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客栈有杀气

第二十九章 客栈有杀气

        蒙汗注视着一辆马车远去,背后的衣服已经打湿。

        等赶回飞仙城,蒙汗像往常那样向仙帝汇报此事,但在关键地方却被多宝打断了:“涉及小苏的事情,以后能说的便说,不能说的,谁也不许告诉,听明白了吗?”

        蒙汗点头:“听明白了。”

        多宝看着蒙汗脖子和眼睛上的红手印消失,这才松了口气。

        “那晚活着离开的散修都查明去向,消除他们这段记忆。”

        “是!”

        盯着蒙汗离去,多宝看向苏弃离去的方向,揉了揉肥嘟嘟的胖手,在那手心之中也有一只小孩血手印。

        “小苏,你给我设下的又是什么样的禁制呢?”

        苏弃在马车上打了个喷嚏,也没在意,感受着弟子们期待的眼神,继续讲道:“万剑谷可是个好地方,那里的每一把剑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我今天给你们讲的就是那把插在剑冢最深处,永不则主的将军剑。”

        “在一场不知冠以何种名义而开战的战场上,一位无名的小兵手持将军剑,守护皇子冲出了重围,经历风餐露宿、艰难险阻,皇子终于抵达了京城,拿回了属于他的权势,然而战场的失利,令皇帝龙颜大怒,皇子受到了惩罚,不得再干涉内政。”

        “皇子以为皇帝只是想磨炼他的心性,因此有了空暇,便开始陪着救他的小兵练剑,小兵的剑术很高明,三年内,皇子竟从一个剑术小白成为了武功高手,正当皇子为武功的精进而欣喜之时,关于他与小兵间的谣言四起。”

        “皇帝听信谗言,将太子之位交给了他的弟弟,皇子被宫里宫外的流言蜚语激怒,彻底爆发,用将军剑杀掉了那个救了他的无名小兵,此事传开后,流言蜚语终于停歇了。”

        “恰逢此时敌军来袭,皇子拿着将军剑赶赴沙场,凭借精湛的武功与削铁如泥的将军剑,竟以少胜多,将敌军杀光。回来后举国庆贺,皇子也重新成为太子,皇帝也退位让贤,让太子监国。”

        一路伴着故事,马车很快就抵达了万剑谷外。

        万剑谷外,客栈。

        狂躁的风吹得人睁不开眼,苏弃等人进来的时候头发都乱了。

        很明显,这风不正常。

        小二用力将门关好,才看向苏弃笑道:“客官,想吃点什么?”

        苏弃取出九十九两银票:“招牌菜都上点,最好有大鱼大肉,安排一间上好的房间。”

        小二收了银票,给苏弃送来了一枚房间令牌,上面写着303号。

        “您是打算在客房内吃,还是在大堂里吃呢。”

        苏弃接过房间令牌,笑道:“找钱,我就住一天。”

        小二愣了一下,然后找了苏弃九十两银票。

        “就在大堂吃吧。”

        苏弃看是飞仙钱庄的印章,才点头让小二去后厨招呼厨师做饭。

        正在这时,木生察觉到有劈柴的声音,于是透过大堂的窗户,看向客栈的内院,隐约中看到狂风里有道人影正在那里用一把剑劈柴,实在怪异。

        “怎么样?老朽的杰作可还满意?”

        木生吓得浑身一抖,险些一拳送走老头儿。

        苏弃拍了拍老头的肩膀,好奇道:“小老头,你不会就是那个鼎鼎大名的机关大师沐机吧?”

        老头一听有人认识他,一瞬间骄傲就浮现在了脸上:“哎呀,没想到老朽已经淡出江湖,江湖还流传着老朽的名。”

        苏弃怒道:“少打马虎眼,你刚刚看上的是我的徒弟,要是你敢把天玑傀儡术用在我徒儿身上,我就让你死得很难看!”

        苏弃眼中弥漫起杀意,沐机已经是练虚境界,却也吓得冷汗直冒。

        木生果断站在了苏弃身后,看向老头时充满警惕。

        沐机仔细感应了一下苏弃的等级,确确实实只有越山一级,不可能存在意外。

        “小子,这可不是你的舒适区,这里是江湖,在这里,强者对弱者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利,老朽看中了你的徒弟,那是给你面子,别不知好歹,自寻死路!”

        愤怒在心底蔓延,苏弃笑道:“你是练虚境九级我知道,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怕你吗?”

        血色丝带最近越发暴动,苏弃都明白,可他根本没法控制,只能尽全力守护身边的人,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泄的对手,怎么可能放弃。

        血纹自丹田中延展,就在即将爬上脖子的时候,客栈的门开了。

        狂躁的冷风吹了进来,桌椅都被卷离了原先的位置,老道士挥了挥拂尘,带着小和尚进了客栈。

        随手一挥间,        客栈的门便关闭了。

        “福生无量天尊,施主,众生皆苦,我等皆在苦海中争渡,你又何必如此暴躁,平白添了杀孽。”

        老道士看向的正是苏弃。

        苏弃收回手,换上了一张纯真的笑脸,拱手道:“真空大师说得对,退一步海阔天空,只要这位该死的老头子不动我的弟子,我也没必要枉造杀孽。”

        老道士惊疑不定地看向苏弃,一脸诧异之色:“小友竟然实得我?可老道纵观记忆,也不曾与施主有过交集,怎么会?”

        沐机不认识老道士和小和尚,还以为是跟苏弃一伙的,目的就是为了想骗他,可他沐机是何许人也,他混江湖的时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还没出生呢。

        “纳命来!”

        苏弃无比期待这一刻的到来。

        当血纹笼罩身体的一刹那,三岁魔童显露真身,无穷血气自苏弃的白嫩小手中席卷而出,与沐机的手掌相撞。

        苏弃嘴角微弯,下一刻便恢复了少年形态,已经是练虚境的沐机突然口喷鲜血,自手腕开始,寸寸崩裂,然后轰地一下化作了血雾消散一空。

        与此同时,客栈某个地下室的复活阵法中,青年沐机复活而出,可下一刻,沐机就震惊地看向自己的手掌,那里竟然有一只血色的手印。

        随即青年沐机也炸掉了。

        十万大山的某个复活大阵突然激活,数万人类丧生,少年沐机从阵法中爬出,接连两次死亡,对于他的神魂影响太大了。

        然而,当他看向手心的血手印时,崩溃了。

        “这怎么可能!?”

        沐机再次炸开了。

        在某山村的普通家庭中,一位孕妇突然肚子剧痛,接生婆顺利将孩子生了下来,然而当男婴看向手心里的红手印时,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留下的三个后手,居然都躲不过死亡的命运。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对方别说只是一个越山境菜鸡,就算他是个病入膏肓的凡俗小孩,有这能力,狂也正常啊。

        男婴轰然炸开,鲜血染红了接生婆的脸,然而无论是接生婆还是孕妇,都面无表情。

        下一刻,整座山村的人,都无声无息地死了。

        其实当那个叫沐机的修行者选中这个村子的时候,整个山村人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wap.

        /106/106872/27783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