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剑痴

第三十一章 剑痴

        “先生,您收我为徒吧。”

        一灯刚渡完天劫,便义无反顾地拜倒在苏弃脚下,磕了三个响头。

        三弟子都投来了警惕的神色,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苏弃瞥了真空大师一眼,托着下巴沉思,似乎非常纠结。

        终于还是真空最先忍不住,答应了苏弃的请求。

        “算你狠,施主,希望我们从此不要再相遇。”

        苏弃却是笑着扶起了一灯,认真看着他道:“好好跟着真空大师,他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我知道你有自己的骄傲,但是一切都要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答应师叔,未达仙帝,不要去西天佛国。”

        一灯在师父面前很叛逆,但是对苏弃却是真的敬重,因为他觉得苏弃才是有大本事的人,所以对苏弃的每一句话,他都会认真记住。

        真空对苏弃给自己徒儿的这段悄悄话相当在意,可他又抹不开面子偷听,因此现在急躁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饭菜来了,客官请慢用。”

        小二姗姗来迟,一桌好菜虽然令人食欲大开,但对于体验过‘天下名堂’菜品的人,这些菜都只是不错而已。

        “小二,给我们来两碗素面、一叠素菜。”

        苏弃这边大鱼大肉吃得满嘴流油,和尚道士那桌清汤寡水却也吃的别有滋味。

        “徒儿,告诉为师,刚刚那小子跟你说啥了?”

        小和尚一脸复杂地看向真空大师:“臭道士,你还是别问了,师叔是有本事的人,不能成为他的弟子,将是我一生的遗憾。”

        真空一头黑线,合着跟了自己就委屈他了?

        原来这就是心痛的感觉吗?

        还没养熟的白菜就被人拱了。

        吃完饭后,两拨人都进了自己的客房。

        “师父,三花聚顶福是什么?”

        木生抱着怀里的九尾狐,一脸困惑,他觉得淬体的心法就比这个什么福要来得靠谱一些。

        苏弃摇头:“三花聚顶福缘至,顺风顺水天佑今。此物可护佑你们避三险,即,心魔险、诡异险、必死险。”

        冰宇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此物不是一次性的话,那就恐怖了。

        铁锤懵懵懂懂,她只知道再好的东西,都不如师父就在身边。

        等苏弃为三弟子都佩戴上木刻小剑后,敲门声响起,苏弃开门请真空进来。

        “真空大师拜托你了,之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苏弃一脸堆笑,真空大师却只是冷哼了一声,回到客房里,他再三问过小和尚,结果乖徒儿居然对此事使用了闭口禅,真不知道眼前这个一脸傻笑的苏弃给自己徒儿灌了什么迷魂汤。

        那心法就那么厉害?

        不就是扛过一次天劫嘛。

        只有苏弃和一灯明白,那心法的重要性。

        真空大师对一灯再好,那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护道人,而苏弃的心法,才是真正的传道授业解惑,令原本混混沌沌不知方向的一灯,看到了一条属于他的康庄大道。

        其实,一灯在心底里已经将苏弃当成师父,当成父亲。

        所以很自然地就把真空大师当成了外人,家里的事情,父亲不让说,一灯自然不会与人言。

        “三花聚顶,赐源守一。”

        “三花聚顶,赐源守一。”

        “三花聚顶,赐源守一。”

        哪怕真空已经是仙王九级巅峰的修为,可以比肩仙帝的实力,此时也有些吃不消了。

        属实是此福太耗费精神,不过好在,自己的徒儿已经解决了元婴劫的困扰,应该可以安稳一段时间了。

        不过,劫难果还是要入手一颗,以备不时之需。

        苏弃送走了真空,笑看三位弟子,心里越发满意,如此甚好。

        木生摸了摸后颈的三枚花印,一脸怪异地看向师父,良久才问道:“师父,你是不是早就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铁锤与冰宇都红了眼眶,他们原本就与苏弃熟识,苏弃背负诅咒的事情,他们也都知道。

        苏弃拍了拍他们的脑袋,苦笑道:“修行一途,本就分分合合,就算我真的不在了,你们也要想方设法找到救活一村人的办法,因为我们早已不是只为了自己而活。”

        三人都点头,当一村人的性命都压在这几个孩子身上的时候,谁还记得冰宇六岁,木生和铁锤只有五岁呢。

        “都睡吧,晚上我带你们入万剑谷。”

        铁锤好奇问道:“师父,那个太子最后怎么样了?”

        苏弃取出铜镜,看着身后即将完成打磨的大砍刀,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来:“太子监国,却时常想起与小兵的那三年,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小兵给他带来的不是谣言里的感情,而是他对缺失父爱的依赖。”

        “后来,弟弟发动了兵变,挟持皇帝要挟他交出兵权,太子何等人也,怎么会受此等胁迫,当即下令冲垮了弟弟的军队,并且借此机会除掉了老皇帝。”

        “弟弟亲眼看着哥哥手持将军剑杀掉了父亲,受到刺激后彻底疯了,太子最后登基成了新皇。”

        “再后来,新皇帝拥有了后宫佳丽三千,可却没有一个孩子,后来请来方士才知,是将军剑的杀戮气息过于浓重,致使皇帝无龙嗣。”

        “于是皇帝就把将军剑扔在了一座小山头上,果不其然,没了将军剑,皇帝从此有了子嗣,就这样过去了五十年,新皇帝也成了老皇帝,孩子们也都到了争抢皇位的年纪。”

        “就在老皇帝打算奖赏一名屡战奇功的士兵时,那名士兵突然抬头与他对视,这竟然就是那个被他杀死的小兵,他一点都没变老,而他手上的那把剑,正是曾陪老皇帝征战沙场的将军剑,那剑还是那么的锋利。”

        待夜色到来,苏弃叫醒了三名弟子,离开客栈,朝着狂风中的万剑谷而去。

        谷口,有位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年轻人正在磨剑,一直眯着眼睛像是还未睡醒。

        “止步吧,四位,再向前一步,可就要默认与我决斗了。”

        苏弃大笑一声,拔出天青剑便冲了过来。

        “公平一决,我苏弃还没认输过呢。”

        年轻人还是原先懒洋洋的样子,直到苏弃的剑与他磨好的剑碰撞时,那一声清脆的交鸣,瞬间令年轻人的眼睛瞪得溜圆。

        铜铃般的大眼扫向苏弃手中的剑,一脸不敢置信:“这是仙剑,他叫何名?快告诉我,告诉我!”

        狂喜的年轻人,直接扔掉了手中的剑,徒手就来夺苏弃手中的天青剑,像是生怕伤到天青剑。

        苏弃收剑后撤,然后猛然又前进施展出清幽剑法,一瞬间整把剑都像是活过来一般,在夜色中呈现出一片青天之景,朦胧景色中似乎还有少年剑斩晚霞的画面闪过。

        “此剑名天青,他是活的,所以你就别想收容他了。”

        年轻人见识到清幽剑法后,立刻躬身行礼道:“剑冢门郭剑见过清幽剑宗师兄。”

        苏弃点头,语不惊人死不休:“我要闯剑冢阵,你准备一下。”

        wap.

        /106/106872/27783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