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黑绳天谴喵呜!!

第七十六章 黑绳天谴喵呜!!

        长达近千年的时间,足够让护廷十三队从纯粹的杀手组织,演变成一个维护和平、秩序,具有完善职能划分的军事组织。

        瀞灵廷遇到袭击的时候,各番队都有各自的职责。

        十一番队不用说,就是战斗,找到入侵廷内的敌人,然后将其击倒或者被击倒。

        四番队是救护,一旦发生战斗,没有总队长下达固守的特殊命令,基本都会派出救护小组在廷内游走,尽最大努力挽救伤者。

        七番队的职责就是帮助及保护一番队和中央四十六室。

        除七番队之外,真央区发生战斗的话,其他番队不会向一番队和中央四十六室派遣援军。

        一方面是信任总队长实力。

        另一个原因就是中央四十六室害怕其他番队长打着救援的心思,暗地里筹划其他事情,不愿意太多队长过来。

        因此,真央区的战斗一开打,其余番队压根没反应,唯有七番队开始行动。

        “铁左卫门,你统率队士们在后面,老夫先走一步!”

        七番队长狛村左阵吩咐副官一句,便独自前往真央区,瞬步在屋顶,墙上。

        他早已记住灵子陷阱的所有位置,才能使用瞬步走上面,而不是在地上绕来绕去。

        啪,一个瓦片击碎在他脚边,他往旁边一跃,落在宽约二十米的路上,仰头看向右前方阁楼。

        有人凭栏而坐。

        俊郎的脸庞挂着浅浅笑容,黑色长发垂落在肩膀,身穿不属于死霸装的青色和服,抱着一杆银色长枪。

        狛村左阵沉声道:“尽管是敌人,阁下没有偷袭老夫,选择堂堂正正的战斗,这点还是值得夸奖,你叫什么名字?”

        “源义经。”黑发男人说一句,从上面落在地上,肩膀扛着长枪道:“听你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光明磊落之人,为何要遮掩自己相貌?”

        “老夫生来相貌怪异,不得已用面具遮掩。”狛村左阵沉声回答。

        他曾因外貌异于常人,备受外人歧视,正直的性格又不愿意对那些弱者动手,只有选择逃走。

        那是一段辛酸的岁月,却不完全辛酸,在逃亡途中他结识现在的挚友东仙要。

        遇到不嫌弃他外貌,愿意收留他的元柳斋大人。

        他发誓,必定要用一生去报答那份恩情。

        “闲话到此为止,老夫是七番队队长,狛村左阵,你不愿意让路的话,就在这里厮杀吧!”

        狛村左阵没有继续聊天,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他手拔出斩魄刀,爆裂的灵压直接震碎地面,刀锋朝前猛地挥下。

        轰隆,狂暴的剑压就像是全速前进的高铁,向前猛冲。

        源义经没有避让,耍了一个枪花,用枪尖抵住剑压想要卸力。

        那股澎湃的力量让他连退七八步,地面如蛛网般裂开,他才抖动枪杆,将剑压往旁边转去。

        轰隆隆~墙壁,房屋化作一片废墟,掀起滚滚烟尘。

        “哦,你居然能挡下老夫的一击。”

        桶状面具之下,狛村左阵一双眼眸微眯,换做是其他队长的话,十有八九还要用始解继续打一阵子。

        他不同。

        他是那种习惯用绝对力量去压倒敌人的猛将型,不喜欢拖延时间。

        “卍解·黑绳天谴明王!”

        猩红的灵压从他体表浮现,在灵子狂乱的流向之中,两只柱子般的手撑在地面,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他背后站起来。

        一对狰狞的牛角弯曲朝天,身穿类似于武将的漆黑甲胄,鲜红面巾遮掩眼部以下的面容,体型极其巨大,高约二三十层楼。

        “真夸张啊,”源义经仰视这个巨大的卍解,眼眸流露出凝重之色,不需要亲自尝试,看这个体型就能明白这个卍解的力量有多强。

        也明白,这个卍解绝对很笨重。

        源义经决定用速度取胜,立刻朝前发起冲锋。

        碎裂的青石地板,翻起的泥土块,恶劣的路况没有让他有一丝停顿,双脚如履平地。

        轰隆!

        如惊雷在耳边炸响,从上而下的飓风产生高山砸在肩膀般的风压。

        源义经吃力地仰起头,一头黑发肆意飘扬,脸颊的肉抖个不停。

        四十米长的钢刀劈下。

        继续向前的话,他绝对是避不开这刀,连忙往旁边跳去。

        轰隆,钢刀落在地面,残存的地板直接被震成粉末,两侧墙壁、房屋成排倒下,强风将尘土卷向八方。

        狛村左阵眼眸瞄向左侧,刀往左挥,钢刀也划过地面向左。

        无数碎石扬起,源义经被迫再次跳转,完全没有机会靠近,也没有攻击的想法。

        绷紧所有神经,竭尽所有灵压,努力从刀下逃开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被击中的话,以那把刀的威力,他的肉体和精神都会在瞬间泯灭。

        源义经左躲右闪,周边仿佛化作雷暴区域,巨响声不断,一波接一波的尘土扬起,吹走,扬起,又吹走。

        在极致的紧绷神经下,源义经敏锐捕捉到黑绳天谴明王挥刀的迟钝。

        机会!他几乎没有多想,冲向那一丝胜利的希望。

        然后,他迎来阴影。

        黑绳天谴明王没有用刀,直接一巴掌拍下来。

        砰!

        源义经结结实实吃下这一击,脚下炸裂出半圆形的坑。

        狛村左阵衣袍飞扬,收起刀,黑绳天谴明王消失在背后。

        “等等!”一个鲜血淋漓的身影从坑中央颤悠悠站起来,视线变得模糊,所见之物都扭曲起来,“我还没输。”

        “你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力量。”

        狛村左阵转身想要离开。

        “我可还没死。”

        源义经仰起头,脸上扯出一抹笑容,他不畏惧死亡,只是想要在某个尊敬的人物麾下,以一名武将的身份建立功业或者战死。

        生前无法做到,幸得上天垂怜,让他在流魂街遇到信长公,能够弥补生前的遗憾,他高举断裂的斩魄刀,“我乃信长公麾下大将,源义经!”

        经字一出,人拼尽全部灵压,双手握着断刀刺上前。

        狛村左阵见状,回过身,没有拔刀,沉默地站立。

        源义经的断刃到胸口还没有刺下,仅仅是挨着胸膛,眼眸的光芒已经消散。

        “老夫会记住你的名字,源义经。”

        狛村左阵伸手帮其合上眼眸,再转身,加速朝着真央区前进。

        他同样有值得付出生命效忠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