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逃荒,农门娇媳有空间在线阅读 - 第190章 关乎下半辈子

第190章 关乎下半辈子

        祝兆英就不是婆妈的性子,张马毅非要去,就让他跟着一起去了。

        走了没一会儿,他们就遇到了好些被埋进砂石里的百姓。

        祝兆英和张马毅积极救援,同时还要防着余震和二次塌陷发生。

        看到有人来救他们,百姓们拼命大喊,生怕自己会被落下。

        祝兆英他们的人手还是太少了,挖了又挖,气喘吁吁,受灾的百姓却越来越多。

        有些百姓好挖的,有些不能喊出来,已经受了重伤,或者深埋在缝隙里的百姓,每挖一次,都要消耗极大的心力,速度还慢。

        有的百姓刚被挖出来,就求着祝兆英他们寻找其他的亲人。

        周围哭声,喊声,救援声响彻一片,宛若在地狱里挣扎求生。

        沟壑上面的百姓听了,也十分的揪心。

        许秋华一直等着,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十几个......被救上来的人,还是没有她的虎子。

        许秋华的眼泪都要流干了,克制不住,朝沟壑下面撕心裂肺的大喊:“虎子——!”

        “轰隆——”

        回声将松动的地面震塌,哗啦啦的碎石往下掉落。

        险些砸到半空中还没来得及拉上来的百姓。

        百姓们惊慌失措地大喊救命,原本整齐有序,排队等待救援的队伍,也再次产生混乱。

        霍善道拔出配刀,才震慑住所有人。

        许秋华被气急败坏的士兵踹了一脚,“你干什么呢!你想害死大家!”

        许秋华也被刚才的场景吓怕了,怯怯地不敢说话,只能无声流泪。

        看到她这可怜的样子,士兵也不好再和计较什么了。

        霍甜甜也在等着郑多回来,于心不忍地安慰说:“婶子不要伤心,虎子肯定会被大家找到的。”

        许秋华更咽点头,视线落在漆黑的沟壑深处,脸上却升起一股决绝。

        要虎子找不到,她就留下来陪他。

        赵云宁一晚上都没有合眼,大夫不够,她就一边帮忙,一边教导士兵帮人简单处理外伤,还要应对各种出现的问题。

        孟婵娟已经来找过赵云宁好几次了。

        赵云宁疲惫,刚坐下来休息喝粥之际,她又来了。

        孟婵娟视线落在赵云宁的鸡丝粥上,面露急切地说:“云宁,你外祖母还没有消息吗?”

        孟婵娟的表情,就像找不到苏老夫人,她不该喝这碗粥似的。

        赵云宁有些不悦,“大家都在努力,外祖母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听出赵云宁语气里的不耐烦,孟婵娟面色一顿,白着脸说,“那你能不能给你大表哥看一看,茜儿不在,一直绑着他也不是事儿。”

        苏老夫人和苏茜一起掉下了沟壑,苏临见不到苏茜,任何人的话都不听,差点儿跳下去沟壑。

        幸好被暗卫及时拦住,将他捆了起来。

        孟婵娟一直打听苏老夫人的下落,其实也是为了打听苏茜的下落。

        苏临是他们苏家的天之骄子,现在如同牲畜般毫无尊严的捆着,她这个当娘的,心里难受啊。

        赵云宁早看透她的心思,倏地放下碗,语气冰冷,“大表哥的脑袋受了重击,大伯母让我去看,莫不是想让我现在就给他治,在这样的环境里?在这个关键时刻?”

        孟婵娟被她说的面色铁青,没想到赵云宁对全红兰不留情面就算了,对她也没有半分情分。

        赵云宁真要挤一挤,哪能没有时间。

        都有功夫喝鸡丝粥呢!

        她都找青玉打听过了,赵云宁给青玉做手术,总共没花两个时辰。

        但这种话,又怎么好直白的说出来。

        孟婵娟为自己辩解,“大伯母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办法让你表哥安静下来。”

        怕苏临大吼大叫,他的嘴都是堵住的。

        赵云宁从怀里一掏,探进空间里,拿出一包迷药,对孟婵娟说,“我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照顾表哥,若是大伯母担心表哥出事,就把迷药给他服下,让他睡一觉再说。”

        孟婵娟面色大惊。

        迷药伤身,赵云宁怎能给苏临随便服用。

        她面露一丝不悦,赵云宁也没有耐性了,对桃云说,“送孟夫人回去。”

        赵云宁居然还要赶她走。

        孟婵娟感到气愤和不甘,可又不敢和赵云宁撕破脸,只能咬着牙走了。

        她这一搅合,赵云宁胃口都没有了。

        墨哗敏感地察觉赵云宁的情绪,剥了一颗鸡蛋,放入她的手中。

        还暖和的鸡蛋,就像墨哗温暖的大手。

        赵云宁看向他蒙上纱布的俊脸,咬了一口鸡蛋,觉得有点儿甜。

        “再过两个月,你就能看见我了。”

        墨哗微微颔首,他也很想看清赵云宁,好好的照顾她。

        他低眉顺眼的样子,宛若坐落云墨中的谪仙,赵云宁嘴角不自觉地扬起,轻轻勾了勾他的手心。

        酥酥痒痒的触感不断传来,墨哗反手抓住她的手心,面上一派正经,耳根却一片绯红。

        赵云宁心里乐开了花儿,有色心,但还不够。

        喝过粥吃过鸡蛋,天色逐渐变亮。

        赵云宁终于看清了沟壑的整体情况。

        昨晚的强震仿佛将世界分成无数份儿,只不过,他们运气不好,面前的这条儿裂缝是最大的。

        赵云宁低头看去,许多百姓还排着队,等待被大家拉上去。

        下放到沟壑里的士兵们则不断地,在沟壑各处展开救援。

        赵云宁拿出望远镜,看到了秦香和殷弦安。

        殷弦安像是受了伤,脸上还笑得出来,有秦香在身边,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她把消息告诉殷丞相,殷丞相激动的老泪纵横。

        一晚上的功夫,他急得上火,嘴角起了好几个泡。

        赵云宁把消息告诉他,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秦香和殷弦安被救上来。

        明明又新增了好几个下放救援点儿。

        殷丞相不免着急,随后打听才知,殷弦安的脊椎受伤了,直接捆绳索带不上来。

        脊椎受伤了,那可是大事儿。

        关乎男人的下半辈子!

        殷弦安还没有成家!

        赵云宁看他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解释说道:“我昨晚就命人制作了救援的特殊担架,但伤者比想象中要多,有点儿不够用,再稍微等一会儿,殷大人就能被救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