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八章 不可敌

第八章 不可敌

        诡异黑桥,是通往‘山的那头’的路。

        也是通往深渊的不归路。

        前世凡是踏上此桥的修行者,皆下落不明,再也没有出现过。

        然而此时,这些注定要失踪的修行者,开始如多米诺骨牌,接二连三地奔跑了起来,再也顾不得仙风道骨、仙气飘飘。

        第三拨的天命派,撞上了第二拨的龙王殿,九殿三公主得知身后的是天命派的三算子,知晓德高望重的三位大佬绝不会说谎。

        “冲!”

        海陆妖族一家亲,龙王殿统筹诸妖。

        有了三公主的命令,无论是牛妖还是虎妖,抑或是虾兵蟹将,都奔跑了起来。

        三算子更是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其实,本来他们是打算停下歇歇,再算一算吉凶。

        结果,三公主太高效,直接带飞,领跑了起来。

        三位老人只能咬着牙,跟着跑了起来。

        越是临近‘山的那头’,他们的修为被压制得越厉害。

        等撞上第一拨红楼女的时候,三算子已经快成了落汤鸡。

        可怜黑桥就这么一条路,让他们只能往前冲。

        三公主见到领路的竟然是梦母门红楼女,顿时娇躯一颤,瞳孔乱抖。

        显然,对于红楼女的威名,她也是有所耳闻的。

        只是没想到会在如此危险的地方,遇到一群如此晦气的人。

        一时间,三公主都忘了前进,心灰意冷,感觉前路迷茫,恐怕难逃一死。

        红楼女也感应到了身后之人。

        在三公主惊悚的目光下,这群红楼女居然跳起了舞,且在边跳边走。

        大算子见此一幕,颤抖的手掐指便算,只是越算脸色越阴沉。

        “三公主,快超过她们,红楼女在给我们跳福凶。”

        三公主香汗直冒,显然被吓得不轻。

        红楼女算命,非死即残。

        三公主直接动用了一张底牌,将手下全部收入龙珠之内,然后坐在龙珠上,竟然从红楼女的头顶飞了过去。

        三算子身轻如燕,自红楼女跳舞的缝隙里钻了过去,竟有些飘然如仙之感。

        然而,大算子和二算子穿过红楼女后,正好踏入‘山的那头’。

        黑暗如墨,自地下蜂拥而出,直接将大算子和二算子吞没,眨眼间,两位在外界名望颇高的真仙,就这么消失无踪了。

        “大哥、二哥。”

        小算子还没踏出,便见到两人消失无踪。

        三公主坐在龙珠之上,飘在空中,原本还想降落的她,面露惊悚,连忙飞高了些。

        黑桥的尽头,是灰色的山体。

        红楼女们三舞完毕之后,一个个飘入了‘山的那头’,朝着山上飘去。

        苏弃驻足望着红楼女,不由吃惊,她们居然早有准备。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理所当然,每次红楼女的出现,都无声无息,也都能全身而退。

        只是。

        此地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踏足半步就要命丧于此。

        难怪来此之人都没逃出去。

        上一次,苏弃见过这么可怕的地方,还是在未战山的那头。

        “冰宇,你这个混蛋到底跑哪里去了!”

        苏弃焦急地四下观望。

        突然,他发现‘山的那头’不远处,一位酷似冰宇的六岁孩子,正缩在一处神龛里默默流泪。

        此时的神龛,正在缓慢吞噬着冰宇的身体。

        “好胆!”

        苏弃不再犹豫,直接冲了过去。

        青云仙人紧跟其后,他什么也看不到,不发一言地追了上来。

        黑桥之上,只留下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血色脚印。

        龙珠上的三公主,也看到了不远处的神龛,以及神龛中的六岁男孩。

        但她却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掏出一个小瓶,打开了瓶塞,顿时无数人类的怒吼传了出来。

        那是上百万人族死前的执念。

        小算子也自符箓中取出了封印的人魂,全部释放了出来。

        神龛来者不拒,竟然全部笑纳了。

        三公主松了口气,正打算朝山上而去,就看到小算子惊恐地望向身后。

        自那黑桥深处,竟然冲出了一道忽明忽暗的血色人影。

        “龙王殿与天唐王朝交界的瀚海城,生活着百万人族,可在一夜之间,便成了空城,原来是你干的?龙王九殿三公主敖雪!”

        青云仙人脸色一变,双眼满是杀意,看向坐在龙珠上的龙女敖雪,此妖居然敢干出此等杀孽。

        该杀!

        该死!

        可事情还未结束,苏弃看向踩在柳枝上缓缓飞起的小算子,直接把小黑狗抛了出去,血色眼眸迸发无尽杀意。

        “身为人族,居然敢坑杀十万大山中上百山村的村民,小黑狗,给我咬死他!”

        含怒扔出小黑狗,苏弃还是有些担心小黑狗的战力。

        没想到小黑狗背后竟然长出一双黑色羽翼,身形也暴涨了十倍,直接咬住小算子,将他吐到了地上。

        这次,灰色的山体居然没有吞噬小算子。

        见此一幕,小算子松了口气,直接朝着山上跑去。

        在天空中的小黑狗,也遇到了麻烦,龙珠居然对它有克制作用,三公主敖雪不声不响的竟要吞噬掉小黑狗。

        “青云,你去吧。”

        青云仙人早就忍不住了,御剑而起,脚踩佩剑‘为善’,手持清幽仙剑,直接朝龙女杀去。

        小黑狗怒吼一声,顺势朝龙女的龙珠咬去。

        苏弃帮不上忙,盯着逃跑的小算子,眼中杀意隐藏不住。

        妖杀人,他可以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本就是死敌,没什么好说。

        可身为人族的势力,居然屠村献祭,只求能在此地行动自如,该杀、该死!

        苏弃咬着牙,一步踏入‘山的那头’。

        灰色的山体中,似乎隐藏着无尽黑暗,要将他吞噬,把他拉入万丈深渊。

        然而,苏弃一脚落下,一道血色脚印压住了所有的不祥与黑暗,将要吞噬三岁稚童的黑暗活生生地压了回去。

        龙女见此,双眼微眯,这应该就是三算子算出来的恐怖。

        没想到居然是个孩子。

        苏弃深知隔山打牛的道理,二话不说,直接冲到了神龛面前。

        神龛里的神,原本无相,但此时却在朝着冰宇转变,而原本的冰宇,生魂也在变得透明。

        苏弃抬手就将冰宇扯了出来,然而冰宇的身上居然缠满了黑色的锁链,似乎已经与神龛连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弃竟然看到神龛里的神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去你妈的!”

        苏弃一脚踹了出去,无穷黑暗锁链阻挡,但都挡不住苏弃的含怒一脚。

        血海沉浮,连仙帝巅峰的苏弃都要含恨重生,一个区区的看桥神,就想抵挡?

        做梦呢?

        神龛内神的脸上,直接印上了一记血色脚印,然后神龛里的神,轰然炸开了。

        无穷无尽的祭品逃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谢过苏弃,便被龙女的龙珠吞噬了。

        吞噬掉祭品的龙珠大放光芒,逼退了围攻过来的青云仙人和小黑狗。

        仓皇朝着山上飞去。

        原以为逃出生天的小算子,突然发出一声不甘的尖叫,然后在黑暗中彻底消失了。

        “穷寇莫追,去山上,必死无疑。”

        苏弃虽然想要龙女手里的龙珠,但既然对方找死,那就无可奈何了。

        “你们先别下来。”

        小黑狗和青云仙人都在半空中,看着苏弃与神龛的极限拉扯。

        失去神的神龛,对于神的需求超越以往,竟要把冰宇拉入其中,补全完整。

        苏弃怎么可能答应,怒吼道:“住手!别逼我踩爆你!”

        神龛不为所动。

        苏弃忍无可忍,直接一脚踹向神龛。

        没想到神龛连接整座山,苏弃一脚下去,整座山都颤了三颤。

        整座山都似乎愤怒了,竟升腾起无边黑气,朝苏弃一个人席卷而来。

        苏弃感觉到,随着‘山的那头’发飙,丹田里的染血丝带竟然卷了起来,硬生生地挤出了一滴血。

        那究竟是多么美丽的一滴血,苏弃觉得,世间万物,都不及那滴血的万分之一。

        那滴血自苏弃的丹田内消失,不知所踪。

        随即‘山的那头’下血了。

        汹涌的黑暗在这血雨面前,像是老鼠遇到了猫,竟然直接便融化了。

        血雨面前,神龛也在融化,连这座山都在坍塌。

        “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苏弃抓着冰宇,便朝着黑桥跑去。

        小黑狗和青云仙人紧跟其后,哪怕现在苏弃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他俩也没有半点忤逆的心思。

        原本应该阻止离去的黑暗屏障,也在血雨中塌陷消散。

        他们很轻易便踏上了黑桥。

        有血色脚印在,黑桥没有在血雨中坍塌,反而被血雨染成了红桥。

        红桥上,苏弃心绪不宁,有种即将大祸临头的感觉。

        此时,苏弃已经跑到了桥的中心,忽然,心有所感,看向身后,只见‘山的那头’的山,轰然崩塌。

        龙女坐在龙珠上,狼狈地降落在了红桥之上。

        青云仙人和小黑狗同时转身,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苏弃却是瞳孔微缩,龙女的龙角之前是黑的吗?

        “小心,这个敖雪有问题!”

        青云仙人和小黑狗还未反应过来,便倒在了桥上。

        龙女一步便来到了苏弃面前,从怀中取出一面镜子。

        这像是闺房里女子用来梳妆的镜子,但其背部却贴着一个大红囍字。

        “人类,你看镜中的我与我像不像啊?”

        镜子对准苏弃。

        苏弃居然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身后站着一道清晰无比的人影。

        那是一位披头散发,看不清长相的红衣女人。

        此时她已经抬起了刀,朝苏弃当头劈下,嘴里还兀自念叨着:“你看我像不像我?你看我像不像我?”

        苏弃毛骨悚然,死亡的威胁涌上心头。

        他知道,刀落下的瞬间,他会死!

        可他,无能为力。

        没有实力的他,就像凡人直面仙帝的全力一击。

        就像蝼蚁望苍天,空有鸿鹄之志,却已没了施展抱负的时间。

        不可敌,不可视。

        ‘山的那头’,有大恐怖!

        wap.

        /106/106872/27783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