峰也在注视外面的烟火。

        “你觉得如何?”白石问了一句。

        “还行。”碎峰目光无法移开,嘴依旧很硬。

        白石耸了耸肩,打开摩天轮的门,“好,是时候结束这一趟现世旅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