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男人就是要快

第四十六章 男人就是要快

        尾张组经营地下多年,以织田信长所在的温泉为中心,地下通道早已经挖得四通八达,类似于一个庞大的蜘蛛网。

        当然,其他地方没有织田信长那么大的空间。

        白石被引到一处通道的单间,不大,四面都是冷青色,角落铺着一张草席,有叠好的被子和枕头,以及一张案几,蒲团。

        “想要上厕所的话,从这里向前,遇到路口左拐就是,晚餐等会有人送过来。”

        归蝶给他简单介绍一下这里的环境。

        白石对这些要求不是很高,以前荒郊野岭都睡过,他只关心一件事情,“我要是想从这里离开的话,从哪里能到地面?”

        归蝶脸上闪过一抹惊讶道:“你为什么要离开?”

        “像我这种风一般的男人,怎么可能整天待在不见天日的地下。”

        白石随口编一个瞎话,主要是待在地下,没机会遇到虚。

        不杀虚的话就没有经验,没有经验就无法升级,不升级怎么能变强?

        要知道,实力才是立足于世的根本。

        什么时候等他强大到连山本元柳斋都不放在眼里,中央四十六室的通缉自然会撤销。

        归蝶面色晦暗,似乎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叹道:“你先休息,我去问问信长大人,看他要不要告诉你。”

        “不用问了,他一定会答应我的要求。”白石信誓旦旦地回答,他和织田信长相处的时间不长,却大致能摸清对方是什么性格。

        “我总要问问。”

        归蝶给出这个回答,转身沿着通道离开,返回织田信长所在的地方。

        咕噜噜,织田信长还在仰起头喝着温泉,有些食物残渣从嘴角满溢出来,仿佛是在洗胃一般。

        可那股炎热丝毫没有减弱。

        归蝶看得很心疼,手悄悄攥起,柔声道:“信长大人。”

        “唔。”

        织田信长低下头,大口吐出混浊的温泉水,声音沙哑道:“他安置妥当没有?”

        归蝶恭声回道:“他对环境没说什么,就是询问如何能离开这里,他并不想在行动前一直待在这个地下。”

        “那就告诉他出口。”

        织田信长不担心白石会泄密,真有什么歹意的话,从初见面开始,就已经动手了。

        常年被炎气折磨,他变得非常快,快到刚拔刀就结束了,所以他的刀一直都没有收入鞘中,镶嵌在旁边的崖壁,只需要一伸手就能握住。

        归蝶没有劝说,她从不会质疑信长大人的决定,接着道:“信长大人,您似乎没问我为什么带他到这里来。”

        “你一定有你的理由,我相信你。”

        织田信长一句话,包含了很沉重的信任。

        归蝶面上浮现出感动之色,开始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

        对不起,斋藤屋有暴露的风险,我无法继续在台面上充当您的耳目。”

        说到这里,归蝶满脸自责之色,觉得自己连唯一的作用都消失。

        “你不需要道歉,这些年你为我做的事情足够多,何况,雪莲花即将到手,我也不需要继续隐藏下去。”

        织田信长并没有责怪她,看得非常开,“真要说抱歉的话,也是我要说,这些年让你陪着那些死神,真是委屈你了。”

        “不,能为信长大人效力是我的荣幸,谈不上委屈,若不是您,我还在贵族的手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归蝶永远不会忘记,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夜里,男人挥刀斩下那个梦魇般的头颅,用轻佻语气询问,“你叫什么名字?”

        “贱婢,便器。”无神的眼眸,死寂的表情,纯白而肮脏的液体在躯体缓缓流下。

        “啧,真是让人不悦的表情,你以后就叫归蝶,那是我最喜欢的女人名字。”

        那一瞬间,她被赋予了生的意义,见到光,为信长大人的话,她能够献上一切。

        “啧,你还是记着那些小事啊。”

        织田信长的思绪也回到那天,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看着一个女人摆出那样的表情太无趣,才会赋予其名字。

        谁能想,那个小姑娘就缠上他,然后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

        “等我夺取天下……算啦。”

        织田信长没有说出来,真说出来的话,就不是惊喜,“你先回去告诉白石出口在哪里,别让他等急了。”

        “嗨。”归蝶低头,心里忍不住升起好奇心,信长大人夺取天下之后想要做什么?

        她脑袋想了很多,始终没有想到答案,随即放弃了。

        不论是什么,她只要能一直陪在信长大人身边,充当一名奴婢就心满意足。

        更多的奢求,她这个肮脏的身体,根本不配去想。

        归蝶回到白石所在的单间,晚餐已经有人送到,两条秋刀鱼,一碗米饭,味增汤。

        “太少了。”

        白石见面就抱怨,这么点食物别说两个人吃,他一个人吃都觉得不饱。

        归蝶手一拍额头,道:“抱歉,我忘记叮嘱他们你的胃口很大。”

        白石指了指身后躺着的涅音梦,“还有她的食物,草席被子枕头。”

        归蝶双手环胸道:“这不是给你创造机会嘛,孤男寡女,大被同眠。”

        “我对美女通常都是一种欣赏的目光。”

        白石出声解释。

        他喜欢美女没什么,男人有几个敢夸口说自己讨厌胸大的美女?

        但利用力量去强占女人,尤其是涅音梦这种对男女之事完全是一片空白,百分百顺从的女人。

        这样的行为和禽兽没什么两样。

        他是做不出来。

        “好,我会安排。”归蝶答应他的请求,又忍不住道:“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你瞎想什么。”白石翻了翻白眼,他留涅音梦在身边,最重要的原因是恶心涅茧利。

        以前看死神的话,他对于涅茧利这个角色还是有几分喜欢,前期人渣到极点,虚圈和血战篇的表现又变得可靠起来。

        问题是这种人隔着一个次元看很好,真遇到的话,实在很难让人有什么好感。

        只想狠狠揍他一顿,甚至是杀了他,就是杀他的难度太高。

        白石杀不了,只能留下涅音梦,让涅茧利时刻记住,失败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