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诅咒

第九章 诅咒

        重生路,难道就这么尽了吗?

        苏弃不甘心,他只是为父母报了仇,还没救活他们!

        他只是救了青云师兄,还未壮大清幽剑宗!

        他还想探索仙帝之上的境界!

        还想踏足前世未踏足过的‘山的那头’。

        刀落之时,‘山的那头’天崩地裂,云上天宫崩塌落下,砸入山的废墟。

        一滴黑血自云顶急速冲下,击穿了龙女的眉心,打碎了镜中红衣女的刀,落回到苏弃丹田内的染血丝带中。

        苏弃抓起地上的镜子,看向身后的女人。

        当看到红衣女消失了,他才松了口气,真正地放下心来。

        “差点真以为自己要死了。”

        突然,丹田内传来一股胀痛感,苏弃难受地在地上打滚。

        紧接着浑身像是被丢进了油锅,浑身又热又疼。

        然后,便开始疯狂呕吐,吐出了大量的尘世杂质。

        直到这一刻,苏弃才有思考的机会,立刻明白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我这是要突破到越山一级了?”

        ‘山的那头’还在崩塌,毁灭。

        一切的始作俑者苏弃,正在按照前世的方法尝试突破。

        可惜,完全不行。

        修行前,必须‘去三尘,强三身’。

        去三尘,即离红尘、夺情尘、散亲尘。

        强三身,即增底蕴、强体魄、炼神魂。

        否则根本无法自己踏上修行路。

        这个时候,丹田内积聚的力量越来越多,肿胀感也越发强烈。

        苏弃越绝望,头脑越发冷静。

        越山境,悟山、绘山、越山。

        山在心中,山在脚下,山在眼前。

        不知为何,苏弃竟想起与诸位师兄探讨越山境的经过。

        那时辩论,有位师兄便说,是否我等修行皆有误。

        越山境,非越心中山,乃描摹眼前山,而后越之?

        苏弃回味那场论道,心似明镜,豁然开朗。

        那场论道,只不过是一群废材被困在越山境,凑在一起,探讨如何破关罢了。

        可那些经验与底蕴,却带给这一世的苏弃灵感。

        越山境,修行者大都越过心中山,跨过心中险,自以为高人一等,实则已落入下乘。

        心中山,无形多变,越之有何用?

        唯眼前山,且看它高高在上,且看它危机重重,且看它轰然崩塌,跌入尘埃。

        ‘山的那头’,也是山!

        苏弃突然萌生出一个疯狂的念头,画齐云山不如画‘山的那头’!

        齐云‘山的那头’,他见过啊!?

        想到便做,苏弃开始在丹田之中画山。

        巍峨仙山丹田成,夺目仙光黑桥生。

        仙宫云梯通碧落,云卷云舒仙庭绕。

        云雾茫茫天将在,仙乐渺渺天宫存。

        宫内虚影盘膝坐,只见轮廓不见容。

        苏弃睁开双眼,眼中迸射万道霞光。

        狂喜涌上心头,他竟发现了修行界的惊天大秘!

        “我只是突破到越山一级,却有纳元四级的实力!这怎么可能?”

        苏弃越回味越是震惊,若不是前世作为废材,每一个等级都熬了数年,他也不可能这么清楚每一个等级每一个阶段的实力划分。

        “越一山而已,我竟整整跨越了十三个小境界!”

        现在,苏弃可以毫无压力地说,他比上辈子少奋斗了十五年。

        甚至可以说,现在的自己比青云师兄都要有天赋!

        青云师兄四岁才踏入纳灵境,自己三岁便已经纳灵四级了!

        狂喜之余,苏弃发现自己浑身都被汗水打湿,嗅之恶臭熏天。

        身体变强之后,自动将杂质排出体外。

        苏弃使用清水术,将浑身的杂质清洗一空,连衣服都焕然一新。

        可是,苏弃却盯着掌心的灵力颜色发呆。

        正常、比较大众的灵力色泽乃是乳白色,意为太初之色,大道本色。

        其次,是各种神体的灵力色泽,像铁锤的霸雷神体,若踏上修行路,便是乳白灵力中夹杂雷光,但大体色泽还是以乳白色为主。

        最后,则是邪修的血红灵力,那是完全被玷污的污浊灵力。

        然而,苏弃掌心里施展出的血色灵力,却如同琥珀,是玲珑剔透的血色。

        苏弃连忙收起灵力,负手看向清醒过来的青云仙人。

        青云盯着眉心穿洞的龙女,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连忙向苏弃行礼。

        “前辈,镇山河之事……”

        苏弃记得镇山河好像在剑侠山出现过,青云又不是无垢剑体,去了也无用。

        师兄要是再失踪了,那他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镇山河之事本座来处理,你身上有没有信物之类的物品,待我找到了镇山河,会回白露山。”

        青云仙人欲言又止,但还是将清幽剑宗的长老令牌送上,拱了拱手就要离开。

        “且慢。”

        血色精纯的灵力将龙珠托起,交给青云师兄。

        “此物乃龙王九殿至宝,内有十万大山牛老魔、蛇九妹、虎八三等大妖,运用得当,可救命。”

        “至于其中凡人魂魄,你自行处理吧。”

        青云仙人完全没在意苏弃灵气的颜色,血雨都是前辈弄出来的,灵力是血色不是很正常吗?

        接过龙珠后,青云原本的愁容尽消,转而喜上眉梢。

        “前辈,不随我一同回去吗?”

        青云已经彻底相信苏弃白露山老祖的身份。

        “一年后本座自会去白露山。”

        一年后白露山封印松动,数十位妖仙破封而出,白露山倾尽全力斩杀十位妖仙,但仍有八位妖仙逃生。

        那一战十分惨烈,白露山的半边天都被染红。

        苏弃目送青云师兄御剑离去,羡慕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他也好想御剑飞行,只可惜上一世全身心扑在修行上,最后成为仙帝,普通仙剑根本承受不住他的力量。

        凡是像样点的仙剑,都被人抢走了,最终苏弃也只配乘坐仙龟到处游荡。

        “这一世,我要把那帮剑仙看中的剑都抢过来!”

        冰宇虚弱趴在地上,有些疑惑地看向撑的站不起来的小黑狗。

        “小苏,这只狗怎么胖成这样?”

        苏弃手持铜镜,扶起冰宇,踹了一脚吞掉整只龙的胖黑狗。

        “别管它,我们先回去,它消化了会来找我们的。”

        回到野蒙村,天色尚黑。

        来回不过两个半时辰,谁能想到,苏弃炸掉了一座山。

        然而走入野蒙村后,苏弃脸色陡变。

        “好浓郁的血腥气!?”

        冰宇似乎心有所感,快速跑到了家门口,油灯还亮着,可他的爸妈竟然倒在了地上,已经没了呼吸。

        苏弃看过其他几户宅子,脸色无比阴沉,都死了!

        他以为救下来的人,竟然都死了!?

        “铁哥和小牛娃、冰哥的身体都不在,那人应该是盯上了神体。”

        苏弃眼中满是杀意,他救下的人也敢杀,找死!

        “冰哥,想报仇吗?”

        冰宇咬牙道:“不管是谁!我都要杀了他!”

        “我怀疑那人是夺舍了你的身体,干出的杀孽,你感应一下方向,我带你去报仇!”

        冰宇闭眼感应,很快察觉到了丝丝缕缕的呼唤,立刻指向西面。

        苏弃握紧拳头,抓起冰宇,便朝着西方窜去。

        小树林的溪流旁,‘冰宇’正擦洗着手中染血的菜刀。

        wap.

        /106/106872/27783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