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那夜、那人、那毒

第四十九章 那夜、那人、那毒

        弦月一混迹在魔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见得太多,可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笑容。

        “吃饭吃饭,别浪费了一湖的美食。”

        秘境的夜色很美,漫天星空似乎随手可摘,弹指间亦有星河环绕。

        明明待在一个很可怕的人身边,弦月一却放下了所有的伪装与武器,活出了自己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样子。

        星幕下的湖水变得清凉,弦月一下水找剑魔令的时候,向三弟子偷袭,泼了他们一脸的水。

        三弟子也不甘示弱,三个打一个,整个绿洲都传出了他们的嬉笑打闹。

        “呸呸呸,你们人多欺负我人少。”

        “姐姐,你都找到剑魔令了,还惹我们,看招!”

        第二天早晨,当阳光照在脸上,弦月一才有些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可刚醒来便翻身坐起,眼神凌厉地扫视四周,手更是下意识摸向了匕首。

        “睡得还好吗?”

        虚幼三将晾好的衣服还给了她,有那么一瞬间,弦月一觉得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场睡不醒的梦。

        “放心,那不是梦,此后我就是你的依靠,有什么话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我会陪你一路走下去。”

        看着那张以前恐惧又厌烦的脸做出一张诡异的笑脸,弦月一收回伸向对方的匕首,将晾干的衣服接了过来,脸上也恢复了以往的冰冷之色。

        “他们人呢,我是说,他。”

        虚幼三也恢复了圣子该有的状态,淡淡道:“本体那边没啥事,我们就当没见过他就行,反正昨晚他已经对你的记忆动了手脚,我那个便宜的老爹就算是心血来潮想查探一下你我的记忆,也绝对什么都查不出来。”

        弦月一非但不惊讶,反而身体都放松了下来,记忆查不出问题,那魔主那边就不是问题。

        潜移默化中,弦月一已经将苏弃神化,认为他确定的事情,那就是真理,不需要怀疑真伪。

        如今,虚幼三绝对站在她的身边,孤独前行、仙路渺渺的少女,在今天,似乎看到了一条只属于她的仙途。

        那少女明亮的眼神似乎都要与这炽烈的阳光争个高下。

        苏弃在前往下一处绿洲的路上,不止一次见到,魔道弟子触发机关后留下的尸体,前方似乎更加的危险。

        然而,弟子们一直坚信有师父的地方,便是安全之地。

        这让苏弃压力很大,就像是背了一座山。

        “距离下一处绿洲还有一些距离,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三弟子都乖乖暂停解读心法的修行,开始仔细听起师父的‘故事’。

        “从前,富商家有位公子非常喜欢剑,只要看到剑便想上去摸一遍,看后基本上都是一脸嫌弃,甚至配上一句‘垃圾’,有极个别情况会说一句‘不堪入目’。”

        “这位公子从小就与跌打损伤药结下了不解之缘,因此在长大后毅然决然当了一名郎中,专治跌打损伤,可是某一次出诊,却遭遇了难以想象的风沙天气,等风散去之后,公子竟然出现在一片荒凉的沙漠里,靠着药酒,公子找到了一片绿洲,而在这绿洲的水底居然藏着一把邪剑。”

        “喝醉酒的公子感应到那把邪剑的气息,不要命地冲进了水底,一把抓住了那把邪剑的剑柄,与此同时,邪剑的剑灵自剑中冲出,竟要夺舍醉酒的公子。”

        “剑灵虽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肉身,却在下一刻因为烂醉如泥的身体,淹死在了水底,剑灵气愤的想要回归邪剑,却发现邪剑中已经有了一道剑灵,而剑灵仔细一看,瞬间气得想要摔碎邪剑,那个被他夺舍的公子居然成了新的剑灵。”

        苏弃说着说着,前方便出现了一大片绿洲,绝大多数的金丹境都聚集到了这里。

        苏弃带着弟子找到一处高地,先躲起来观察情况,然后便遇到了同样躲在这里的一位天命派弟子,虽然对方穿着魔门的服饰,但是苏弃认识他,他是八十八算子,对方修炼到半仙时曾给苏弃算过命,自称陈半仙,每次算命五源石,因此也被称为陈半石。

        此时,对方正在与卧底在魔门的白离教弟子偷看那帮金丹境的魔修对峙,别提多认真了,就连苏弃等人的到来,都惊动不了他们。

        苏弃等人也没打扰,毕竟都算是卧底,卧底何必为难卧底呢。

        苏弃随手布置了一道简易的空间切割阵,然后便和弟子一块等待大戏的上演。

        终于,在夜色降临之际,倒映着星光的湖面折射出一道刺目的光,直接照射到了苏弃的手边。

        苏弃一脸好奇地拨弄了一下手边的沙土,然后便拿出了一枚剑魔令。

        因为有空间切割阵的缘故,众人看不到苏弃等人,但是却看到了藏在那里的两位正派卧底。

        哪怕是苏弃,在同时面对数十位金丹境魔修时,也会觉得麻烦,于是不小心就把剑魔令掉在了两位卧底的中间。

        然后自己带着弟子全身而退。

        当剑魔令就在眼前,两名卧底也忘记了方才的情投意合,居然大打出手,最终还是八十八算子更胜一筹,将白离教弟子捅死在了小山堆上。

        “我不想杀你的,是你先动的手。你们别看我,东西给你们!”

        剑魔令被八十八算子抛飞了出去,落入到了金丹境魔修之中。

        而八十八算子却侧身一滑,躲过了一次必杀袭击。

        “剑魔令不在我这里,别追我了。”

        有几个潜藏起来的金丹境转身下了小土堆,但刚刚出手的金丹境女子非但没有停手,反而变本加厉,似乎要将八十八算子彻底捅死才心安。

        “大姐,他没死,不信你去看看。”

        不得不说陈半仙就是聪明,电光火石之间便明白了对方的恨意来源。

        果不其然,原本攻击的黑衣女子立刻停手去查探白离教弟子的呼吸,然后一把匕首便捅穿了她的身体。

        陈半仙匕首都不要了,转身就跑,口中兀自还在大喊:“我不想杀你的,是你先动的手。”

        女子没有去追陈半仙,而是缓缓躺在白离教弟子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不消片刻,两人都化作了黑色的脓水,腐蚀了一大片的沙土。

        天青剑颤动,一股滔天剑意压都压制不住。

        苏弃看了眼木生怀中颤抖的九尾狐,心中也升腾起了无尽的愤怒。

        “主人,九儿姐,失忆了,无解毒,该死!”

        用一百位新生儿的血,一百位刚死不久年轻女孩的泪,一百位骁勇战士的临死热血,混合乱葬岗的朝露、早集市上的死鱼眼,同人间奇毒‘晚霞’共熬。

        仅需半盏茶,无解药便诞生了。

        wap.

        /106/106872/28285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