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死神传统各干各的

第八十七章 死神传统各干各的

        不同的立场有不同的考量。

        松本乱菊认同这句话,却又很难摆脱自身立场的束缚,她是马前卒,不需要从宏观角度出发思考世界平衡的问题。

        更愿意直面本心的选择。

        她反对将一名陌生人牵连到死神的事件之中,更别提那个陌生人还是一个小孩。

        可她的反对是无用。

        一场队首会议下来,收获满满的心塞。

        她率先离开队舍门外。

        眼前的楼房瓦舍沐浴在夕阳余晖之下,构成一幅美丽无比的画卷。

        目光稍微偏向西北方,又能看见大量倒塌的建筑,满目疮痍的大地,在余晖之下,呈现出荒凉和衰败。

        松本乱菊手挠了挠橘色的短发,心里下意识想起志波队长。

        他在的话,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抱歉啊,乱菊。”京乐春水悄无声息地靠近,轮廓分明的脸庞没有往日轻浮,多出几分凝重。

        松本乱菊回过神,笑道:“京乐队长,你向我道什么歉,做出那种决定,你的心里同样不好过吧。”

        “谁知道呢,”京乐春水手拉低斗笠,他有时候都搞不懂,自己到底是不是伪善,一边内疚于自己的决定,一边又能提出冷酷建议。

        他心中坚持的是正义?还是优先保护瀞灵廷呢?

        在无人的深夜,他往往会被这样的问题,折磨到难以入眠,唯有依靠酒,通过灌醉自己获得短暂的解脱,“要不要去喝一场?”

        “这次要轮到我说抱歉。”

        松本乱菊俏皮眨一下眼眸,笑道:“上次女性死神协会日常聚会,我被七绪唠叨好久,说不能和你一起喝酒。”

        京乐春水也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七绪酱啊。”

        此时,卯之花烈从后面走上前,插入两人之间道:“松本,音梦回来了,正在综合救护所内,你要去看看她吗?”

        “我要去。”

        松本乱菊果断地回答,队内的事务,有日番谷冬狮郎处理,她不需要太担心。

        那小子相当可靠,未来必定能接任十番队长,正好提前熟悉一下业务。

        音梦就不同了,她记得音梦是让白石俘虏,为什么突然回来了?在那段日子发生什么事?

        白石是什么样的人呢?

        太多疑惑让她想要去解开,或许答案的尽头,她能得出一条贯彻自己内心的道路。

        “我们走吧。”卯之花烈瞬步从这里离开。

        松本乱菊向京乐春水挥手告别,也瞬步追上去。

        京乐春水眼眸微眯,在这个时候加入对话,卯之花队长该不会是有意……

        算了,他甩一甩头,视线追上想要离开的蓝染,连忙上前勾肩搭背道:“惣右介,我们好久没有喝一场了,今天陪我喝几杯如何?”

        蓝染看着搭在肩膀的手,明白邀请喝酒的背后,恐怕还有一丝监视的意思,这位对他还是抱有警惕,怀疑数十年前的案子,“好啊。”

        让怀疑他的人替他作证,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

        四番队,综合救护所。

        这里是专门为死神队士而建立,拥有六千四百间房,救护所整体不是很高,表面有三层,底下有一层专门收容救治敌人的救护牢。

        从高空俯瞰的话,综合救护所是大小两个口,组成一个回字。

        外部围墙和综合救护所之间隔着的庭院,什么都没有,就是铺着青石的地面。

        内部的中庭才是有山有水,景色怡人。

        松本乱菊跟随卯之花烈落在综合救护所最上层,这里是给重症伤者专门腾出的单间。

        推开涅音梦所在的病房,还有四番队的队士在这里进行看护治疗。

        “卯之花队长。”×2

        “你们下去吧。”卯之花烈手一挥,让两人离开病房。

        松本乱菊走到床头,看着面色苍白的涅音梦,眉头皱起道:“是白石将她伤成这样吗?”

        “问问本人就清楚。”

        卯之花烈伸手放在涅音梦的腹部,回道的光芒闪烁,绷带下的伤口迅速愈合,内在器官同样开始恢复。

        几个呼吸的时间,涅音梦发出轻微的呻吟,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一双深绿色眼眸流露出些许迷茫,“这里是…综合救护所?”

        卯之花烈温声道:“嗯,涅队长让你在这里治疗。”

        “茧利大人他怎么会这样?”

        涅音梦有些不理解,她认识的茧利大人,不可能做出让她留在综合救护所的决定,难道是自己被抛弃了,不对,真要是那样的话,就是毁灭。

        茧利大人对待完全没用的事物,态度是非常狠。

        “音梦,你的伤是白石造成吗?”

        松本乱菊凑过来问一句。

        涅音梦摇了摇头,柔声道:“乱菊小姐,白石虽然身体上有点缺陷不行,但他是一个温柔的好人,不会对我动手。”

        身体不行?松本乱菊手摸了摸下巴,真没有想到,实力强悍到那种地步的男人居然会在那方面不行。

        等等,她想这些干嘛,连忙将话题摆正道:“你知道白石犯下多么大的罪行吗?他和织田信长勾结,无间的六名一级罪犯都被放出来,尸魂界正面临重大危机。”

        涅音梦立刻辩解道:“我们没和织田信长合作,只是找浮竹队长寻求帮助,因浮竹队长身体抱恙,最后才独自行动。”

        “我们?”

        松本乱菊捕捉到这个关键词,眼眸上下打量她,“该不会就是你领白石到中央四十六室那边吧?”

        涅音梦没有撒谎,如实道:“没错。”

        松本乱菊以为自己够大胆,原来一直寡言的涅音梦才是狠人,“你,你真是。”

        涅音梦歪头道:“我怎么了?”

        “算啦,不说这些,照你这么说,白石是一个可靠的人。”

        松本乱菊决定不追究那些,脑海思考着自己未成熟的计划。

        涅音梦重重点头道:“当然,茧利大人之外,他是我心里最重要的男人。”

        卯之花烈觉得时机差不多,开口道:“我和白石相处过一段时间,他嘴上是滑头了点,办事还是很可靠。

        松本,我看你也不太认同京乐队长的方案,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