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代神王在线阅读 - 第99章 刑罚堂赵长老

第99章 刑罚堂赵长老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雷动印,通过结出特殊印法,引动天地间的雷霆能量,借助天雷,爆发威能。

        可惜它在发动时,会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

        可惜它在发动时,会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

        在雷雨天气时,它所向披靡。

        但如果天空万里无云,那么,雷动印的力量,就会大大削弱。

        林缺之所以选择这门武技,是为了配合他的雷海之霆真意。

        雷海之霆真意,能让他体内真元,附着上雷霆之力。

        这是对真元本身的改变,不需要借助外力。

        如果雷动印能够跟雷海真意融合的话,那么,必定能让这武技得到完美的发挥。

        而烈火掌,更是凶猛霸道,虽然是掌法,但攻击范围远。

        催动时,手掌上附着着熊熊烈焰,一掌祭出,火掌能歼敌于数丈之外。

        拳法与掌法类似,林缺练习起来,比较好上手。

        也弥补了崩拳只能近战的缺点。

        结合雷海真意的雷霆之力,让他的攻击变得更加犀利。

        林缺在功法堂里待得时间太久了。

        从一清早,一直待到了中午饭点,他这才慢悠悠的出来。

        功法堂外,弟子们早已散去。

        “赵长老,没错,当时我就在这里,今天来功法堂的,都是些新晋弟子。”

        “赵长老,没错,当时我就在这里,今天来功法堂的,都是些新晋弟子。”

        赵长老并没有说话,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在他身后,跟着两名刑罚堂的护法,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悄无声息的偷走几十名弟子储物袋里的灵石,这种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必须是精通禁制阵法,且实力不俗之人。”

        上官执事眼眸转动,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么一说,还真有几人比较可疑。”

        “谁?”

        “那就是这次入门考核的前几名,林缺等人!”

        “他们成群结队,来到这里后就鬼鬼祟祟的,还故意找事,特别是那个林缺,在这里跟我争论了一番。”

        “现在回想起来,他肯定是在转移我的注意力,好让同伙下手。”

        护法闻言,也觉得有道理:“林缺等人吗?”

        “说起来,他们几人能拿到考核前几名,原本就可疑,引得门内弟子不满,我们刑罚堂正准备对此好好调查一番呢。”

        上官执事马上指着门口,那边,浦清涵几人正在等待着。

        “他们就在那里,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有走,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说不定是为了下次偷窃踩点呢!”

        两名护法面露不善,正要上前。

        却被身旁的赵长老拦了下来。

        “此事很蹊跷,不能随便怪罪到某些弟子身上。”

        “哪怕是怀疑,也要有足够的理由才行。”

        只有在弟子触犯了门规时,他们才有权利依律处罚。

        这时,林缺刚好从功法堂里走了出来。

        迎面从赵长老身旁走过。

        突然间,他感受到了一股寒芒,照射在他身上。

        目光与赵长老对视,眼眸间,他感觉到有几分熟悉的味道。

        “这人……”

        林缺赶紧收回目光,假装没有看到。

        而上官执事在这个时候怒喝道:“大胆,林缺,这乃是刑罚堂的赵鹤,赵长老,你见到长老,竟敢不行礼!”

        林缺只能低头,施了一礼:“见过长老,弟子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赵长老笑着点点头。

        而上官执事却是不依不饶:“你这是什么态度?像一个做弟子该有的样子吗?”

        “作为新晋弟子,第一次见到门内长老,应该行跪拜礼,尊师重道,日后长老才会指点于你。”

        林缺瞪了上官执事一眼,这老家伙,是非要找自己的麻烦。

        先前给他丙字号玉简,背后是谁在捣鬼,他不知道,也就认了。

        可现在故意刁难,就是这执事自己的行为了。

        林缺的目光,像是要把上官执事给吃了。

        “尊师重道?不知执事当年入门,可有上各大长老的府邸,一一参拜?”

        少清剑派有没有这条规矩,他不知道。

        但他也没见过有哪位弟子,看到长老就下跪的。

        除非是师父,彼此之间有着师承关系。

        或者是受到了前辈的指点,那跪礼谢恩,不算什么。

        但见面就下跪的,雾妖界域可没有这习俗。

        上官执事目光闪躲,呜呜咽咽。

        “我……我进入少清剑派,那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当年的长老我当然都拜过礼了。”

        “哦?”

        “不对吧,我记得你怎么没去过我那里?”

        一旁的赵长老,对于这个话题,似乎很感兴趣,也问道。

        “赵长老……”

        上官执事尴尬的咽了口唾沫。

        他都是信口开河的。

        少清剑派的弟子,见到长老,行跪拜礼,说好听点,那是尊师重道,说难听点,也只是想要攀附长老而已。

        平时也有人这么做,但不是必须的。

        他当年入门的时候,很快就依附在了上官家门下,得到上官家的提拔,成为了一名执事。

        所以,他自然不会去攀附其他外门长老了。

        就算要攀附,那也是去讨好上官家在门内的天才们。

        就比如上官剑、上官京。

        再过十年,他们可就是上官家的掌管者了。

        林缺笑着说道:“看来上官执事也并非是个尊师重道的人嘛!”

        “还是说,在你眼里,赵长老还不够格?没资格成为你的师长?”

        上官执事吓出了一身冷汗。

        “天地良心,赵长老传道,我只要抽得出时间,可是每次都去的!”

        “赵长老在剑道上的造诣,比之内门长老,也丝毫不逊色,人称外门第一剑!”

        “能得到赵长老的指点,是我三生有幸!”

        上官执事赶紧解释道,生怕赵长老有所不满。

        早知道,他就不要多嘴了。

        原本只是想搓一搓林缺的锐气。

        一个下跪攀附,胆小怕事的人,哪怕天赋再高,只需一点手段,便能让其彻底堕落。

        “这么说来,你受赵长老的指点不少啊,但你明知尊师重道之理,却一直没有付出行动,这是为何?难不成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106/106485/28506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