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组织首领

第四十五章 组织首领

        想要前往组织的据点,涅音梦这个死神副队长是不能保持清醒。

        白石一记温柔的手刀让其昏迷,再选择背上她。

        外表看起来不明显,实际上她是非常有料,软软的触感少说有36d。

        大腿肉而不肥,滑而不腻。

        脑袋枕在他的肩膀,近距离观看她的睡颜,也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你果然喜欢小姑娘啊。”归蝶嘟囔一句,又转身走向茶铺内,“跟我来。”

        白石背着涅音梦跟上。

        归蝶走入自己的闺房,抽出书架的某本书,又塞回去,再抽,再塞,反复三次,地面裂开一个口子。

        露出一块幽青色石板。

        归蝶走上去,招手道:“过来。”

        白石好奇地站上去。

        只见她原地跺脚,幽青色石板迅速下沉,视线转入一片黑暗,头顶地面也合起来。

        少许,不知下坠多少米,视线出现一条通道,墙壁和地面都是冷青色。

        “原来你们的据点在地下。”

        “嗯,地面不太方便活动,遇到虚的话,又会有战斗的麻烦,不如地下清净。”

        归蝶边走边解释,人离开这条通道,进入更宽、更高的主道,手按下墙壁的按钮。

        一阵轰鸣,泥土将先前的通道淹没,她转向左边。

        主道笔直向前,时而能看见其余的岔道连接这里。

        白石四下张望,他对反贼组织不感兴趣,却很喜欢这种秘密行事的风格,有种在电影里面充当特工的神秘感。

        主道尽头是一个宽敞的空间,起码高数十米,宽约两三百米,顶上是固定的蓝天白云。

        一个极为显眼的温泉瀑布在中央坐落,发出轰鸣的流水声。

        瀑布周边铺有青色草坪,夹杂不知名的野花,有红的,白的,绿的,颜色看起来非常鲜艳。

        有条青石小道一直到瀑布垂落的温泉前。

        归蝶走在前面带路。

        白石跟在后面,视线望向瀑布,从里面能察觉到一股很狂热暴躁,充满破坏性的灵压。

        凑近一看,他发现瀑布底下隐约有个人影,这是在练功?

        “这就是我们尾张组的首领,织田信长。”

        归蝶侧身向他解释。

        白石对日本史其实不太了解,就是通过动漫,游戏,得知一些有关于日本历史上的名人名字。

        在他狭窄的认知里面,织田信长这个名字绝对是能占据一席之地。

        最初的源头是织田信奈的野望。

        看这个片子的时候,满屏幕刷织田信长娘化,好奇去搜了搜,才知道织田信长的人物生平。

        织田信长原本是尾张国的大名,成名战是桶狭间合战,他以少胜多,击败今川义元,从而声名大噪。

        后通过拥护室町幕府的末代将军足利义昭趁势上洛,逐渐控制京都,之后正式提出天下布武的纲领,将统一全日本作为目标。

        先后两次打破信长包围网,将各个敌对大名逐个击破,掌握一大半的日本领土。

        最后在一统天下之际,被部下谋反,死在有名的本能寺之变。

        有些网友甚至将其比作曹操。

        白石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亲眼目睹真人的时候,兴致勃勃道:“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历史名人,能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吗?”

        一只手从瀑布伸出,充满烧伤的痕迹,完全看不出是人的手,极其沙哑的嗓音透过瀑布传出,“如你所见,我的身体被火焰烧伤,炎气时刻灼伤我身体,只有待在温泉能稍稍缓解痛苦。”

        “山本元柳斋。”

        白石一看见那只手,就明白是谁造成。

        “你猜对了,昔日我年轻气盛,想要行刺山本元柳斋夺取天下,却反被他伤成这个鬼样子,整整三百年,再也没有离开瀑布底下。”

        织田信长述说着往事,话语没有怨恨或者是愤怒,很平静,仿佛是讲述发生在他人身上的灾难。

        “山本元柳斋,他是一个超乎我想象的怪物。”

        “明知如此你还是不肯放弃挑战他。”

        “人生之乐莫过于击败强敌。”

        织田信长沙哑的嗓音流露出一种浓浓的喜悦,他只需要想想击败山本元柳斋的场面,身上的痛苦就会变得不值一提。

        或者说,让他能够在这种极端痛苦之中坚持下来的念头,也只有击败山本元柳斋。

        否则,他又怎能忍受长达三百年炎气灼伤,被迫待在瀑布底下,不见天日的苦日子。

        白石忍不住问道:“你这么信誓旦旦,应该有治愈烧伤的办法吧?”

        “现在只差一株罕见的雪莲花为药引,就能制作驱逐炎气的凉药。”

        织田信长如实回答,“想要得到雪莲花,需要你的帮忙。”

        白石猜道:“和发财的案子有关?”

        “嗯,我得到消息,雪莲花就在这次的收税队伍之中。”

        织田信长提及此事,语气难免产生一丝波动,开始详细解释道:“每月底,各个流魂街都会向中央四十六室缴纳当月税款,由十一番队的死神席官护送到瀞灵廷。

        不少贵族的产业出于安全考虑,会将献给贵族的宝物夹杂在税款里面,一起运送到瀞灵廷。”

        “我们的目标就是五月底收税队伍,伏击地点在西十五区,钱归你,我们要雪莲花。”

        如此丰厚的条件,让白石心里有些不踏实,“你们一分钱不要,就要雪莲花?”

        “对我来说,那是无价之宝,必须要万无一失。”

        织田信长是受够了待在这种鬼地方,受够了这身折磨他日夜难眠的炎气,他迫不及待想要摆脱,想要睡一个安稳觉。

        白石重重点头道:“好,既然你这么舍得下血本,那我一定帮你将雪莲花带回来。”

        “我相信你能,咳咳。”

        织田信长话没有说完,便开始一阵咳嗽,流刃若火残留的炎气像是要将体内水分都给蒸发,让他连长时间说话都无法做到。

        “信长大人,您该休息了。”

        归蝶连忙开口劝说。

        “咳咳,抱歉。”织田信长仰起头,大口喝起温泉的水,以此对抗体内无处不在的炎气。

        白石很体贴道:“没事,你好好养伤吧,我也累了,麻烦你安排个地方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