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第九十一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从四月份击杀纲弥代雄彦到她被三番队长市丸银抓捕的时间段,志波家的大本营一直坐落在纲弥代家原先的驻地之外。

        这里的大部分产业也挂在志波家名下。

        即便志波空鹤下狱,志波家被驱逐出五大贵族的行列,这些产业依旧是属于志波家。

        中央四十六室对于贵族的刑法,一向都是能免就免,犯下叛廷罪的贵族,自身罪行免不了,却不会搞株连那一套。

        这就是为什么志波空鹤出来,没有打算回家的原因,她不认为弟弟会发生什么危险。

        她回去的话,反而有可能害弟弟背上窝藏罪犯的名头,产业那些被夺走就算了,关键是人可能会判入蛆虫之巢。

        眼下情况发生变化,疯王宗政随时有可能袭击志波家,死神想要作壁上观。

        志波空鹤只有将弟弟拉入这摊浑水,放在身边保护。

        趁着夜色,她和白石从西十区赶回西二十六区,看见两个粗壮的手臂高举着志波空鹤四个字的横幅。

        月光洒落在铺有金色瓦片的房屋前,周边盛开各色花朵,景色很美。

        志波空鹤由远至近,脚刚刚在地面站稳,金银两人从屋顶窜出来,“什。”

        一个字刚开口,看清楚她的模样,两个大男人瞬间化作泪眼汪汪的表情,不敢置信道:“空鹤大人,真的是您吗?”

        “金彦,银彦,感觉好久没见了。”

        志波空鹤面上流露出喜色,狱中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一天就像是一年那么漫长。

        她张开双臂拥抱他们。

        金银两人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泪水哗哗往下流,“空鹤大人,您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笨蛋,别哭哭啼啼,搞得我都想要落泪了。”志波空鹤温柔地说一句,他们还在哭,声音转为暴躁道:“都叫你们别哭啦!”

        砰砰。

        志波空鹤直接用拳头进行物理上的止哭,很有效。

        两人立刻止住哭声,她侧身道:“这次多亏白石去瀞灵廷将我从真央地下大监狱救出来,没他的话,我恐怕真得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那种非人的折磨只需上百年,就足够让普通人疯狂,六千年的话,志波空鹤都不敢说自己能扛得住。

        “白石大人,请受我们兄弟一拜。”

        两人当即要下跪。

        白石连忙扶住他们不让跪,“好啦,我感觉到你们的诚意,下跪就不用,我不喜欢别人跪在面前。”

        “是啊,你们别搞得那么夸张,岩鹫人呢?”

        志波空鹤询问起弟弟的情况。

        金银两人站起来。

        金彦回答道:“岩鹫大人还在练习石波法,最近他一直这样疯狂锻炼,没有精疲力尽之前,绝不会停止。”

        “那个笨蛋。”志波空鹤嘴上骂着,心里还是很心疼,急忙走向屋内。

        她在任何地方居住,都是将所有房间藏在地下,而不是摆在地面上。

        原因嘛,就是地下更方便建造房屋。

        志波空鹤大步跨过向下的长楼梯,面前是萤蔓照亮的走廊。

        她往左一拐,志波家里面的布置每次都差不多,不是有意照着图纸去还原最初房屋的构造,就是习惯性建成这个样子。

        “石波!”

        训练场的拉门一打开,就听见稚嫩的喊声,一个黑发的小男孩右手画圆拍在一块岩石上。

        坚硬的岩石化作细沙从凳子流下,屋内一个个沙堆就是这样形成。

        石波是志波家祖传的法术,能够将岩石化作细沙,在地形复杂的地方以及地下建造房屋等方面,具有奇效。

        “哈,哈,”志波岩鹫喘气,额头满是汗水流下,身体涌现出一阵阵虚弱。

        换做是以前,他早决定休息,现在不行,大哥、伯父、大姐,先后离开。

        他是志波家仅存的男子汉,这种程度的石波,拿出去就是丢人现眼,必须变得更强,“石。”

        波字没念出来,肉嘟嘟的手让人抓住,他抬头看一眼,表情有几分迷茫,怀疑是自己产生幻觉,居然看见大姐站在面前。

        泪水还是很不争气涌现,模糊视线,让他更咽道:“大姐,真的是你吗?”

        “嗯,是我,岩鹫,几天不见,你已经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我为你感到骄傲。”

        志波空鹤替他擦去流出的汗水,语气格外温柔,这小家伙真是瘦了好多。

        “大姐,呜呜。”志波岩鹫绷不住了,大声哭出来,抱着她的大腿不撒手。

        “好啦,才夸过你,别又哭哭啼啼,我不是好好在这里嘛。”

        志波空鹤温声安慰,没起到什么作用,他还是哇哇大哭。

        烦躁情绪冲破姐弟重逢的喜悦,额头青筋隐隐凸显,拳头几次举起,又心软放下去。

        “大姐。”

        志波岩鹫抬起头,眼泪鼻涕混杂在一起。

        她略有狰狞的表情连忙变换到微笑,握紧的拳头松开,改为手掌抹去他鼻涕,“嗯,我在这里。”

        “呜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志波岩鹫再次埋在她大腿哭泣,鼻涕又流出来。

        志波空鹤深呼吸,反复告诉自己,这段日子岩鹫确实过得很艰难,不能暴力,不能暴力。

        这可是她亲弟弟啊!

        过一会,底下的哭泣声停止,她低下头看了看,志波岩鹫累得睡过去。

        “抱歉……”志波空鹤低声说一句,轻轻将他的手掰开,小心抱起来往外面走。

        白石靠在墙壁,满脸笑容道:“你刚才真是温柔啊。”

        “你找死。”

        志波空鹤瞪一眼,将人递给金彦,“送他回房睡觉,银彦,你去准备晚饭。”

        “嗨。”银彦应一声,去准备晚餐,金彦抱着岩鹫往卧室走。

        志波空鹤眼眸变得犀利起来,问道:“你察觉到没有?”

        “嗯,从岩鹫身上有监视的视线刺疼我,应该是某种秘术吧。”

        白石的灵觉很敏锐,只要被一道视线盯久了,灵觉就会示警。

        他敢保证,岩鹫身上有类似于监视器之类的玩意。

        志波空鹤哼一声,没有想要排除,现在还不是时间,“我要布置鬼道结界,你在这里等吃饭。”

        “嗯。”白石点头,迈向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