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戏台上的将军

第九十五章 戏台上的将军

        在这一刻,志波空鹤心乱如麻。

        她经常购买死神的瀞灵廷通信,不是想要了解死神,而是为看上面刊登的文学著作。

        专业的知识肯定是枯燥乏味,她没兴趣,那些小说就不同了。

        有关于对嫂子的那些情感故事,或者是奇幻冒险故事,她都会看,有时候还会吐槽其中不合理的情节。

        比如冒险故事里,敌人还没有打倒,主角就因为伙伴的死亡而陷入漫长回忆,这不合理吧。

        现在,她觉得那些作者不完全是胡编乱造。

        关心的人逝去,造成的打击足够让一个人变成白痴。

        她现在明知情况危机,不能分神,还是无法专注于敌人。

        志波空鹤落在山顶之上,无数念头转过脑海,竟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

        轰,地面炸裂,石屑泥土纷纷扬起,白石钻出来,他刚才那一脚蹬在岩壁,就是想要打通后面道路,避开千本樱的攻击。

        “走。”

        他搞不懂志波空鹤在发什么呆,加上时间紧急,伸手扯住最近的衣服。

        凉风灌入胸前,志波空鹤立刻回过神,瞬步跟上,不跟上的话,胸口就要暴露在风中。

        一片片刀刃割破地面涌出,大山在无声间归于尘土。

        两人返回到志波家门前。

        白石松开手。

        啪的一下,有点疼,志波空鹤顾不得那些,满脸惊喜道:“你没死啊。”

        “我哪有那么容易死。”

        白石笑着回答,周边笼罩一层樱色,他仰起头,整个天空都让樱色花瓣状的千本樱覆盖。

        一时间,落樱如雨,又似风缠绕在周围,冰冷的杀意隐藏在唯美画面之中。

        “这个结界撑不住多久。”“我前面开路,你带着他们跑。”“不行,以金彦银彦的瞬步逃不掉。”

        白石的眉头皱了皱,他原以为时间足够,结果千本樱没有用出全速。

        真烦那些老六。

        不一开始用全力,非要和挤牙膏一样,慢慢将真正实力挤出来。

        搞得他判断失误,撤回志波家。

        “只有用花鹤大炮试一试。”

        志波空鹤做出决断,回头朝里面喊一句,“金彦,银彦,你们去拿发射花鹤大炮的工具。”

        白石皱了皱眉头道:“来得及吗?”

        “希望来得及。”志波空鹤也无法保证,是自己的花鹤大炮先发射,还是数不清的刀刃先闯入。

        她只能赌一赌运气。

        金银两人飞速跑下楼梯,只留下志波岩鹫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跟我来,”志波空鹤喊一声,绕到房屋后,她大步走上炮台,一拳捶在花鹤大炮底部,螺旋的纹路呈现,露出里面宽敞的空间,“你们进去!”

        “笨蛋,别说胡话,让他们三个进去就行。”

        白石翻个白眼,真想要跑的话,他哪里需要花鹤大炮,光靠踏前斩就能甩掉志波一家。

        志波空鹤张了张嘴,没劝说,转而喝道:“岩鹫,你要是哭了,我绝对会揍你!”

        “嗯。”志波岩鹫吸了吸气,努力控制住徘徊在眼眶的泪水,他没有撒娇,挺胸走入炮身内部。

        金银两人很快回来,拿着毛笔、灵珠核等发射必备物品。

        “东西放下,你们拿着灵珠核进去。”

        她大声吩咐,“我用第二号花鹤射法,方向是西一区润林安。”

        两人纵有千言万语,这个时候都没时间说,只能化作一句话,“空鹤大人,请保重。”

        “嗯。”

        志波空鹤笑了笑,看着他们走进去,花鹤大炮恢复漆黑色泽。

        “白石,这次结束的话,让我们彼此都成为真正的大人吧。”

        她一边说,一边甩出注连绳捆住炮身。

        结界在刀刃之下嘎嘎作响。

        白石持刀在旁,轻笑道:“第一次三天三夜怕你顶不住,一天一夜就行。”

        “我看是你顶不住。”她嘴上说着,手没有停,将四个木桩分别插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用毛笔在上面飞速画下花鹤射法的术式。

        白石不甘示弱道:“开玩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绝世猛男。”

        “哈哈,”她笑了笑,用注连绳绑住木桩上面,另一头绑在围住炮身的注连绳之上。

        之形的白色御币垂落。

        一切准备就绪。

        咔咔,裂痕浮现在结界表面。

        志波空鹤急忙站到炮台的台阶前,“彼方!红铜色的欲望想要得到三十六度的控制!”

        她拔出祖传的斩魄刀插在炮台地面,神情肃穆地吟唱,“七十二对之幻,十三对之角笛。”

        念到这里,她右手松开刀柄,一把扯开头巾,长长的头巾顺势缠住右臂,“猿猴的右手抓住了星星!”

        炽热的火焰从绷带表面燃烧。

        志波空鹤一拳捶在地面,咆哮道:“拥抱二十五轮的太阳,沙子的摇篮在流血!”

        火焰从手臂灌入炮台,轰的一声响,向前炸开,注连绳当即从中断开。

        砰!

        炮口冒出大量硝烟,气浪从炮台底座扩散,结界宣告破裂,数不清的刀刃压来。

        白石双手高举斩魄刀,朝前狠狠劈下,斩击撕裂前方密不透风的刀刃。

        志波空鹤手抓起祖传的斩魄刀,一个瞬步窜出缝隙之外,脚落地,身后刀刃从中将她和白石给隔开。

        让她看不见旁边发生什么,只听一声闷响,灵压在急速远去。

        “歼景?千本樱景严。”戴着面具的千本樱出现在她身后。

        志波空鹤眼眸一扫,四周变得漆黑,感觉就像是身处于某个结界之内。

        一把樱色的光刃浮现在黑暗,紧接着第二把,第三把,一把把光刃如夜空的繁星,点缀在黑暗之上。

        “猫抓老鼠的游戏,我已经厌倦了,是时候结束这场战斗。”

        宗政从千本樱背后走出来,他做事喜欢随性而为,想慢慢折磨人的时候,就会慢慢折磨人。

        不想的话,就会干净利落解决掉对手。

        现在他已经失去耐心,先解决掉最弱的志波空鹤,再干掉白石。

        “拿着你的人头到那家伙面前,一定很有趣。”

        志波空鹤无法用实力反击,只能用嘴道:“我死了,你也永远无法到达灵王宫。”

        “呵呵,那是以前,现在的话,有你先祖的斩魄刀,足够让我上灵王宫。”

        宗政满脸戏谑,手一伸,樱色光刃从空中落在掌间,“你可以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