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什么?

第五十章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什么?

        来得真快。

        白石一杯茶都没有喝完,便察觉到有死神的灵压进入地下。

        他没有想到,死神能这么快发现地下有通道。

        “麻烦啊。”白石吐出一口气,伸手打晕旁边的涅音梦,麻溜地背上,迅速跑到织田信长所在的温泉。

        归蝶察觉到风声,回过头,举手正欲打一声招呼。

        白石抢先道:“死神已经潜入地道,我们该分开了,假如五月底你们还活着,继续一起发财,死了的话,我会烧一份纸钱给你们。”

        “祝你们好运,再见。”

        没给两人回话的机会,他立刻跑路。

        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跑得比队友更快。

        不是他不讲义气,主要是双方的关系远远达不到能够舍命相救的地步,顶多是在不危害自身安全的情况搭把手。

        目前的情况明显是很危险,不说碎峰、更木剑八,光是京乐春水一个人,他都打不过。

        三个一起上,他敢露面,百分百死定了,不趁早跑的话,很可能跑不掉。

        “混账。”归蝶气得跺脚,又满脸悔恨之色,“真不该带他过来。”

        “我们走。”织田信长没有责怪归蝶,他看得很明白,就算不带白石过来,只要对方留在西十区没走。

        死神照样会察觉到地下通道。

        现在的情况算是不错,起码能提前得知死神下到通道之中,而不是见面才知晓。

        织田信长没有管炎气的折磨,痛苦总比死了要好。

        他迈出温泉瀑布,浑身都是火焰留下的狰狞烧伤,仅有一条兜裆布遮掩男人最后的尊严。

        “嘶。”

        织田信长倒吸一口凉气,身体变得灼热,脑海再次回想起山本元柳斋挥刀的场面。

        “信长大人,您走吧。”归蝶连忙开口,她灵力低微,在这种时候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闭嘴!哪有抛弃妻子的丈夫!”

        织田信长因炎气的折磨而痛苦,吼得很凶,动作极其轻柔,将她背起,再一手拿刀,一手托着她的腿,咬牙道:“搂紧我的脖子。”

        “嗨。”归蝶没再推托,乖乖搂住他的脖子,触感并不好,坑坑洼洼。

        她一点都不嫌弃,反而亲昵地蹭了蹭,高兴的眼泪止不住往外流。

        或许时间、场合都不对,但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实在太幸福,即便是死都没有遗憾。

        织田信长没那么多闲心想这些,他咬紧牙关,向前狂奔,离开这里之前,没忘记摇响铃铛通知部下们撤离。

        至于能撤走多少,全看个人的实力和运气。

        眼下的危机不逊色于本能寺之变,连他都无法保证能活着离开地下。

        死神们很强大,队长更是怪物中的怪物。

        以他目前的状态碰上,十有八九是被杀的命运。

        织田信长光着脚跑在冰冷地面,却没有觉得一丝凉意,反而越来越热,仿佛有团火焰从身体内部向外燃烧。

        视线变得模糊。

        他一咬舌尖,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

        “信长大人。”岔道有护卫的部下跑出来,人数不多,就是六人。

        “我们殿后,您快跑。”

        “好,我的命就交给你了,永田。”织田信长记得尾张组每一名部下的名字,为的就是在关键时刻,能准确叫出名字,让其竭尽全力地拼命。

        “嗨!”永田大受鼓舞,发誓要以死报答这份知遇之恩。

        织田信长继续往前,短短的通道,又多出十几人簇拥,他顺利离开地下。

        久违的阳光,草木的芬芳,他统统没心情去管,继续狂奔。

        阳光落在烧伤的肌肤,他感觉浑身都在燃烧,左右一看,又没有火焰在身体燃烧。

        都是炎气造成的错觉。

        织田信长心里反复告诫自己,脚不停下,继续翻山越岭地奔跑。

        跑着跑着,他开始剧烈喘息,体内热量如四十度的夏天还身穿棉袄待在上千度的锅炉旁。

        织田信长咬得满嘴血,却连一点腥味都无法察觉,味觉早已经被烧坏。

        “信长大人,要不要休息一下?”

        归蝶看得太心疼,话语在风声之中远去。

        织田信长没听她的建议。

        这么点距离,根本谈不上安全二字。

        如他想的一样,死神们正在缩减彼此距离。

        幸运的是,织田信长常年被炎气折磨,灵压反应不是很强,加上三位队长主要是找白石下落,没有亲自追来。

        追上前的死神都是普通队士。

        啾。

        赤火炮拖曳着长长的光焰从后掠过,落在队伍末端。

        轰隆,一声爆炸,火焰将周边树木吞噬,几名落后的尾张组员亦不能幸免,哀嚎落地。

        “信长大人先……。”

        走字还未吐出,那人脑袋一垂,无力倒在山林间,胸口被白雷贯穿的位置流出一大片血。

        织田信长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拼尽全力地跑。

        跑过茂密的山林,跑过一片平坦草原,又钻入一片密林。

        身后部下的声音越来越少,最终完全消失。

        织田信长停下脚步,仰起头。

        一道人影从上飞跃而下,满脸横肉,双目之间满是对鲜血,对战斗的渴望。

        十一番队。

        不用任何标志,他都能认出对方所属番队,只有十一番队才会有这样的眼神和面容。

        织田信长竭力侧身避开当头一刀,挥刀划开这名死神腹部,鲜血和大肠挤出肚皮。

        下个瞬间,数名死神逼近他身侧,有的挥刀砍,有的挥拳。

        完了……织田信长苦笑,未曾想自己没死在山本元柳斋手里,反而让几个无名小卒杀了。

        凌厉地刀光闪过,数名死神倒地。

        趴背上的归蝶惊呆了,她都准备和信长大人共赴黄泉,是谁出手?

        她茫然四顾,看见树下有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神秘人。

        织田信长也看见那人,面色复杂道:“时隔多年,你又救了我一命。”

        “盟友总是越多越好。”

        神秘人温声回答。

        “呵。”织田信长笑了笑,目光有几分警惕道:“死神们该不会是你引来的吧?”

        “怎么可能,我没有想让你这么早暴露,一切都是意外,因白石而起的意外。”

        神秘人说着,手轻轻推了推镜框,“他似乎和意外二字有缘,总能给我带来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