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为师自有妙计

第十三章 为师自有妙计

        他该死!

        现在苏弃解除控制,崇山城的十万人会在一夜间死亡,肉身也会随之腐烂。

        苏弃盘膝而坐,自离村起便孕养的分身终于派上了用场,很快文弱书生再次睁开双眼,只不过眼中不再有惊恐,反而多了一丝狡黠。

        “我为夺魄子,专坑老师父。本体,你的徒弟们,好像被关在冰窖里了,你不去看看吗?”

        文弱书生躺入棺中,棺盖自动合拢,整个崇山城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

        苏弃敲了两下棺盖,棺盖下滑,露出了文弱书生的脑袋。

        “你还有何事?”

        苏弃取出铜镜看向身后,严肃道:“你可不只是我针对天傀老祖的工具,也可能成为新我。”

        “你就不怕我反水吗?”

        苏弃身后披头散发的妖女已经磨好了刀胚,剩下的是精细活,速度也降了下来。

        “这诅咒不知何时爆发,我没有把握活下来,如果我死了,你必须要肩负起复活父母的重担。”

        文弱书生看着苏弃把平天令都塞进他的棺材内,棺材板顿时有些压不住他了。

        他直接扒拉开棺材板坐了起来:“有这么严重吗?你就不怕你活着,我实力超过你然后反杀你?”

        苏弃推开祠堂门,转头大笑道:“只要我活着,那你这辈子都别想超过我,不要试图与我为敌,我更喜欢交朋友。”

        “汪汪!”

        胖黑狗也跟着威胁了两声。

        文弱书生打了个哆嗦,抱紧自己躺入棺材,喃喃自语:“等你死了,我一定把你坟给踹了。”

        衙门冰窖内,冰宇护住铁锤和木生,勉强抵挡住了寒气的侵蚀。

        木生还好,只是嘴唇发白,眉毛染霜,觉醒牧圣神体后的体魄还能撑几天。

        铁锤就惨了,若不是冰宇抱着她,恐怕此刻她已经满身冻疮,容貌尽毁。

        “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冰宇哥哥,之前是我不对,本来就不是你的错,我不该生你的气。”

        铁锤眼皮越来越沉重,想要就这么睡过去。

        “不能睡。”

        冰宇一巴掌将铁锤拍醒:“我们已经杀了夺魄子,师父会赶来救我们的。”

        木生运转心法再次起身,给不远处的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补了几冰锥。

        “可是小苏师父并不知道我们在这里。”

        这下三人都沉默了,他们出白府后便发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一路追到了府衙门口。

        说来也奇怪,府衙居然没有衙役,里面空空荡荡,三人找了半天,终于在冰窖口找到了线索,然而他们被埋伏了一手,被困在了冰窖内。

        虽然报了仇,撕碎了夺魄子蜕变前的身体,可他们也陷入死亡危机之中。

        冰宇看着怀中的铁锤如此的痛苦,求生意志从未有过的强烈,磅礴吸力自他骨髓中释放,周围冷气裹挟严寒席卷入他的身体。

        冰窖内的冰块开始融化,温度逐渐回升,可纳寒入体的冰宇却在至冷的寒气中冻成了冰雕,心跳越发迟缓。

        “冰宇!”

        “冰宇哥哥!”

        冰宇的意识就像是落入冰天雪地之中,至寒至冷。

        “我要死了吗?”

        “师父在,你死不了。”

        三岁稚童踩着雪来到了冰宇身边,笑问:“冰魄神体常有,而觉醒之人不常有,你可知为何?”

        冰宇跪在苏弃面前,哆嗦着问道:“求师父解答!”

        苏弃咧嘴一笑:“当然是他们无缘拜我为师啊,冰宇,你且听好看好。”

        “我且问你,你现在是否冷得要死,感觉再这样下去会被冻死?”

        冰宇连连点头,若是旁人问,他压根懒得理会,这还不明显吗?

        苏弃打了个响指,瞬间冰天雪海中的冰宇,突然惊呼一声,跳了起来:“师父,雪好烫,烫死我了!”

        苏弃再次打了个响指,雪竟变得如棉花般柔软舒适,冰宇好奇捧起一抔雪在手里捏了捏,竟然真的如棉花般柔软。

        “师父,您教我吧,我想学。”

        现在,冰宇才算是真正认可了苏弃这个老师,而不是那个三岁的弟弟。

        “天极冰魄洁嚣渊,舍生祀寒春离往,万丈深心熔炼气,玉骨冰肌天将赋。”

        冰宇盘膝而坐,默念心法,周围的冰天雪地,时而阴寒,时而温凉,最终,一颗滚烫的心脏跳动起来,冰宇也倏然睁开了双眼。

        明亮的客栈内,阳光刺得冰宇有些眼花,许久之后才看清周围的人。

        “醒了过来吃点东西吧,师父说要带我们去泡个澡。”

        木生说这话的时候面色有些古怪,他承认自己在村里装过单纯,但跟师父绝对没法比。

        很快一辆马车驶出崇山城,朝着仙女湖飞驰而去。

        关于崇山城很久之前的故事,在马车里,铁锤三人也都听到了完整的版本。

        三皇子虽然干啥啥不行,但毕竟有着一颗高高在上的心。

        他让身边两个官兵去招兵买马,自己则画心大起,非要把自己未来当皇帝的场景画出来,结果路过的牧童偷偷告了官府。

        然后,三皇子便因为穿了皇子服饰,以欺君罔上被打入大牢。

        后来兴许是忘了这个人,直到又三十年后,新皇登基,大赦天下,他被放了出来。

        蹉跎半生的三皇子就跟做梦一样,不知是不是巧合,某一天他正在城墙下搬货,新皇正好在城墙上感叹,当四目相对时,三皇子突然哈哈大笑,指着皇帝喊狗奴才,然后彻底疯了。

        这个新皇究竟是何许人也?原来他竟然就是三十年前三皇子身边招兵买马的小官兵。

        当两个官兵接到三皇子的命令离去后,很快就笼络了一大批前朝余党,可回来禀报时却发现三皇子不见了,只有那身着龙袍的背影画还在。

        其中一个官兵看到了画中人的体型,竟与自己的身影有八九分相似,立刻觉醒了当皇帝的梦。

        有画在手,一呼百应,一场长达三十年的征战就这么开始了。

        新皇看着早已老迈的三皇子,实在不忍他疯下去,于是挥了挥黄袍衣袖:“杀了吧。”

        一路上,铁锤都有些沉默,如今冰宇和木生都觉醒了神体,唯独她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感觉。

        “到了,这里就是仙女湖的最外围。”

        苏弃在飞仙钱庄兑换了一两银子,在客栈租了一间房,上了一桌好菜,一盘好肉。

        胖黑狗死死盯着那一盘肉,生怕它跑了。

        “师父,怎么来仙女湖的都是男子啊。”

        冰宇相当不解,按理说仙女湖应该更吸引女孩子来吧?

        木生翻了个白眼,这话又让他想起了师父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铁锤学着苏弃当时的解释,讲述道:“仙女湖由仙女教全权掌控,唯有符合相应要求才能入内,不符合要求又不想离开的痴汉们,只能躲在最外围隔靴搔痒,以此聊表慰藉。”

        冰宇没听懂,还想问,木生却打断道:“既然师父带我们来,那就意味着我们都符合要求,可是除了铁锤,我们都是男孩子吧,真的能进去吗?”

        苏弃嘿嘿一笑:“为师自有妙计。”

        wap.

        /106/106872/27783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