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天上有眼

第四十六章 天上有眼

        “夫人,你冷静啊,那天晚上我真没出去过,蛇皮我到现在还留着呢,这就是证据。”

        青蟒自知打不过夫人,干脆亮出了蛇皮,可此时的白檀已经想通了来龙去脉,抓着青蟒直接飞走了。

        苏弃没看到大场面,略微有些失望,可回过神来,发现所有势力都盯着苏弃看,像是在看一头怪物,并且还低声警告弟子,进入秘境后不要招惹这种人。

        此人的嘴有些邪,就动动嘴皮子,竟然让两位真仙内斗起来。

        远处的一座山都被打沉了。

        坍塌声都传了过来。

        苏弃扫了一眼刚才打算发难,现在又缩回去的龙王殿。

        这次带队的居然是龙王八殿的千年老龟,苏弃上一世的老搭档了。

        那时苏弃起步较晚,仙剑早就被瓜分完毕,他只能从龙王殿那里借了只龟到处飞,因而还惹得好多仙帝笑话他。

        苏弃气不过,也攒了好些仙帝的黑料,又因为掌握了因果之道,苏弃发现这种挖人历史的过程也能有效提升修为,瞬间便迷上了挖黑料的日子。

        从此更是爱上了这项修行。

        肚里有料,心里不慌。

        苏弃下意识摸了摸天青剑,感慨良多,现在有了仙剑在身,凡体也炼化成了血铠神体,这一世确实比上一世起步要高。

        炼青感受到苏弃不安分的手,疑惑发声:“主人,要出剑?”

        “还不是时候,我只是怕你丢了。”

        “哦,好的。”

        炼青继续领悟苏弃在万剑谷传授的心法,这段时间领悟良多。

        再加上这段时间一直跟随在主人身边,见过了天剑王与将军剑的感情纠葛,剑爷与不侠剑的双双陨灭,以及剑侠仙山上无名剑灵的自我欺瞒。

        不知不觉中,他发现自己对于九儿姐并不是情爱,而是姐弟之间相互依靠的亲情。

        苏弃突然觉得天青剑一阵发烫,随即居然自动出鞘半寸,滔天剑意仿佛要将所有人诛杀。

        “咦?我的剑好像变得更锋利了。”

        苏弃满脑袋问号,自己不就是摸了一下剑,随口说了一句话吗?

        然后天青剑就要自我升华?

        是不是太随便了点。

        还是说因为好些天不用剑,炼青有些憋坏了?

        苏弃看到冰宇用布包好不侠剑,然后抱在怀里,感觉有一点炼青出场的味道了。

        剑主与剑有了剑灵与剑的味道,那就说明冰宇正在使用恰当的方式养剑。

        这已经不是剑魔秘境第一次开放,但也不是最后一次。

        在过去的岁月里,剑魔秘境总共开放了四次,每一次都被人找到了四枚剑魔令,但是四个之中必有三个为假,一个为真。

        曾经有人研究过真假令牌的区别,结果发现一模一样。

        那四位取得真‘剑魔令’的存在,利用剑魔令打开了藏在十万大山中剑魔老祖的宝藏,最终都成为了十万大山的一代霸主。

        只有苏弃知道,真令牌总共十枚,这一次出现的四枚令牌全是真的。

        只要拿到,那就是赚到!

        但同样,这次也比前四次要凶险得多,死伤恐怕不会太少。

        魔门来的人最多,人数占据其他势力总人数的一半还多。

        单纯凭借人数,就把仇恨拉满了。

        苏弃很清楚魔门来这么多人的目的:一是抢夺剑魔令,觊觎剑魔老祖的宝藏;二是圣女圣子之位空缺,急需从十位圣女与五位圣子中筛选出胜者;三是正派对魔门打压力度越来越大,魔门打算撤离到十万大山的最深处,因此早已撕毁魔道之间达成的协议,打算守株待兔,待拿到四枚剑魔令后立刻遁走。

        为了以防万一,魔门的魔主已经亲临把关,所以在场的所有势力,都已经在一位仙帝的眼皮子底下。

        苏弃突然看向萧融君,疑惑道:“妖邪门应该也有圣子圣女吧,怎么没见他们来呀?”

        萧融君突然正了正衣领,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表情,嘿嘿笑道:“我就是妖邪门的圣子呀,很难猜吗?”

        苏弃盯着萧融君看了一会儿,突然抬头怒道:“看什么看,再看戳瞎你的眼珠子。”

        血气在苏弃体内翻滚,只要魔主敢对他攻击,相信血色丝带不会视若无睹。

        寂静,沉默。

        所有人都像是在看疯子,也越发不敢与之为敌。

        “你还看!?真当我是在试探你吗?”

        苏弃指着某处天空气得暴跳如雷:“你再看我一下,我就把你那三百六十八个道侣一个不漏地说出来,怎么了?生气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本来都懒得搭理你,自己眼贱,非要逼我指着你鼻子骂你,才肯认错。”

        魔门的人都看傻了,他们能感应到魔主的存在,是因为他们修习的功法,本就源自魔主,可那个妖邪门的疯子,究竟是怎么发现魔主的?

        他们都吓得脸色苍白,一方面害怕魔主动手打破计划,另一方面也害怕那疯子真的把魔主的糗事说出来。

        现在他们心底里都在骂魔主,就是眼贱,你说你都要跑路了,还非要惹一个越山二级的疯子,现在好了,傻呵呵的被盯上,满意了?

        他们都能想象到魔主现在根本下不来台,却还要乖乖闭上眼睛的画面。

        苏弃冷哼一声:“这还差不多。”

        本来苏弃并不打算跟魔主有交集,可就在刚刚与萧融君说话的时候,魔主居然开始肆无忌惮地查探他。

        他的伪装在仙帝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几乎是瞬间便被看破,魔主就像是发现了惊喜一样,居然还想继续窥探,甚至已经察觉苏弃越山境的古怪,竟要拨开云雾查看苏弃丹田里的齐云仙山。

        在未经过别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窥探别人大道,那就是生死大仇,堪比杀人父母。

        苏弃没直接激活血色丝带跟他决一死战,那是他大度。

        本来就有仇,此人竟然还敢得寸进尺,不知好歹,这个仇,他苏弃记下了!

        恰在此时,剑魔秘境开了,其他势力一个接一个地进入。

        应该早就商量好了顺序,先来后到,倒也有序。

        等只剩下苏弃等人时,苏弃发现那眼神又开始不老实,苏弃早就忍无可忍,滔天怒火灼烧着血色丝带。

        当魔主的意识打算冲破云雾,一鼓作气查看其中奥秘的时候,一道血色丝带直接卷起这道意识,无声无息消失了。

        魔主口喷鲜血,瞬间永久丧失了那部分意识,永远不可复原。

        三岁魔童重新化作十五岁的模样,给天空中惊疑不定关注此地的魔主,竖了个中指。

        “王二猪,你完了,我一定要让整个天源大陆都知道你的真名,和你干过的那些混账事。”

        苏弃一步踏入秘境,只有一道刀痕在苏弃身后劈过。

        wap.

        /106/106872/28282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