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虚白

第六十五章 虚白

        中央四十六室早有规定,凡是队长或副队长级别的人到达现世,统统要打上限定灵印,避免他们的灵压对现世造成什么影响。

        这个打限定灵印的工作是负责维持断界稳定的鬼道众负责,需要提前递交申请。

        没递交的话基本是不会打上,视为擅自出击,是否处罚是根据出击的理由决定。

        假如志波一心猜错了,在总队长做出留在原地的命令下,处罚肯定很严重。

        他顾不得那么多。

        猜错顶多是自己挨处罚,猜对了,那就是挽救驻扎在鸣木市的队士生命。

        志波一心冲过断界的通道。

        此刻的现世是深夜,群星大半隐于工业化的污染后面,一轮残月高悬。

        鸣木市上空很寂静。

        死神的灵压飘忽。

        志波一心瞬步到一所学校门外。

        飘忽的灵压熄灭。

        人爆出大量的鲜血溅在外面,身体如泡沫消散,只留下残破的死霸装和一把折断的斩魄刀。

        这是怎么回事?他目睹这一幕,满脸震惊之色,瞳孔骤然放大,回头望向身后。

        一个怪异的虚站在那里,浑身大部分都是黑色,仿佛身穿厚重的铁甲,胸口部位塞着一大团白色物体。

        两个乌黑的牛角向下倾斜,纯白的骨面盯着他,张开嘴咆哮道:“喔喔喔喔!!”

        虚无、空洞的灵压爆发。

        志波一心手握住刀柄,在现世出现这样一头虚而没有任何报告,果然他的猜测没错。

        有人在故布疑阵,看虚的样子是什么实验吗?

        “哎呀,真是意外。”

        技术开发局的独立监控室前,男人嘴上说着意外,话里话外的表情是完全不在意,一双眼眸眯起,“明明没有出击命令,十番队长居然到达现世,看来试作品要完了。”

        “它不是试作品,它叫虚白,和过去完成的数百只虚有天壤之别,它是第一个以死神之魂为基础完成的虚。”

        接话的男人肤色像是巧克力,留有一头掩耳的紫发,戴着护目风镜,眼眸是完全合上,“意外由我去排除,你留下继续监视。”

        “嗨,请慢走~”男人轻佻地挥手。

        砰!

        志波一心翻滚在空中,脚底凝聚的灵子拉出一道显眼的白色气流。

        底下的建筑物变得渺小。

        这是他有意为之。

        以他的实力在现世大打出手,毁灭一座城市是一瞬间的事情,只有远离城市到上空,将冲击的余波散开,才能确保城市无恙。

        虚白没有那个顾及,一个突进到他跟前,刀刃般的右臂劈下。

        志波一心没始解,以刀架住,厉声道:“是谁在背后指使你?”

        没有任何回答,虚白左臂朝着他腹部划去。

        志波一心及时往后避开,他从没有见过如此古怪的虚,战斗风格有别以往的虚,更接近于死神。

        实力还这么强劲,想要活抓是不可能,只有斩杀了。

        “燃烧吧,”志波一心想要让斩魄刀始解,眼前的世界忽然黑了,不光是视觉上,连灵觉都一样,似乎无意间堕入一个漆黑无人的世界。

        志波一心陷入极大的震撼,后背让刀锋刺入,他勉强避开心脏,并迅猛地将刀往后一划,似乎碰到什么人,又完全看不见,听不见。

        他还在喘气吗?心脏还在跳动吗?

        疑问从脑中升起,伤口的刺疼又表明,他还活着。

        触觉没消失嘛。

        他心里松口气,眼下这个情况是那头虚的能力?不,更像是刀伤,是藏在幕后的死神。

        志波一心咬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只要触觉还在的话,总会有办法。

        在刀刃触及的那一刻砍回去。

        他吸气,吐气,凝神静待,没有想要使用瞬步逃离,在这种什么都不清楚的状况,贸然乱跑,危险性更大。

        主动撞上敌人的刀上毙命,这种死法未免太可笑。

        没有让他等太久。

        正面传来触觉。

        “虚闪?!”志波一心明白这不是刀锋的触感,为时已晚。

        虚闪是大虚级别的作战手段,由高强度灵压浓缩而成,类似于志波家的祖传招式,月牙天冲。

        几乎没有队长愿意正面硬刚虚闪,全部是能躲就躲。

        他这个情况是躲不开。

        虚闪在身体正面爆炸!

        毁灭性的灵压要将身体撕碎,他只能蜷缩身体,勉强扛过这波爆炸。

        鲜血从口中吐出,志波一心蜷缩的身体舒展,浑身鲜血淋漓,死霸装和羽织都被炸的破破烂烂,眼前化不开的黑暗宛如铭刻在灵魂深处。

        压得他喘不过气,生平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要死了。

        抱歉,空鹤,又要让你失去亲人……

        志波一心眼眸变得空洞,他的卍解对肉体负担很大,以目前的身体状况用出来,能不能杀死敌人不清楚。

        他和鸣木市底下的十几万人口是死定了。

        就在他陷入绝望之际,一缕光芒照入眼中,黑暗如碎裂的镜片崩开。

        天台之上,橘色侧分短发的少女右臂持着蓝白色光弓,对准高空,她的年龄约有十六七岁,一身水手服的打扮。

        虽是小姑娘,却有弯弓射日的豪情。

        志波一心呆呆看着,随即反应过来,“危险!”

        偷袭的死神消失了,虚白没有,一个俯冲向天台的女孩杀过去。

        数发神圣灭矢射出。

        虚白就像是德芙巧克力那么丝滑,没有停顿地避开。

        黑崎真咲站在原地,静血装覆盖全身,任由虚白一口咬在肩膀,左手按住牛角,“抓住了。”

        她的语气有几分轻快,右手的光弓对准虚白的脑袋射出一发神圣灭矢。

        咔,虚白的眼眸失去光彩,盔甲剥落,白色躯体从后背迅速膨胀起来。

        糟糕!志波一心使出生平最快的瞬步,几乎可以说瞬移,抓住膨胀的白色物体,猛地扯离这里。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志波一心狼狈掉落在天台,彻底失去意识。

        “喂,你没事吧?”黑崎真咲慌忙跑过去,看着大量的血流出,她不知该怎么办,带回家?伯母一定会将死神赶出去。

        医院,医生看都看不见。

        在她六神无主的时候,脑袋好像被什么打中,视线往下看去。

        巷子里有一个举着木牌,“带上他,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