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爱到极致便是罪在线阅读 - 第233章 这并不是偶然1

第233章 这并不是偶然1

        不管什么年代,女人的名节总是重要的。

        我现在的人,思想多少有点扭曲,如果有女人被强奸,他们也许不怪强奸犯罪恶,反倒会怪女孩子穿得太暴露。

        类似一些人的唾沫星子,足够让一个人意志消沉。

        云澈也觉得有道理,吩咐说:“去把那几个人都给我仔细调查调查,都是什么来路,医院的那两个也看好了,别死了,免得他们恶人先告状。

        我都不知道这里这么乱,我让林立先回去,说就阿兰跟唐欣荣在家睡觉,我不太放心。

        万一有坏人入室偷盗的,那就麻烦了。

        余烟脸上也有多处淤青,手臂上,背部,依旧脖子上都有被烟烫过的痕迹,衣服什么都已经被撕破了。

        云澈问我说:“你在海城才多久,怎么就交了一个这么好的朋友?能够让她把自己的命交给你?”

        虽然只是见过几面,也不算熟悉,但是,因为子淇的一句话,她就尽心尽力地陪我,我对她印象不错的。

        她打电话向我求救,肯定是她信任我。

        我说:“幸好我认识你,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都是小事儿……只要在海城,这个公道我会给她讨回来的,一个也别想跑……

        这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我通知了她的男朋友,不会有事儿的。”

        我说:“她这么信任我,醒来的时候肯定希望看到我,我在这里等着她醒过来吧!”

        云澈紧张说:“医生说她惊吓过度,怕是要有段时间才能够醒过来,回去休息吧……

        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各种病毒细菌,你没休息好,免疫力就会下降,万一感染了什么,再传给了孩子,多不好?

        我在这里等着她男朋友过来。”

        他这么说的话,我想也是,我慌慌张张的赶过来,有点狼狈,也该回去梳洗一下,明天再过来看她。

        次日,我一早就让林立送我来医院,买了早点、水果还有鲜花。

        刚刚到病房口就听见余烟将近是哀求的声音说:“江源,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

        “相信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做这行,现在出了什么事儿,凭什么让我来买单?

        平常,你喝个烂醉的,我也就算了,现在呢?衣服都给人撕了,你告诉我你没有……分手吧,没什么好说的。”

        “江源……”

        紧随着就听见一阵动静,有个男人开了门出来,余烟已经从病床上摔下来了。

        男人也是高高大大的,皮相还不错。

        看了我们一眼,还一脸嫌弃地走了,我急忙去扶着余烟,林立放下手中的东西出去了。

        “哎,兄弟……”

        “做什么?”

        “没事儿,请你吃点拳头……”

        说着外面就有动静了,我急忙出去,只见林立一拳就把那个叫江源的打到在地上了。

        林立骂道:“你他妈的还是个男人吗?女朋友出事儿了,你不安慰就算了,你他妈的还分手?就你这样的也配是个站着撒尿的主儿?

        最让小爷气愤的是,像你这样垃圾都能够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而小爷这么正直的男人,竟然还是单身?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江源几乎是没有还手的能力,只能抬手手臂去挡住脑袋,被林立打了好几拳,还踹了好几脚。

        他才爬起来,指着余烟骂道:“好啊,又勾搭上了男人是吧?余烟,你就是婊子,臭婊子,老子看错你了……”

        林立看不惯,要想要去打他,他就识相的跑了。

        余烟已经哭得没有声音,只是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长发里藏着的一张小脸,痛苦得几乎要抽筋了。

        我抱着她说:“余烟,没事的,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你以后能够找到更好的,不要伤心。”

        余烟紧紧地抱着我说:“我们谈了五年,我给他打过两个孩子,我们都要结婚了……呜呜呜……”

        这个江源真是刷新我对渣男的认知了,让人恨得牙痒痒。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抱着她。

        她这个看似坚强的女孩子,这一刻,所有的坚强也就泡沫一样,支离破碎,剩下的只有作为女人的柔弱。

        警方已经参与进来,所以,等着她的情绪好一点,警察就要过来做笔录了。

        余烟还算是比较冷静地讲诉了昨夜的情景。

        她说,徐公子的公司有块地是孟氏目前需要的,所以,她追着徐公子签这个块的买卖合同有段时间了。

        昨晚,他突然把她叫了出去,说让她陪他的几个客户。

        原本以为这样的场合,还会有别的女性在,没想到等着她过去之后,却发现只有她一个女性。

        她一到,就感觉不对劲,但是,已经走不到,那群人不停地灌她喝酒。

        等着她醉得差不多了,就开始猥亵她。

        她也是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拿起了桌上的酒瓶子砸了一个人,又刺了一个人,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逃了出去。

        警察问她为什么不求助酒吧的人?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报警?而是选择逃跑?

        她说她当时已经没有思想了,只是想着快点从这里出去。

        警察说:“可是据徐公子交代,当时大家都喝醉了……而且,你平常跟他一起喝酒的时候,尺度还会更大一点,这都是你陪客人的常态……”

        余烟听了警察的话,又难受又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