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

第七十九章 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

        从高空俯瞰的话,整个瀞灵廷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大。

        只有将视线不断拉近,甚至是置身于其中,才能明白瀞灵廷的占地面积是多么夸张。

        高空俯视的一条黑线,落在底下很可能就是长达数公里的道路。

        这条路还不是笔直向前,是由n个岔路口组成,每一个岔路又会延伸出新的岔路,从而形成完美的闭环。

        不熟悉其中构造的人就像是跑在一座大型迷宫之中,即便一直努力奔跑,也看不见任何出去的希望。

        至于屋顶、墙头、阁楼,这些视野高的地方,有可能设有灵子陷阱,贸然前往就要考虑自己的运气如何。

        白石不觉得自己的运气能百分百避开,只有背着志波空鹤在地面不停跑。

        前方又是一个岔路口,看起来和之前的岔路口没啥区别,他咬了咬牙,打算往右。

        灵觉察觉到右边有人,他急忙转向左边。

        不多时,十一番队的人嚷嚷着跑过这里,他们还在寻找入侵者。

        白石已经转入另一个拐角,继续跑着,炽热的阳光照得地面发烫,连吹拂在脸颊的风都裹挟着几分热意。

        “我们要不要找个阴凉地方休息一下?”

        志波空鹤忍不住开口,别看这套邢服很薄,似乎很透气的样子,实际上是非常封闭,一点气都不透。

        刮过的热风,偶尔短暂地逗留,都会让她的身体产生在烤火的热感。

        胸口变得很闷热,似乎塞什么下去都能烤熟。

        “好。”白石同意她的意见,跑了一会,来到一个巨大的广场,上有楼阁。

        瀞灵廷有很多空的建筑物,用以供人歇脚,也有单纯是为美观的原因建造。

        白石没发觉里面有灵压,小心推开门,合上,里面的地上铺着几张草席,连个被子都没有,显得很冷清。

        阴凉的空气让这里不似外面那么炎热,白石将志波空鹤放下来,手扯着领口道:“好热啊,你。”

        他话顿住,跑得时候还没有注意,一休息才发现,志波空鹤的邢服在汗水的作用下,快要变成透明色,肉色的肌肤有些隐,有些现。

        “真热啊,”志波空鹤嘟囔着,双手抓住腹部的邢服口子用力一扯,上下直接撕开,饱满的汗珠在白皙似雪的肌肤上流淌。

        “你想干嘛?”

        白石惊得移不开眼,不论是刚从水里面捞出来的小樱桃,还是充满大自然瑰丽的原始森林,都深深吸引他的视线。

        好想咬一口。

        “麻烦你收敛点想要活吞我的视线,憋不住的话,这个给你用。”

        志波空鹤随手将撕掉的邢服抛过去,心里没有被看光的羞涩,她和四枫院夜一能够玩成好闺蜜,就是彼此有相同的癖好。

        白石讪讪一笑,手握住邢服,触感很滑,还裹挟微微的体温,好想捧起来闻一闻。

        不过那样会显得自己太变态。

        他忍住那个想法,单手解下腰间缠住的皮夹克丢过去,“你用这个挡下。”

        “多谢,”志波空鹤接住皮夹克,还不忘打趣一句,“要不要再让你看一会?”

        白石瞪眼道:“要不是场合不对,我非让你瞧瞧引诱我的下场是什么。”

        “我好害怕啊~”志波空鹤笑嘻嘻回一句,手没停下,将皮夹克斜绑在腰间,两条袖子在左腰打个结,大半皮夹克都遮住左大腿,右大腿完全没遮。

        隐约有一点黑露出。

        白石瞪眼,他本意是让空鹤围起来,没想到还能这么穿。

        “邢服你要不要用?”志波空鹤单手叉腰。

        白石回过神,摇头道:“我不是那种人。”

        “那就还给我。”

        志波空鹤夺回邢服,用力一拧,不少汗水被拧出落在地上,她甩了甩,又将其捆绑在胸口,遮住白皙之外的粉色。

        整个人的装扮顿时潮了起来。

        白石看得很口渴。

        志波空鹤伸一个懒腰,让微风尽情拂过身体,笑嘻嘻道:“这样就凉快许多。”

        “这打扮还不如光着,”白石吐槽,这种露了又没有全部露的感觉,比全部光着还要吸引人视线,尤其是那么一点黑。

        明知道是看不见,视线还是会忍不住往那里钻过去。

        “你真是色啊,居然想要让我一直光着。”

        志波空鹤翻了翻白眼,她不是纯情小姑娘,豪迈的性格让她对这类话题显得很坦荡,不会有什么扭扭捏捏。

        正所谓,连在他人面前光着身子的勇气都没有,哪里称得上坦荡。

        白石没好气道:“拜托,是你先撕的好不好,当着我一个大男人的面换衣服,你是不是喜欢我?”

        志波空鹤手摸了摸下巴道:“之前不好说,你舍命过来救我,要说没好感,我还不是那么理性的人。

        啧啧,我每次出糗都能让你遇到,大哥死去的那天晚上,纲弥代家,真央地下大监狱。

        你是不是对我早有企图?”

        “是,我对你馋的很,空鹤大小姐。”

        志波空鹤举起拳头,不轻不重捶了他胸膛,“你少给我阴阳怪气,诶,也不知一心伯父突然跑现世干什么。”

        白石一本正经地说实话,“他一定是爱上人类的女孩爱到无法自拔,甘愿放弃死神的身份留在那里。”

        “喂,你乱开这种玩笑我真得会生气。”

        志波空鹤眉头一挑,她在很多事情上都会显示出大多数男人没有的大度。

        唯独面对家人和朋友的名誉上,她会变得很小气,小气到不会容许任何人践踏。

        “抱歉。”

        “算啦,我的玩笑能随便开,我家人的玩笑不行。”

        志波空鹤还是原谅他,问出最关心的问题道:“你是怎么潜入瀞灵廷?”

        “我和音梦藏在大前田宝石公司的车队进入瀞灵廷,能救出你算是运气好。”

        白石说着,长叹口气,眼眸流露出一丝担忧,不是为他的未来,是担心留在那里的涅音梦。

        也不知道四番队有没有到达现场救护?

        他想知道答案,索性张开灵觉往回搜寻,想要看看虎彻勇音的灵压在哪里,“咦,这家伙。”

        白石意外发现另一个灵压正在朝那里急速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