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恶客登门

第六章 恶客登门

        第二拨来者,连人都算不上。

        头生龙角的金袍龙女手托龙珠,带路前行。

        浩瀚的龙珠散发出瀚海的蓝光,如同一滴深海的眼泪,守护住了一群长着尾巴的陆地大妖。

        有头生犄角的人形蛮牛,瞪着铜铃大眼警惕四顾,不安地摇着牛尾巴。

        顶着‘王’字的老虎缩着尾巴前行,生怕被身后流着口水的狮子咬到尾巴。

        最后,海里的虾兵蟹将紧跟在妖娆蛇精的身后,眼神坚定不移。

        第三拨人,更加奇怪。

        虽只有三位白衣老人,但一个个都披麻戴孝,像是要为亲人哭丧。

        他们拿着缠有白带的新鲜柳枝,看上去像是用来战斗的武器。

        白带和丧衣在黑暗中散发夺目的白光,照亮了他们周围三米的距离。

        像极了自黑暗中来的诡异。

        黑桥上,无论先来还是后到的不速之客,皆在抓瞎着摸索前行。

        无人知晓前路究竟有何危险,更无人发觉,他们的行动已经落入某人的眼中。

        苏弃摸着鼻子,露出奇怪表情:“梦母门,红楼女,她们怎么来了,晦气!”

        苏弃觉得晦气,也是因为她们的天葬舞臭名昭著。

        一舞婚庆满堂彩,二舞诞辰花开日。

        三舞生死别离时,四舞百万阴灵葬。

        五舞国破山河在,六舞天祸地乱哀。

        七舞族灭鬼门启,八舞天塌地陷来。

        九舞诸天皆寂寥,十舞山的那头开。

        凡见红嫁衣,遇好事凤毛麟角,遇恶事十有八九。

        她们的天葬舞又叫厄难迭来舞。

        招祸的成功率至今满格。

        “如果龙王殿的三公主、天命派的三算子,知道是红楼女给他们开道,会不会吓得立马转向?”

        苏弃犹豫了:“这些都是前世失踪人员,他们竟然都来过这里,我…还要进去吗?”

        虽然这么想,但冰宇还是要找回来的,对于‘山的那头’,他还是有些把握的。

        毕竟,仅仅知道普通人和仙帝不受影响,就已经强过大多数修行者了。

        抱起小黑狗,苏弃准备冒险踏上黑桥。

        然而,偏偏在这时,第四拨人来了。

        天空中传来一声剑鸣,苏弃心神通透,一种熟悉之感涌上心头。

        “白露山,清幽剑法?”

        苏弃赶紧抱着小黑狗藏了起来,偷偷盯着御剑降落的青衣仙人。

        “青云师兄?”

        前世,苏弃三年后入白露山,成为清幽剑宗的一名普通弟子。

        凡体的他,一路修行磕磕绊绊,十岁越山一级,十五岁越山九级,三十岁纳灵九级,五十岁才完成筑基。

        可越是废材,对于那些天才的事迹越是痴迷。

        青云师兄是个孤儿,出生在白露山,自幼父母双亡,但其性格温柔,与人为善,其修为更是恐怖的令人嫉妒到发抖。

        一岁越山一级,三岁越山九级,四岁纳灵九级,五岁筑基,六岁金丹,七岁元婴,八岁化神,九岁练虚,十岁合体,十五岁大乘,二十二岁半仙。

        苏弃和青云师兄比起来,那就是天地之差,云泥之别。

        可惜天妒英才,青云师兄在苏弃入山的三年前,便失踪了。

        苏弃虽然只见过青云师兄的画像,但其神韵是不会认错的。

        没想到青云师兄,竟然是进入了‘山的那头’,也难怪会没了他的消息。

        苏弃想起前世清幽剑宗的栽培,想起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总有宗门弟子为他打气,相互论证修行的经验与技巧。

        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苏弃才坚强地活到了转机的出现,最终成为一代仙帝。

        苏弃躲在大树后面握紧拳头,接下来的三年,清幽剑宗会经历三次大难,然后便会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成为可笑的传说。

        究其原因,便是这位青云师兄取走清幽仙剑,但却下落不明,致使清幽剑宗损失了两大战力。

        自从那位仙风道骨的白发老翁,自二伯手中救下了他,苏弃便认定了清幽剑宗这个家。

        他没见过清幽剑宗的辉煌,但是他多么希望这个家能够重新走上巅峰。

        只可惜待他成为仙帝之后,清幽剑宗已经不复存在。

        这成了苏弃的遗憾。

        “我不能让他进去,这一世的清幽剑宗,不能走老路!”

        苏弃刚要出去,就被一只手提了起来。

        抬头一看,竟然是青云师兄。

        此时的青云仙人,盯着三岁稚童怀里抱着的小黑狗,一脸古怪。

        “小娃娃,你这小黑狗是哪里来的?”

        苏弃也发现小黑狗浑身颤抖,一个劲往他怀里缩,看样子好像认识青云师兄。

        “小黑狗是我爹娘送给我的礼物。”

        青云仙人诧异了,这小黑狗明显就是被他追杀至此的凶残古兽,吃人都不吐骨头,怎么会如此安稳地待在一个小孩子的怀里,安心当个寻常土狗?

        苏弃凛然,心想小黑狗不会是被青云师兄打伤的吧?

        “你爹娘在何处啊?可否引我相见?”

        青云仙人实在是有些好奇,究竟是何等强大的神仙眷侣,竟能折服此等凶兽的傲骨,让他甘愿成为孩子的玩伴。

        苏弃眼中含泪,抬头指着漆黑的天空笑着道:“城里的大伯说,我的爹娘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只要抬头,就能看到。”

        青云仙人动容,平素善良的他,摸了摸苏弃的头。

        按理说,仙人抚顶,自有福气,哪怕是最差的凡体,也有可能蜕变成半仙体。

        可苏弃的凡体,就像是凡出新天地,青云仙人都快把苏弃的头发揉成鸡窝了,却仍然无太大用处。

        不仅是青云仙人震惊,这下连苏弃都站不住了。

        仙人抚我顶,自当冲云霄。

        哪怕只是个半仙,最起码也应该褪去废柴属性,成为超凡体吧,可自己为何偏偏废物附体、诸仙避退呢?

        青云仙人收回手,目光变得严肃,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上古凶兽被打伤,有三种躲藏方案。

        其一:寻觅一位牧圣神体的天才,待在其身边,缓慢恢复力量。

        其二:寻找一位足以庇护它的强大存在,最好是隐藏大佬,可以让它有充足时间复原。

        其三:它认主了?

        就在青云仙人打算进一步探查苏弃来历的时候,不远处的诡异黑桥,竟然发出了断裂的咔嚓声。

        青云仙人和苏弃脸色都变了,都朝着黑桥冲去。

        苏弃见青云仙人冲在自己的前面,焦急大喊道:“青云师兄,你不能进去,白露山不能没有你。”

        青云仙人愣在原地,他本就很纠结,因为这是一场豪赌,一旦赌输了,清幽剑宗必将一蹶不振。

        可慢慢消亡和一线生机,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一线生机。

        然而现在,居然有个三岁稚童,等在黑桥前,不仅叫出了他的名字,还让他放弃。

        一瞬间,理性战胜了赌性,他停了下来。

        可他停下来了,那叫住他的三岁稚童,竟然一跃而上,自己踏上了黑桥。

        青云仙人下意识就跟着上去了,完全是善良在搞鬼。

        苏弃都震惊了,明明桥已经断了,青云仙人怎么还敢上来啊?

        ‘山的那头’上断桥,意为不请自来,不速之客。

        恶客登门,必须要永久丧失自身的某些东西。

        有可能是脑子,有可能是四肢,也有可能是脖子,或者是修为。

        在苏弃眼中,青云仙人的胡子飞速脱落,渐渐面如冠玉,越发温文尔雅。

        苏弃微微松了口气,之前小黑狗也是少了尾巴白毛,看来这次‘山的那头’,未必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可想起所有进入的人都在未来失踪,苏弃又提起了万分警惕,此地凶险无比,决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脚踏在黑桥上后,苏弃便察觉到丹田里的染血丝带像是活了过来,开始在他的体内乱窜。

        wap.

        /106/106872/27783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