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二宝王爷王妃又恃宠而骄了在线阅读 - 185:都被王妃吸引了

185:都被王妃吸引了

        “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沈云禾低声念叨着,站在对立面的两个国家,怎么也不可能握手言和的。

        况且,沈云禾也不觉得自己会有那么大的能耐。

        一句话,就能让楚君赫和东方邬握手言和了。

        那样,无疑与将楚君赫推向了危险之地。

        “库房不去了吗?”

        楚君赫扫了眼沈云禾,见她紧捏着钥匙,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当然要去,我得看看都有哪些药材,还得帮你整理好……怕它们步了那颗药丸的后尘……”

        沈云禾摇着头意有所指。

        她还记得那颗被楚君赫硬塞进她嘴里,结果却害得她拉肚子的解毒丹……

        楚君赫:……

        这女人的记性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他那小库房的确冬暖夏凉很时候作为储存室,并且做了虫害处理,所以一些重要的东西,他都是让人放在那山洞里。

        他又不是神医,怎知道那解毒丹不能那样子储存?

        “那些药材放在了府里的库房里,后山山洞是本王的私库,这是钥匙。”

        楚君赫弃了轮椅站到了沈云禾的面前,随之摸出来一块令牌和一把铜制的钥匙。

        “这令牌干什么用的?”

        沈云禾看着这枚有着特殊暗纹的令牌,柳眉紧锁着心里更是犯起了嘀咕。

        楚君赫对她会不会过分信任了?

        她还没有嫁过来,库房钥匙就交给她了?

        “所有楚王府的人都认识这枚令牌,不论在皇城内还是其他地方,只要亮出此令牌,你可以任意调遣他们。

        况且,去后山也需要它。”

        楚君赫随意解释了几句,其实他没有说,这枚令牌同样也能号令整个修罗殿。

        倒是翊承在看到那枚令牌的时候,眼底露出了一抹惊讶。

        他没想到表哥竟然这么看中嫂子。

        “这……给我不合适。”

        沈云禾将令牌塞进了楚君赫手中,她听出来楚君赫的意思了。

        她拿着这枚令牌能调遣他所有的手下。

        这怎么行?

        她并没有想过要搅和进他的势力当中去。

        沈云禾就想着嫁给楚君赫之后,表面上还是做一个不占任何权势的后院女子。

        可楚君赫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

        “云禾……赐婚圣旨下达那一日起,你与本王就捆绑到了一起。

        本王的就是你的,往后的日子一切都是未知数,本不能时刻保护在你身边。

        你和两个孩子需要他们的守护。”

        楚君赫不容沈云禾抗拒,直接将令牌塞进了她的怀中。

        意思也说的很清楚,就算她不要,两个孩子也需要。

        沈云禾蹙了蹙眉,她怎么突然有了种被霸总娇养的感觉?

        “那、我便收着。

        不过,我轻易不会使用它的,顶多去后山库房看看。”

        沈云禾虽然收下了令牌,心底却仍旧还是不安。

        但是,她也不会想到,今日说下了这些话,在未来很快就打脸了。

        幸亏楚君赫给的这枚令牌,才救了她一命……

        楚君赫勾着唇角,看着她的时候眼底带着一抹柔情。

        他还怕沈云禾会生气,没想到这枚令牌送得如此顺畅。

        “带她去库房。”

        楚君赫招了招手,管家立马迎了上来:

        “王妃这边请。”

        沈云禾:……

        不仅是翊承他们直呼她大嫂,甚至就连楚王府其他人,见到她也是口一个王妃的叫着。

        成不成婚还有什么区别?

        反正她已经是楚王妃了。

        “楚王他平日里除了处理公文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爱好么?”

        沈云禾跟在管家身后。

        管家想了想摇了摇头:“王爷他平日里很忙,在遇到您之前,他不仅要忙着处理公文,

        还要隔三差五去各处处理那些棘手的任务。

        皇上啊……哪里是将他当儿子?

        分明是将王爷当成了工具,各种难题都丢给王爷。

        王爷的腿疾最近几年也是犯得愈加的勤快了。

        王爷成天都在忙碌,老奴就没见他歇下来过。

        就连休养都成了奢望。”

        管家自是知道他说的这些话,王妃不会传出去,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的大胆。

        “也是您回了皇城之后,替王爷医治了腿疾,王爷少受多少折磨?”

        管家说起这些眼眶便泛起了红,他对王妃是感激的,自打遇见了王妃,王爷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他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允让和允珩除了帮他打理生意上的事情,官场上的事情他们插手吗?”

        沈云禾点了点头,又问了起来。

        管家笑着摇了摇头:“允氏是商贾出生,允珩公子在经商上简直就是奇才。

        而允让公子则是在暗处帮着王爷一起处理各项事情,事无巨细。”

        沈云禾了然,允珩和允让两人应该是楚君赫在暗处的关系网。

        明面上与楚王府是没有关联的。

        难怪,她瞧着允珩和允让往楚王府跑得还没有她勤快呢。

        “王妃,此处就是库房了。”

        管家停了下来。

        沈云禾打量了一眼,这个王府内的库房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与其他府邸差不多。

        门口守着的几个侍卫见到沈云禾后,连忙跪了下来。

        “都起来吧。”

        沈云禾抬了抬手,便转身看向了管家:“我进去看看药材,麻烦管家跟我一起进来。

        可能会需要帮忙。”

        “是。”管家连忙跟了进去。

        楚王府的库房很大,至少要比国公府大上两倍。

        里面也规整的很,沈云禾远远的就看到了,在库房的朝北的一面墙上,一箱垒一箱的,放着很多药材……

        “这么多……”

        沈云禾咋舌,东方邬可真是舍得啊!

        每年都送这么多的名贵药材给楚君赫,不知道东方邬看着这堆满了正面墙的药材……会不会气得跳脚?

        “让他们将这些药材全部搬到库房外边。”

        沈云禾满脸黑线,要是将箱子全部搬下来,库房内还放不下。

        很快,

        沈云禾就看到了堆满了大半个院子的药材箱子。

        这些箱子很久没人清理了,箱子上边落满了灰尘,一打开药味扑鼻!

        沈云禾紧皱起了眉头。

        “有些药材已经泛潮了,找些人过来和簸箕过来。”

        沈云禾一看到药材就走不动了,一箱一箱的检查过去,几十箱药材,都有不同程度的受潮。

        “另外……将靠南的一面墙壁收拾出来,药材晒好后摆在南面。

        北面墙壁没有日照,相对来说比较阴湿,不适合药材存放。”

        沈云禾职业病犯了,关于医药这方面的知识,她是手到擒来。

        她边分拣药材,边讲解这些药材的功效与来历,甚至连药材的价格都给他们普及了。

        院子里,除了最开始来帮忙的下人和侍卫,现在已经围了一大群的人了。

        全部都是借着自发来帮忙的由头……来看他们王妃的。

        王妃实在是太聪慧了,这么深奥的知识都知道。

        楚君赫远远的看着沈云禾在忙碌,唇角的笑容愈加的邪肆的起来。

        “再看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允让不知何时凑到了他的身边,脑袋凑近了楚君赫,追着他的视线便看到了兀自忙碌的沈云禾。

        “楚景越那边怎么样了?”

        楚君赫不以为意,允让自己没媳妇,才会嫉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