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大战!十天十夜

第九十九章 大战!十天十夜

        志波空鹤换上最初相遇时的服装,鲜红色短上衣,遮掩腹部的位置有坠天崩塌旋涡纹,下面是开叉的米色长裙,很符合夏日的清凉装扮。

        为避免阳光暴晒,她特意披上一件轻薄的米色斗篷,嘴唇罕见涂抹上一点胭红。

        黑色长发没有往日那么张扬,用梳子理顺,她从西一区到达西十区,熟门熟路找到崖壁前。

        志波空鹤将灵压外放,相当于敲门了。

        不一会,崖壁颤动,朝旁边打开,她正欲打个招呼,清凉的空气混杂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酸臭味袭来。

        “唔。”她嫌弃地捏鼻子后退两步,橄榄绿的眼眸看清门后是什么景象。

        大大的保险箱矗立在洞穴中央,门两侧是吃剩的骨头、各类果皮,那一袋袋垃圾堆在地面,没有及时清理。

        白石背有些驼,整个人的精气神明显呈现出不足,一双眼眸浮现出血丝,挂着黑眼圈,连胡渣都从下巴冒出来,一副颓废青年的模样。

        “你来了。”

        他并不意外她的出现,有痣城双也在瀞灵廷待着,死神们想要关住志波空鹤,必须队长一直守着。

        可队长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明显是不会浪费那个精力去看守一位第四层的犯人。

        志波空鹤仔细打量他的样子,关心道:“看你一脸憔悴的模样,发生什么事情?”

        白石摸了摸脸,长叹一口气道:“说多都是泪,我哄无尽四天,总算是撕下她傲娇的外衣,知晓始解语,开始进入下一个阶段卍解的修行。

        算上今天,差不多是七天时间,我一直在她制造的世界,寻找她,屡屡失败,结果就变成你所见的模样。”

        “……”志波空鹤不知该说什么,斩魄刀修行是涉及到她的知识盲区。

        她搞不懂为什么白石到现在才知晓始解语,也不明白如何修行卍解,只在意一件事情,“我被抓这些天,你压根没想过我的安危?!”

        白石精神疲惫,也懒得思考她话里透露出什么意思,直白道:“痣城双也不是在那里嘛。”

        “万一他要是不在呢?”

        “他怎么可能不在。”

        好家伙,志波空鹤暴脾气来了,双手叉腰,橄榄绿的眼眸瞪圆道:“给我把垃圾都清出来!”

        “诶?”白石有些懵,不明白话题为什么跳到清理垃圾上。

        志波空鹤看他呆呆的表情,怒气更盛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动手,这里和猪圈一样脏,亏你能住的下去。”

        “我觉得还行。”

        白石狡辩一句,不太想清理,他最近忙于卍解的修行,对生活上的质量是一降再降,只要不是睡在垃圾堆上,就不会想要清理。

        “不要逼我在这个高兴的日子给你一拳。”

        志波空鹤皮笑肉不笑,拳头捏得嘎嘎响,她真是受不了,这家伙怎么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睡得着觉?

        “好吧。”白石果断选择妥协,转身去拎那些垃圾。

        志波空鹤重重吐出气,强忍着那股异味,迈入洞穴里面,弯腰开始清理那一袋袋的垃圾。

        将这些垃圾清到外边的空地上,堆起来意外的高,就像是一座小山丘。

        超乎白石想象,还以为没多少,原来已经这么多了,他将最后一袋丢上去,用手背擦了擦汗,抱怨道:“外面的天还真热啊。”

        志波空鹤没回话,单手对着垃圾堆,念道:“君临者啊!血肉的面具、万象、振翅高飞、冠上人类之名的东西!

        焦热与争乱、隔海逆卷向南、举步前行!破道之三十一·赤火炮。”

        她全力咏唱的中级鬼道,威力自然不用说,大小等于十个保龄球凑在一起的火球在掌间旋转,下个瞬间爆发,拖拽着长长的光焰,落在垃圾堆上。

        轰隆!

        赤火炮炸裂,光焰大作,这些垃圾化作灰烬,融入黑漆漆的烟雾,产生令人想吐的气味。

        两人连忙捂着鼻子退回崖壁前,黑烟被风刮去西方,从洞穴里面传出清凉的风。

        她回头看了一眼,面色有几分惊讶道:“你从哪里买到寒灯?”

        “哦,这是驻扎在当地的河上家卖给我,足足花了我十万环。”

        白石随口回一句,那个寒灯类似于尸魂界的冷气机,属于技术开发局的产物。

        按理说,他这个通缉犯是没有权力购买,先前河上家也一直没买。

        现在不同,无间犯人搞得驻扎在外的死神们人人自危。

        比起远方的瀞灵廷,近处的白石,更值得河上三郎的信赖,一些瀞灵廷的货物,也顺利倾销过来,只求在万一的情况,能够得到白石庇护。

        “你小日子过得倒是挺滋润。”

        志波空鹤随口说一句,舀起水池里面的水,替自己洗干净手。

        “一般般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白石问一句。

        “打算嘛。”志波空鹤喃喃自语,来之前,以为很好开口,到达这里,她居然变得扭捏起来。

        那个约定这家伙该不会忘记吧?自己要不要提醒?

        真头疼啊。

        志波空鹤看着水池映照出自己的模样,她心里下定决心,站起身,低头道:“我有句话想要对你说。”

        “什么话?”

        白石仰起头,这个距离看不清脸,全被胸给遮住。

        “368次。”

        志波空鹤说出一个数字,声音流露出一丝不同于往常的严肃,他没有打断,继续蹲在那里听。

        “这是我在地下救护牢想你的次数,我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情感,促使我一遍遍幻想,由你解救我的画面。

        是我太过绝望,将希望寄托给你?

        还是说,我真的爱上你,所以才会将你当成是无所不能的救世主?

        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我搞不懂那是什么感情,唯一能明确的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非常想要履行那个时候的约定。”

        志波空鹤一把扯下米色斗篷,弯腰凑到他跟前,面泛桃色道:“不论是三天三夜还是一天一夜,我都奉陪到底。”

        白石看着她艳红而湿润的嘴唇,朦胧如雾气弥漫的橄榄绿双瞳,泛着红晕的白皙脸颊。

        所有疲倦统统飞走,人就像是打了鸡血般,“你以为我是谁?”

        “我要干个十天十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