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你个老六

第九十六章 你个老六

        眼下这个局面不能说九死一生,也能说是鸡给黄鼠狼拜年,有去无回了。

        志波空鹤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清晰认知,没有这个结界的话,还能利用瞬步的优势游走躲避。

        等待白石回来援手。

        被困住的话,在这么狭窄的空间,想要游走拖延,绝不是容易的事情。

        宗政手握住樱色光刃。

        来了!志波空鹤瞳孔放大,樱色光刃充斥在双眸,头急忙向左避开,脸颊被划出一道浅浅伤口。

        她挥刀向前反击。

        宗政刀锋一转,向下斜劈。

        轰!

        灵压与灵压的碰撞,刀锋迸发出一阵火星,志波空鹤撑不住,瞬步绕开。

        呼,千本樱挡在她撤离的道路,挥刀直取首级。

        她脚一转,又瞬步避开。

        “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

        宗政抬手,指尖金光闪烁,六道金色光片从不同方向插向她的细腰。

        她旋身挥刀。

        咔咔,六道光片碎裂成金色光点飘散,这么耽搁一下,千本樱从左侧突进。

        她刀锋向上撩起。

        右侧冒出宗政。

        糟糕,志波空鹤想要避开,樱色光芒一闪而过,随即是胸口阵阵火辣,大量的血向外飙出,人往后仰倒在地上。

        胸前的衣服裂开,露出一道伤口,涌出的血染红周边肌肤。

        宗政站在旁边,弯腰捡起志波家祖传的斩魄刀,低头看一眼,“还有呼吸吗?看在同为大贵族的份上,就让你彻底断气吧。”

        他抬起刀,随意朝下一刺。

        啪,志波空鹤右手握住樱色刀刃,左手微微抬起,“破道之四·白雷。”

        拇指粗细的电光射出。

        宗政单手抓灭电光,“还不肯放弃吗?真是令人厌烦,弱者也要有自知之明,给我痛快点死去。”

        抬脚想要踩下。

        砰!

        漆黑的结界裂开,蓝白色光芒直冲这里,宗政眉头一挑,念道:“缚道之八十一,断空。”

        一面透明墙壁浮现在身前。

        轰隆,蓝白色光芒四散,在光秃秃地面留下一道道交错纵横的沟壑。

        歼景造成的结界从缺口崩塌,樱色光刃化作一片片樱花般的刀刃。

        明媚阳光洒落。

        宗政看清楚来的人是谁,脸上露出些许惊讶,“哦呀,真令我吃惊,你居然好的这么快。”

        志波空鹤头微微一侧,努力睁开眼皮,隐约看见在数十米外有个人走过来。

        扬起的灰尘散去,那是一名死神,内黑外白的服装,证明他队长的身份。

        此外,男人脖颈围着价值昂贵的银白风花纱,头戴大贵族专属的牵星箝,在贵族之中,唯有朽木家会有如此装扮。

        现任的朽木家主记得是叫,朽木……白哉吧。

        她记得大哥说过,那是一个面瘫脸。

        现在看来,大哥说得还是有些差别。

        朽木白哉不能说是面瘫,说是表情冷更合适,不是会冻伤人的冰冷,他的冷更类似于悬崖上盛放的雪莲花,透着孤高的冷意。

        “千本樱,”朽木白哉停下脚步,道:“不是你能用的。”

        宗政很不爽他的表情和语气,嘲讽道:“你似乎忘记败在我手上的事情。”

        “我是败给自己的大意,这次。”

        朽木白哉顿了顿,手搭住斩魄刀,决定全力取下罪人的首级,洗刷先前大意犯下的失误,沉声道:“我不会。”

        呼,一道高大的身影从旁边掠过,银白风花纱扬起,朽木白哉懵了一秒,才反应过来,道:“更木,你别插手。”

        轰!

        更木剑八举起的刀落下,狂暴的金色灵压让樱色刀刃掀起滔天巨浪,“哈哈哈,我很早就想和你打一场,太棒啦,这次能同时和你,和这家伙交手!”

        掀起的樱色刀刃从两侧夹击过来,更木剑八不闪不避,挥出一道金色斩击轰散,本人更是悍勇地冲入其中。

        叮叮,一连串的脆响,数十道伤口划在包扎绷带的胸膛,鲜血往外流出,他一点都不在意,迈入千本樱的无伤圈,举刀劈下的姿态宛如鬼神般令人畏惧。

        宗政在一瞬间升起畏惧的想法,又迅速让暴怒覆盖。

        一向都是别人怕他,何曾有人能让他畏惧?

        他灵压灌入志波家祖传的斩魄刀,朝上挥去。

        轰隆!

        志波空鹤只觉得地面震颤,紧接着一股飓风将她从地面掀起来,如落叶般无助翻滚,最终啪地掉在两公里外,更多的血往外喷出。

        她彻底失去意识。

        嘎嘎,坑坑洼洼的刀锋无法继续下压,更木剑八满脸狞笑,如见到玩具的孩童,高兴之色溢于言表。

        没有戴上眼罩,没有铃铛,遇上使出全力都不会弱于下风的敌人。

        实在是太让人愉悦了。

        樱花刀刃在两侧缠绕过来,更木剑八往后一退,身后就是一大片卷来,他转身挥刀劈开。

        朽木白哉瞬步掠过,没给宗政喘息时间,凌厉地刀光直取首级。

        宗政被迫架住,刀锋碰撞的声音响彻数里之外,他正欲奋力反击,身前忽地空荡荡。

        浑身灵压没有丝毫停顿,如山间溪流往下一样,他很自然将刀挥向左后方。

        朽木白哉的刀再次被架住。

        瞬步。

        两人身影模糊,皆想要绕到对方反应不及的方位,在狭窄空间内,刀光时隐时现,没有产生碰撞。

        往往在出刀的那一刻,另一方已从另一个角度出刀砍过来。

        此时此刻,两人都遇到全心全意对待自己的人,大脑容不下任何多余杂念。

        些许的分神都会在这场速度的竞赛落败。

        宗政绕前,转后,又从左侧刺出一刀,割破朽木白哉肋下的队长羽织,脚一转,人回到正面,额头冒出汗水,面露笑容道:“你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朽木白哉没说话,眼神变得比之前还要锐利,他刚才没有丝毫大意,全力施展瞬步。

        敌人居然一边维持卍解,让千本樱挡住更木,让无尽挡住白石。

        一边和他进行瞬步之战,还隐隐占据上风。

        算上之前白石、志波空鹤的战斗消耗。

        此人实力当真可怕。

        “不说话嘛,算了,朽木家的人都是闷葫芦。”

        宗政吐槽一句,举刀道:“就让我干掉,唔。”

        一把刀从背后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