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越山二级斩金丹

第三十七章 越山二级斩金丹

        剑侠山外,七十二算子正悬浮于空,掐指轻算,星光与其交互,梦幻而又朦胧。

        下一刻,七十二算子突然心乱如麻,有些不安地睁开双眼,紧接着他便看到了终生难忘的画面。

        着红装的红楼女一路飘入了剑侠山,就像是赶着去某处赴宴。

        “梦母门,红楼女,她们怎么会来这里?”

        七十二算子突然想拔腿就跑,修行者最怕接触不祥,可红楼女就像是不祥的化身,只要看到它们跳舞,那铁定要出事,不是横死就是人祸。

        “也许我也可以进去。”

        见红楼女能进入,七十二算子也想尝试一下,结果差点被一道剑气斩成两半,吓得他怒吼连连:“苏弃,下山的路就这一条,你跑不掉的,我一定会杀掉你!”

        老翁下意识拦住了红楼女,可回头一看,顿时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

        红嫁衣,红灯笼,红楼女们飘着走。

        你挥手,它跳舞,喜气洋洋全带走。

        “妈呀,这玩意怎么跑剑侠山来了?”

        原本还老僧入定般稳健的剑爷,瞬间弹跳而起,像是地火窜肉,吓得跑出去数百米。

        等红楼女全部进入‘仙山’之中,剑爷才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了回来。

        “那小子究竟在‘仙山’里搞什么名堂?怎么引来这么多的红楼女,一般一两个就能让真仙、仙王霉运连连,厄运不断,这一下子见到二十七位,还真有些心慌。”

        剑侠山,仙山。

        苏弃眼见着山岳断剑砸落,竟没有多少恐惧,反而心生豪气冲云霄,势与剑山拼剑招。

        三岁稚童手持天青剑,迎着仙山斩去。

        人生多少光阴,何惧此刻一拼?

        与此同时,诅咒也爆发了。

        苏弃身后披头散发的女人抬起了磨好的刀,朝前劈来,但血色丝带的救援还没有到来。

        苏弃心跳骤停,但双眼却死死盯着劈来的剑山,寒意即便席卷身心,生命即便就此止步,苏弃也要站着死!

        然而下一刻,身负的寒意骤然消失,迎面劈来的仙山也被一道无可匹敌的刀光切成了两半。

        寂静,无声。

        剑山砸落、轰鸣不断,可苏弃却仿佛在看一出默剧。

        苏弃摸向耳朵流出的鲜血,原来刚刚的刀剑交锋,已经让他丧失了听觉。

        ‘仙山’炸了,一把断剑就这么掉落在了苏弃的脚边。

        血色丝带并不能保证他的安全,他还需要慎之又慎。

        ‘山的那头’有大恐怖!

        直到一抹红色浮现在苏弃面前,苏弃有些空白的大脑才重新清醒:“梦母门,红楼女?”

        苏弃赶忙捡起地上的断剑,飞速后退,越是生死存亡之际,越要远离这种带来霉运的诡异。

        此时,红楼女已经开始跳舞,美妙的舞姿拥有独特的韵律,这一次的舞动似乎比上一次还要灵美多彩。

        苏弃退出一段距离,才看向手中的黑色断剑。

        断剑是从剑山中掉落的仙山之物,通体漆黑,如被墨浸染过。

        扫除尘埃后,苏弃发现断剑之上,居然有一道清晰的刀痕,像是刚刚被斩过。

        “这一刀莫非是诅咒女子斩的?”

        苏弃心跳加速的取出镜子一看,发现诅咒女子再次消失。

        “她好强,这一刀劈在我身上,我会完完整整地裂开吧?”

        “她应该还会回来,可她为何要帮我,明明应该置我于死地。”

        难道她喜欢上我了?

        苏弃摇了摇头,很快理智地思考起来。

        这应该是齐云仙山诅咒的一种特性,猎物只能由她猎杀,若出现第二种仙山‘猎人’,会优先解决同级别的‘猎人’。

        这样看,苏弃还得继续作死炸山,只不过多了一条自保的方式。

        苏弃刚要更深入的思索,剑桥突兀震颤,剑桥之下站起了一个完全由剑组成的巨型女人。

        此时,红楼女的舞蹈已经结束,它们向剑侠仙山行礼之后,居然回过头朝苏弃行了一礼,然后朝着仙山飘去。

        “我不是你们的观众啊!你们朝我行什么礼!?”

        巨型女人突然朝苏弃抓来,诡异的剑气摩擦着周围的空气,掺杂着浩瀚且驳杂的诡异剑意,要将苏弃直接拍碎。

        终于,血雨停歇,一滴鲜血自苍穹滑落,击穿了剑女的核心,回到了苏弃丹田的血色丝带中。

        下一刻,一股澎湃的剑气搅碎了苏弃等级的门槛,让他被澎湃的灵力灌满。

        耳内的黑血也流淌了出来,声音的韵律再次回响在他的脑海。

        “这次是越山二级!”

        苏弃盘膝而坐,闭目绘山。

        即将消散的剑女双手捧起了苏弃脚边的断剑,一声凄厉的尖嚎似有无尽的怨愤与不舍。

        最终,她化作了无数破碎的剑尸,重新跌入了剑的深潭。

        那把断剑,就被她放在了苏弃的脚边,而那条清晰的刀痕却已消失不见。

        遥看剑山近思折,断剑如墨与天酌。

        黑云绕苍天地翻,恶穹如兽似渊帛。

        亘古长廊通天地,守望相视永不遇。

        待天回转桥梁断,剑中痴儿终解散。

        苏弃睁眼,丹田内的第二座仙山落成。

        丹田中。

        第一座仙山仙气飘飘,仿若仙境,仙宫之中似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超脱之感。

        第二座仙山异象分成,犹如剑冢,行走其间总有一种无情人有情剑的撕裂感。

        “修为虽然只达到了越山二级,可实力却已经抵达了筑基七级,越级杀金丹应该没问题。”

        苏弃拿起剑便走,这个地方太诡异,他一生都不想再回来。

        出了仙山,苏弃恢复了十五岁的少年模样。

        此时老翁已坐回原地,感应来人身份,老翁有些警惕道:“来人可是苏弃?”

        苏弃点头:“剑爷,我赌对了,成功活下来了。”

        尽管惊险万分,有很多事情都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但自己确确实实活了下来,不仅成功提升了修为,还捡到了一把断剑。

        “看来你交代给我的遗言,算是作废了。”老翁也真心为苏弃高兴,但他随即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小子,我好像并不认识你吧,你怎么好像跟我很熟的样子。”

        “剑爷,与其考虑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不如自己想想应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家庭伦理。”

        “什么?我去!天怎么黑了,我得回家去。”

        老翁提起鱼竿鱼篓就从半山腰冲上了山。

        苏弃隐去仙墓的入口,除非他从内部打开,否则外界根本无法察觉。

        溪流里肥美的鱼儿,彼此都有了羁绊,苏弃摇了摇头,朝着山下而去。

        剑侠山似乎恢复了正常,除却山顶木屋里那来自老太婆的唠叨,和剑爷那近乎泪目般进门的请求。

        七十二算子盯着自山路走下来的黑影,眯起了眼睛,只要苏弃敢出来,那就一定会落入他的圈套之中,死无葬身之地。

        苏弃停在山口,扫视四周,最后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儒雅男子身上:“你没帮手过来吧?”

        “帮手,杀你还需要帮手?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你以为从越山一级晋升越山二级,就可以从我手中逃生吗?”

        在确定外面没有其他人后,苏弃一步踏出剑侠山,第二步躲过七十二算子的星辰攻击,第三步已经来到了对方眼前。

        然后拔剑,随后尸首分离。

        哪怕是死,七十二算子都是一脸不敢置信,明明之前只配逃窜的弱小蝼蚁,为何仅仅升了一级,就能反杀他,这是梦吧?

        随着火光熊熊燃烧,死不瞑目的七十二算子消失在了天地间。

        此地同样也被照亮。

        小黑狗拖着疲惫的身体找了过来,还没开口说什么便累得陷入了昏迷。

        “桀桀桀桀,总算找到你了。”

        苏弃在声音响起之前,已经抱着小黑狗冲入了荒古剑仙墓中。

        巨掌拍落时,出手之人已经知道一击落空。

        隐于黑暗中的男子冷哼一声,扫视四周,然后嘿笑道:“没想到逃命手段倒是一流,算了,这一次出山的目的也不是他,顺路而已。”

        男子转身朝着剑侠山而去,一步便踏入山中。

        “师父啊,这次再不交出不侠剑,徒儿可不会再留情了。”

        声音随风而散,在这寂静的黑夜中蒙上了一层血色的迷雾。

        wap.

        /106/106872/28080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