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白石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我们就像是烟火一样

第一百章 我们就像是烟火一样

        沉重、炎热。

        她赤脚走在荒凉的大地,漫无目的,天空响起雷鸣般的轰隆声,地面逐渐颤动。

        不妙的预感从心中浮现,她加速奔跑起来,一股炽热的岩浆从脚下地面喷发。

        “啊!”

        滚烫的温度几乎将人给融化,她被岩浆裹挟到高空,又从高空朝下坠落,底下再次爆发一股岩浆。

        四肢彻底化开。

        “唔……”她发出闷哼声,睫毛颤悠悠张开,一双橄榄绿的眼眸透着几分迷茫,如初生的小鹿,惹人怜爱。

        随即,她眼神逐渐犀利起来,看着趴在身上的男人,银色长发垂落,混在秀丽黑发之间,脸色苍白而憔悴。

        “白石。”志波空鹤叫了一声,连忙轻翻身体,让彼此不再保持连接。

        鼾声依旧,白石睡得很死。

        她松了口气,活着就好。

        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叫声,饿的几乎要扁成一张纸。

        这次没有十天十夜那么夸张,也有三天三夜不停歇。

        记忆里全是疯狂画面,她都忘记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

        志波空鹤手一拍额头,慢慢离开床,前后没有一开始那种痛感。

        她走到水池边,舀起水浇在身上,清洗身体,尤其是胸口、脸上。

        最初还痛的时候,这些地方沦为大军的落脚地。

        现在都变得干巴巴,伸手一搓就能搓掉。

        遗憾的是,那些齿印像是盖章一样,没那么容易消掉。

        “那家伙是属狗的嘛。”她嘟囔一句,先前还不察觉,现在才发现那些痕迹太夸张了。

        原先的衣服是不能穿出去,只好穿上白石的t恤,工装裤,腹部的位置遮不住。

        她套上皮夹克,拉链勉强能拉到腹部偏上。

        再想往上的话,要么滑下来,要么拉链被蹦飞。

        这也太明显。

        志波空鹤不得不再披上米色斗篷,尽量遮掩自己,她从敞开的保险箱拿一沓钱,没拿有些湿的,挑干净的拿。

        三天三夜的时间里,整个洞穴都是战场。

        她揣着钱,打开崖壁,刺眼的阳光照在洞门口,不同于内里的清凉,外面还是很炎热。

        眼眸稍微眯起一会,她总算是适应光亮,迈出洞口外,随手关上门,人一个瞬步消失,直奔立春镇。

        那里是西十区唯一拥有商铺的地方,连接前后区域的交通要道。

        即便是炎炎夏日,来往的人都相当多,街道热闹非凡,男人们挥洒的汗水,融合为一股难闻的汗臭味。

        置身于街道的人无法察觉,刚来的人往往会闻到一股异味,久了,也会闻不到。

        志波空鹤尽量靠边走,心里陷入犹豫。

        来之前是打算买现成的食物,来之后,她忽然想起来,白石似乎夸赞过涅音梦的手艺很棒。

        她要不要亲自下厨展示一下野外生存的厨艺?

        想了想,她摇头否决,比那些干嘛,走向一家鳗鱼屋。

        未到午餐时间,鳗鱼屋内很冷清,伙计见有客人,连忙上前问道:“这位小姐,您要点什么?本店有招牌的鳗鱼饭,绝对是立春镇首屈一指。”

        志波空鹤问道:“价格是多少?”

        “便宜,四千环一碗。”

        伙计搓手报出价格,当然不会说,这是鳗鱼屋最贵的饭。

        志波空鹤没讲价的习惯,随口道:“来二十份,打包带走。”

        “二十份?”伙计一惊,没觉得这是天大的好事,反而担心对方戏耍自己,八万环不是一笔小数目。

        起码在流魂街开的商铺,八万环绝对是大生意。

        志波空鹤掏出口袋里面的钞票,全是千环的面额。

        伙计立马笑了,转身高喊道:“鳗鱼饭二十份,打包带走,小姐,请往这边等待,我给您上壶茶。”

        “嗯,”志波空鹤走过去,坐在榻上,一壶茶很快摆上,味道不怎么样。

        她喝两口,就不太想喝,坐在那里静等。

        过了会,伙计拎着一个五层的漆盒走出来,打开盖子,每层有四盘热气腾腾的鳗鱼饭,又再次盖起,“您拿好。”

        志波空鹤数出八十张钞票递上去,“你数一数。”

        “好嘞。”伙计如实地数了数,笑道:“您走好,欢迎下次光临。”

        志波空鹤拎着食盒往外走,又去居酒屋买了几瓶清酒和一些下酒菜,将剩下的二十张千元钞票花光,才离开立春镇,用瞬步赶回洞穴。

        回到崖壁前,她打开门,清凉的空气卷走外面炎热,白石还在里面呼呼大睡。

        志波空鹤拎着食盒到桌边,喊一句道:“醒醒,你肚子还不饿吗?”

        没反应。

        她放好,跑过去推了推道:“喂,你快点起来。”

        “唔。”白石被推醒了,人还迷糊,“再睡一会。”

        “你确定肚子不饿?”

        没提醒还好说,一提醒,空腹感瞬间涌上,困意全消,“饭。”

        白石纵身飞扑到桌边,打开食盒,抄起一盘鳗鱼饭往嘴里塞。

        “你别给我吃完了。”

        那恶鬼投胎的模样吓到志波空鹤,她连忙上前抢一盘。

        吃光三层,白石才没有那么疯狂,打开一瓶清酒,咕噜噜一口气干掉,“呼,总算活过来。”

        志波空鹤白一眼道:“谁让你那么疯。”

        白石看着眼前的尤物,吐槽道:“你以为这怪谁?”

        她喝一口清酒,慢悠悠道:“拜托,全程都是你按着我做,不怪你,还能怪我不成?”

        “好,好,是我的错,”白石嘴上服软,身体开始往她这边挪。

        “停。”

        志波空鹤看穿他的想法,正色道:“有件事我必须提前说,那就是我马上要离开这里。”

        白石一听,惊愕道:“为什么要走?”

        “再不走,我怕我走不掉。”

        志波空鹤手支着侧脸,眸光似水,注视着他,“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刚才居然想给你做饭。

        在这样下去的话,说不定我会想和你结婚,生孩子。”

        白石很想说,我会负责,但他没有说,决定先听完。

        “可我无法想象,有个小孩叫我妈妈,也无法想象,每天醒来枕边都有一个人,我不能保证在漫长的岁月里能够和你不发生矛盾。”

        “而且,我不想放弃成为流魂街最伟大的烟火师梦想。”

        志波空鹤一口气说完心里面的话,又一口气猛灌一瓶清酒,问道:“我说完了,你有什么话说?要挽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