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争议

第四十九章 争议

        天挺空罗是高级缚道,通过灵压对复数人员的位置进行搜索,捕捉并传信。

        没有捕捉到灵压的人就无法听到声音。

        被连上天挺空罗的人都会有所察觉,仿佛有一根丝线从天空垂落到后颈。

        荒卷真木造下意识抬头看了看,极具成熟男子气息的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二番队长,十一番队长,以及在西十区的队士们。”

        啪。

        身边有什么动静。

        荒卷真木造手一抹突然溅在脸上的液体,低头看了看,左手掌满是猩红。

        “?”他迅速望向左侧,一具无头的尸体倒下,看脖颈不规律的伤口,脑袋似乎被某种钝器打爆。

        “呃。”他喉咙发出惊恐到极点的叫声,想扭头喊同伴帮忙,发现右侧同伴也丧命,被利器割下的脑袋滚落在脚边。

        “啊。”

        荒卷真木造大叫一声,吓得瘫坐在地上,完全没心思听天挺空罗讲什么话,急忙回头。

        心脏被捅穿,半身被斜斩。

        不知何时,身后的三名同伴也踏上黄泉路,和左右两位相同,都是一击毙命。

        死亡之风从身边擦过。

        他嘴巴无法合拢,双手快速摸了摸脑袋、身体,唯恐身上多出自己不知道的伤口,完全没有十一番队不怕死的武德精神。

        荒卷真木造仅仅是好勇斗狠,完全达不到视战斗为生命的狂热地步。

        加入十一番队,是他人生最大的错误和错觉,误认为自己痴迷战斗,想要在战斗番队大展拳脚。

        然而,十一番队的人狠狠给他一个教训。

        不说将战斗视为呼吸一般的更木队长,光是其他人,没一个好惹的角色,宛如茹毛饮血的野兽。

        他的狠丢在十一番队,就像是小白兔进入狼群。

        荒卷真木造每天都想着转队,又明白,那是无法做到的事情。

        加入护庭十三队后,想要转队,要么被其他队的队长看上,调任为副队长。

        要么就是由队长引荐去往其他番队。

        两个条件他一个都无法达成。

        “呼,我,我没事啊,”荒卷真木造浑身摸了个遍,确认自己身上没洞,狂跳的心脏稍稍放慢,没有那种想要跳出胸膛的刺激感。

        “……到米村集合。”

        天挺空罗消失了。

        之前说的是什么话,荒卷真木造完全没听清,到米村集合这句话,深得他心。

        这个时候,他才不想一个人继续在外面游荡,连忙撑起身体,向前跑两步,因脚软摔倒在地上,看着同伴死不瞑目的头颅,“啊。”

        他尖叫,四肢并用爬起来,用非常妖娆地姿态,哭着跑开。

        一直跑到米村,风拂过高高的大白杨树,阳光被剪得支离破碎。

        荒卷真木造看见一大群死神聚集在这里,心总算是落地,朝着自家番队跑过去。

        那一身带血的狼狈模样,着实是吸引不少队士的视线。

        “荒卷,你这是怎么回事?”

        十一番队里面,通常都是绫濑川弓亲这个五席负责统管全队上下的大小事务。

        在他之上的席官,对这类事务完全没兴趣。

        “我也不明白啊。”荒卷真木造看见他,立刻大吐苦水,“听到天挺空罗的传信时,阿龙他们突然被杀了,一击毙命,我连凶手是谁都看不见。”

        绫濑川弓亲明白是谁,吐槽道:“你小子还真是命大啊,遇上白石都没有死,要知道,短短一会儿,我们已经有上百名队士死在他的手里。”

        “上,上百名?!”荒卷真木造满脸震惊。

        斑目一角插嘴道:“你在惊讶什么,敌人能打败十二番队长,有这个实力是很正常。”

        你们都是疯子啊,荒卷真木造看着两人,再看看周围的同伴,再次明白自己和他们之间的差距,“更木队长呢?”

        “在里面和京乐队长,碎峰队长商量对策。”

        绫濑川弓亲手一指村边的民宅,外面和其他房屋相差不大,都是上面铺着茅草。

        民宅内部面积不大,容纳三个人还是绰绰有余。

        京乐春水之所以要选择临时商议点,就是不想让外面的队士注意到队长之间的剑拔弩张。

        “十一番队的纪律问题是该好好整顿,过于散漫的管理就会引发这种事态。”

        碎峰双手环胸,娇小的身躯自带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场。

        更木剑八眼眸低垂,不耐烦道:“纪律能让你赢吗?无聊,我可不想在这里和你浪费时间讨论这个。”

        “好啦,两位都不要吵。”

        京乐春水举手充当和事佬,满脸无奈笑容道:“我们这次损失惨重,十一番队有一百零三名队士阵亡,继续执行分散策略,明显不妥。”

        碎峰斜眼道:“你打算怎么做?”

        “守株待兔,米村似乎和白石的关系不错,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因十一番队的行为被激怒。”

        京乐春水说出自己的想法,不是很高明,却是当下最适合的策略。

        要知道,他用天挺空罗传讯的时候,灵压是一直对外释放,普通队士无法察觉,队长级别的人一定无法忽视他的灵压。

        这是他的一种试探,得到的结果就是队士没有继续减少。

        说明对方很聪明,读懂他的意思,及时停止杀戮。

        “他不会过来。”碎峰摇头,她对于白石的性格颇为了解,“我们杀米村的人,只会招来他的报复,下次死得就不单单是十一番队的队士了。”

        “总要试试嘛。”京乐春水手拉低斗笠,他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却还是提出,心里的想法就是停战。

        没办法,白石灵压的隐蔽性太高,太棘手。

        唯一能抓住的机会,还被涅茧利浪费。

        假如两天前不是一个人,而是叫上他们一起行动,事态就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更木剑八不耐烦道:“你们全部撤走,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那家伙自然会露面。”

        “不行。”

        碎峰一口拒绝他的提案,“留你在这里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你,”更木剑八刚说一个字,就被外面传来的汇报声打断。

        “京乐队长,十二番队的三席阿近发现地下有通道,犯人很可能藏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