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一百八十五章 罗兰度是好是坏?

一百八十五章 罗兰度是好是坏?

        等高文回到玄鸟号附近时,他就惊奇的发现,看守船只的黑冰台成员正和甚平一起,将一个头上长着板栗的男人,和今天下午刚抓过一次的猩猩按在了地上。

        除了他们两个,这次被抓的还多了一个人猿……。

        注意到高文的回归,甚平笑着扬了扬自己的拳头。

        “哈哈,大人,就算我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居然也能抓到一群不轨之徒啊。

        就在刚刚,他们绕着咱们的船,偷偷窥视了很久!”

        “我没有!

        !”

        甚平话音刚落,库利凯特便大吼着对高文解释道。

        “高文圣,我见过您的照片,我知道您的身份,我怎么敢对您抱有不好的念头!

        我就只是被您送给猩猩的宣传单吸引了!

        因为……因为我就是罗兰度的子孙,我的全名是蒙布朗·库利凯特,我和祖先罗兰度一样,都背负着蒙布朗的姓氏啊,大人!”

        说完,库利凯特重重的将脑袋砸在了地上。

        而库利凯特一旁,白星和乌塔也忍不住替库利凯特解释起来。

        “是啊大人,这位大叔很有趣呢,他给我们讲了好多北海的故事。

        他们那边有很巨大的蜗牛,驮着一整个要塞游荡在大海上呢!”

        “白星说的对,大叔还和我们讲了完整的罗兰度的故事,结合不同的故事,我觉得我已经有新歌的灵感了!

        那可真是个被全世界误解了数百年的人啊!”

        乌塔配合的说了一声,接着她轻轻扯了扯控制库利凯特的黑冰台成员的衣袖。

        “所以放开他们啦,我们有这么多人在,总不可能被他们三个人做出什么事来吧!”

        “乌塔说的没错,哈哈,放了他们吧。”

        高文轻轻摆了摆手,而黑冰台成员也在松开库利凯特之后,退到了远方去。

        虽然得到了自由,但库利凯特并没有起身,哪怕他身旁的人猿和猩猩想要起来,也被他重新拉了回去。

        跪在地上,库利凯特从裤兜里摸出那两张宣传单,无比郑重的对高文说到。

        “高文圣,我并不在乎自己的安危,我只想知道,您在宣传单上说的是真的么!

        您真的认为我祖先不是在吹嘘么,您真的觉得他是个真正的大冒险家么?

        还有,难道您找到了黄金钟的踪迹了么?”

        一旁,听着库利凯特的问题,高文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边坐下,高文一边对库利凯特说到。

        “你的问题有点多啊,不如站起来,然后一个一个的问我吧。

        我今天的心情不太好,不过看见你们,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既然如此,我可以给你一些提问的时间,伙计。”

        说到这,高文抬起了自己的左手。

        “卡库!”

        “我在,大人!”

        卡库郑重出列,高文则轻声命令道。

        “今晚我们在海滩上露营吧,准备一下。”

        “遵命。”

        卡库点头,继而离开准备起来。

        等卡库离开之后,高文看向缓缓起身的库利凯特,说道。

        “给你的宣传单并不是一个玩笑,我已经掌握了黄金钟真实存在的证据,黄金都市山多拉的确是存在的,当年的罗兰度并没有欺骗世界,他更没有欺骗他的国王。”

        “真……真的么!

        !”

        库利凯特的双眼流出了浑浊的泪水。

        “您已经找到黄金钟了么!”

        “别这么急,如果我已经找到了黄金钟,那我早就把它带过来了。

        不过么,我们船上的老人家早就见到过那个黄金钟了!”

        高文笑着指了指喝酒的雷利老爷子,说道。

        注意到高文的动作,库利凯特满脸惊喜的看向雷利。

        “您是……您是传说中的冥王雷利,海贼王的副船长!

        难道您当初和那位海贼王一起登上过空岛么?”

        “哦,哈哈,看来你也知道有空岛的存在啊,小子!”

        雷利笑着对库利凯特摆了摆手,他的话这让库利凯特兴奋的蹦了起来。

        “空岛,啊哈哈哈,您果然说了空岛的存在,我的判断并没有出错,哈哈!

        果然,事实和我祖先的想法并不一样,那片遗失的山多拉黄金城,并不像我祖先判断的那样,根据地壳运动沉进了海底,而是被上升海流冲进了天空上!”

        说到这里,库利凯特激动的翻出了腰后藏着的罗兰度日记,他翻开日记本,将其中的一幅画指给了高文一行人。

        “这就是家祖当年留下的,加雅岛的地形图,可以看见,加雅岛的全貌,本应该是一个巨大骷髅头的形状!

        但现在,加雅岛的脑袋消失了,就只剩下骷髅的嘴还留在大海上!

        大话王罗兰度的故事在北海和全世界流传了四百年,如果不是发现了这本日记,那就连我,都未必愿意相信我的祖先了。

        可就在找到这本日记之后,我发现,祖先当年绘制的加雅岛地图,其下半部分和现在的加雅岛没有任何不同!

        同时,祖先的日记里还记录着无数可以沿用到如今的高级航海术!

        在我看来,拥有优秀航海知识和绘图技巧的祖先,就算不说大话,也会受到每一支团队的欢迎,成为当时那个时代里最优秀的航海家之一。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用一个又一个坚定不移的谎言,去杜撰他的经历呢?”

        说到这里,库利凯特抱着罗兰度的日记本嚎哭不止,自己坚持了无数年的行动,终于换来了真正的证据啊!

        听着库利凯特的哭声,高文轻轻的拍了拍手。

        “伙计,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最好还是克制一点。

        你看上去……都快五十多了吧,这样子嚎哭?”

        “哇啊啊啊,我就是觉得心酸啊,还觉得幸福啊,大人!

        我在这里打捞沉船已经整整七年了,七年了啊!

        每天都要被那群嘲讽之镇的家伙笑话!

        动不动还要面临他们的骚扰,哪怕我从来不主动攻击别人,但我光是抵御他们的进攻,就活生生打出了两千五百万的悬赏金啊!

        我太难了!

        !”

        一边解释,库利凯特一边勉强擦干了自己的眼泪,接着他拿着日记本,来到了高文身旁。

        将日记本递给高文之后,库利凯特站在那里,继续对众人说道。

        “我是在九年前找到家祖这本日记的,在那之后,我将日记研读了无数遍,这里面虽然记载了很多故事,但我最关心的,始终都是消失的黄金乡!

        因为,家祖一生的名誉,就是被这个黄金乡彻底败坏的!”

        说到这里,库利凯特难过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原版的大话王罗兰度的故事。

        故事里说,家祖从小就喜欢说大话,依靠欺骗,他混成了北海卢布尼尔王国的探险队总督。

        在那之后,为了在国王面前稳固自己的地位,家祖编造了黄金乡的传说,但当他带着国王和士兵们来到加雅岛时,国王看到的却只有一片森林。

        就这样,家祖被国王处死了,但是在这本日记上……!”

        正当库利凯特说到这里时,简单翻阅的高文接过了库利凯特的话。

        只见高文一边翻书,一边说到。

        “但是,在这本日记上,罗兰度却是四百年前第一个从四海出发,一路往返伟大航路,甚至走进了新世界的传奇冒险家!

        不止如此,他还是一个优秀的战士,也是一个优秀的航海士和植物学家!”

        说到这里,高文将日记翻到小人国的一段,并传给了大家。

        等日记到了祗园手里时,高文笑道。

        “罗兰度日记里记载的这个小人王国,应该就在德雷斯罗萨附近吧?

        所以,四百年前,罗兰度真的是第一个横穿了伟大航路的四海人。

        按理说,他应该成为北海的荣耀。”

        “就是这样!”

        库利凯特激动的对高文说到。

        “在四百年之前,我们的造船业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同时,报纸这个东西也还没有出现。

        那个时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只能依靠书籍和水手们的口口相传,来了解这个世界。

        但到了现在,有了世界经济报的存在,又随着一系列电话虫投入使用以后。

        无论新世界,还是伟大航路,很多信息都从角落里传了出来!

        两年前,我就通过报纸,听说德雷斯罗萨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当天那一期报纸的照片上,我看到了两个小人族的身影。

        随着可以对比的信息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相信家祖当年说起的故事了,他的故事,有太多都能和四百年后的今天前后呼应!”

        正当库利凯特说到这里的时候,一旁的祗园突然皱了皱眉,她将日记翻到了最后一页。

        “罗兰度的经历的确是真的,但……如果说他是纯粹的冒险家,那在下是不同意的!

        他不是个真正的英雄,他不配!”

        说话间,祗园将罗兰度日记上的记载的,罗兰度带领卢布尼尔国王和士兵一起登陆加雅岛的这一段,展示给了大家!

        紧接着,祗园继续说道。

        “好好看清楚,诸位,罗兰度的日记里详细记载了他和加雅岛原住民之间的交流。

        在这里,他先是治愈了加雅岛的树热瘟疫,然后,他又与加雅岛原住民最强的大战士卡尔葛拉成为了朋友。

        随后,他又拯救了即将被用来祭祀的加雅岛生命,让加雅岛取消了活祭祀的传统。

        但不久之后,他却因为砍伐了加雅岛被瘟疫污染的圣树,被加雅岛民误解,将他赶出了加雅岛去。

        也正是此时,大战士卡尔葛拉同罗兰度建立了约定,黄金钟会时刻不停地响在这片大海上,一切都是为了让未来还有机会路过加雅岛的罗兰度不会迷路!”

        说到这里,祗园不满的哼了一声。

        “哼,他在日记上写下的,和卡尔葛拉的友谊让我欣赏,但欣赏之余,我却有一点恶心!

        如果他真的将加雅岛和卡尔葛拉当做朋友,那他为什么又会带着国王和卢布尼尔王国的士兵,一起返回加雅岛呢?

        难道他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会为加雅岛的原住民带来伤害?

        难道他不清楚,国王要的是黄金,而不是确定他这个故事是真是假么?

        如果我是罗兰度,那我宁可被全世界误解,也不想将加雅岛拥有巨量黄金的消息,透露给全世界!

        因为这个消息一旦透露出去,那加雅岛从此就将失去和平,他的朋友也会成为大海上无数贪婪者的目标和猎物!”

        说到这里,祗园冷眼看向库利凯特,接着她继续说道。

        “或许,你的祖先罗兰度的确是个伟大的航海家和冒险家,但他绝不是个好的朋友!

        为了虚荣,为了在别人面前证明自己的伟大,他丝毫不顾及加雅岛原住民的安危!

        就只这一点,我不会佩服他的,哼!”

        面对祗园的指责,一旁的甚平也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啊,祗园没说起之前,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但现在,我总觉得这个故事怪怪的……。

        他说出自己航海的故事到不算什么,毕竟他说的都是真相,并不是他编造的谎言。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说出真相都是有必要的!

        但他带着国王返回加雅岛的事,让在下深深鄙夷这个人!”

        甚平看向库利凯特,轻轻的摇了摇头。

        一旁,看着甚平质疑的样子,库利凯特赶紧解释道。

        “等等,大家,那都是国王逼的啊!

        若是家祖不带国王前往寻找黄金的话,那他当场就要被国王处死的!”

        “所以呢?”

        甚平不屑的摇了摇头。

        “一切不都是他的虚荣引起的么,如果他不将黄金乡的事情讲出来,以此来炫耀自己的冒险经历,那国王能向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么?

        换句话说,在他讲出黄金乡的存在时,他就没考虑到这样的结果么,他就没觉得他的话,会令听到的所有人,包括国王都升起贪心么?

        在者说来,若是在下身为罗兰度,那就算是死,在下也不会带着国王和士兵,去寻找和对付自己当年的朋友!

        罗兰度总不会天真的以为,国王带着士兵会像他一样,去和加雅岛的香多拉人交朋友吧!”

        “等等,甚平,你说错了,空岛没有香多拉,只有山多拉!”

        雷利为甚平纠正了一下。

        听了雷利的话,甚平点点头,接着说道。

        “无所谓了,管他香多拉还是山多拉,他们都被罗兰度背弃了!

        若是罗兰度和国王最终找到了他们,那他们和国王双方,总有一方要彻底躺在地上!

        而这,哼,在下宁可被国王直接问斩,又被全世界的人误解,在下也做不出带路的事!

        哪怕是死,在下也不想看到朋友们对在下露出的,失望的眼神!”

        说完,甚平不屑的扫了库利凯特一眼,这一刻,他不怎么向往罗兰度的真相了。

        而高文。

        听着众人各自的想法,他轻轻的摆了摆手。

        “好了,伙计们,在别人面前谈论别人的祖先,可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

        更何况,我们想要证明的,也只是当年的真相,而不是判断他罗兰度究竟是怎样的人。

        他是何种人与我们无关,我们不会为他裱上金装,若不是有黄金的存在,那我们都未必会升起登上空岛的想法!”

        说到这里,高文笑了笑。

        “总之,继续锻炼吧,然后好好休息,诸位。

        等摩尔冈斯的记者尽数抵达以后,我们就在他们的面前,也在他们的相机里登上天空!

        罗兰度需要名誉,我们难道就不需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