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冰火两重天

第二十七章 冰火两重天

        翌日一早,苏弃伸了个懒腰醒了过来。

        一抬头,就见小黑狗一脸见鬼的表情,警惕地打量着苏弃。

        小黑狗将重心放在后两条腿上,似乎随时准备撤回冰火峡谷中。

        “怎么了?”

        站了一夜的蒙汗仙王见苏弃回过头看他,瞳孔微缩,吓得后退了好几步,险些仙王领域都要崩碎。

        苏弃挠了挠头,等弟子们醒过来后,带人走入了冰火峡谷之中。

        小黑狗见苏弃没有异常,也跟了上来,蒙汗仙王坐在地上,大口喘息,活像是一个被欺负了的小媳妇。

        “昨晚,那是苏公子吗?”

        蒙汗仙王擦着头上的冷汗,缓缓撤去了领域。

        昨夜还逗留在这里的散修全部消失不见,不知去向。

        可仙王看到了,他们都消失在了一抹血色之中。

        “原来这就是连仙帝都不敢招惹的不祥,不可说,不能与人言,我要把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心中。”

        直到下定了决心,蒙汗才惊恐地发现,眼前的视野彻底明亮,呼吸的空气不再血腥。

        就好像,刚刚有什么东西从眼中剥离,扼住生命的大手缓缓松弛。

        一代仙王再也无法保持平常心,心跳加速的就像个听到鬼故事的普通人。

        冰火峡谷,入口狭窄,蜿蜒曲折,步行数百步,眼前豁然开朗。

        冰的青蓝冷气于左侧绽放,宛若一朵朵冰莲开满石壁,渲蓝了峡谷的半边天,在冷气的最深处,有一道至寒至冷的泉眼。

        火的橙红斗气自右侧爆燃,仿佛一头头狂野的上古凶兽,映红了半个峡谷,在斗气的极深处,隐约可见地火在咆哮。

        “木生,你去‘斗火’那边,记住,每走一步都要念一百遍牧圣神体的心法,直至心中通透方可再行前进,若达极限,便盘膝而坐,不可冒进。”

        苏弃再看向冰宇:“你也去‘斗火’那边,心法一百遍,切不可贪功冒进。”

        木生和冰宇都点头称是,然后朝着‘斗火’而去。

        铁锤看过来,眼睛中满是委屈,每次她都是最后一个安排,明明她是二师姐好嘛。

        “铁锤,你去‘冷冰’那边,心法一百遍。若遇到任何不舒服的情况,可告诉为师。”

        苏弃见三位徒弟皆行动起来,自己则走到‘斗火’与‘冷冰’的中心。

        冰与火的交锋处,亦是最危险的地方。

        当苏弃踏足此地后,就像自动开启了嘲讽属性,无论‘斗火’还是‘冷冰’都暴动了,一定要让这个弱小的两脚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同理之下,三位弟子那边的阻力立刻减少了。

        苏弃盘膝而坐,闭目施展起了另一套功法。

        神体有神体的心法,凡体亦有凡体的活法。

        “蜉蝣沧海一粟间,夕阳黄昏几时景,荡胸凌绝登绝巅,太仓无极入极心。”

        苏弃脚下浮现出由琥珀色灵力凝聚而成的太极八卦,‘斗火’与‘冷冰’        化作太极两级,成为他淬体强身的一环。

        想要修行,必须要‘去三尘’、‘强三身’。

        去三尘,即离红尘、夺情尘、散亲尘。

        强三身,即增底蕴、强体魄、炼神魂。

        苏弃踏上的修行路与众不同,但弟子们还需要变强。

        所以苏弃安排了‘增底蕴’的仙女池和仙女果、‘炼神魂’的雾都迷城、‘强体魄’的饕餮盛宴与冰火峡谷。

        而串联起这条路上的风景与点滴,便是‘去三尘’。

        此事结束,弟子们都将踏上属于他们自己的修行路。

        苏弃的路他们走不了,但苏弃会尽可能地给他们最好的。

        木生感受着牧圣神体的抗拒,忍着灼烧般的炽烈疼痛,继续前进着。

        师父已经把变强的方法教给了他,能不能变强,是他自己的事情!

        等他走到地火面前时,已经浑身漆黑,发丝尽去。

        曾经见过的那颗顶天立地的远古大树,似乎也开始燃烧了起来。

        等盘膝坐下后,缕缕地火同牧圣神体继续抗衡着拼杀着,原本吃肿的体型开始飞速缩水,他的体质也得到了脱胎换骨般的升华。

        冰宇更加艰难,但咬着牙还是走到了木生的身边,甚至还前进了一步。

        这一步是他身为大师兄必须要迈出去的一步,如果被小师弟在这种地方超越,那以后还怎么保护他。

        冰魄神体的反抗从未有过的强烈,曾经见过的那座冰天雪地,似乎在融化。

        整座冰山都似乎被动摇,摇摇欲坠。

        冰宇的身体也在肉眼可见的缩小,所谓的赘肉都在压缩中变得坚硬。

        最痛苦的便是铁锤,她的霸雷神体在冰的导电性中敌我不分。

        她不仅要承受来自‘冷冰’的折磨,更要承接来自雷霆的审判。

        可就算是每一步都要适应很久,她依然咬着牙默念心法,朝着冰泉的最深处行去。

        弱小是原罪,她不想再看到师父也和父母一样惨死,她必须要拿起强大的武器,走上至高之位,守护她所要守护的人和物。

        三人都有不得不前进的理由,他们的执念化作一条宽广明亮的康庄大道,送他们蜕变,带他们破茧。

        “你们醒了?”

        苏弃已经虚脱到化出了本体,三岁稚童重新恢复瘦小的模样,可却不再孱弱与不堪。

        以如今苏弃的体魄,面对那时的二伯,恐怕可以单手将他拎起来掐死。

        三弟子都有些疲倦,但他们也敏锐地察觉,此地的冰火好像没办法对他们产生影响了。

        木生褪去了一层黑色的皮,新生的皮肤散发出草木的清香,如同涅槃重生,连相貌都更加清秀了,气质更是变得随和起来。

        冰宇依旧唇红齿白、剑眉星目,只不过机体更显白皙,给人一种冰清玉洁的纯净之感,气质都似乎清冷了起来。

        铁锤已没了浑身的腱子肉,但隐藏在白嫩皮肤下的爆发力绝对更胜从前,黑色眸子蕴含雷霆,一种摄人心魄的气质,足以令寻常人望而却步。

        “小苏师父,我们这算是成功了吗?是不是可以踏入修行路了?”

        铁锤的话仿佛具有魔力,让木生和冰宇都看了过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师父。

        “别高兴得太早,你们还差一样东西,跟我来吧。”

        wap.

        /106/106872/27783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