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十死无生劫

第五十七章 十死无生劫

        第七道雷霆劈落,天劫成柱,攻击在了‘蓝星’之上,‘蓝星’抵挡了半数攻击,剩余半数被血色铠甲挡住。

        苏弃的气血消耗了一半,此时他已经用出了大部分的底牌。

        可惜第八道雷霆已经准备就绪,苏弃双眼赤红,怒吼道:“贼老天,你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吗?”

        苏弃趁着雷劫未至的这个空隙,利用‘蓝星’的权能打开了荒古剑仙墓,将天青剑和弟子们的剑都召唤了出来。

        同样也留下了一个窗口,让弟子们在远处观摩他的渡劫。

        “今天我以天青、不侠、上邪三把仙剑,设立空间切割阵,我就不信挡不住你!”

        没有过多的花哨,第八道雷霆力劈而下,不侠剑与上邪剑在瞬间被击飞了出去,空间切割阵也在刹那崩碎。

        可这也给苏弃挡下了一半的攻击。

        “噗——!”

        苏弃口喷鲜血,剩下的一半他用‘蓝星’与血铠挡下。

        至此,除却血渊,苏弃的全部底牌都已揭开。

        可惜,天劫无情,渡劫无常,第九道雷霆正在酝酿。

        “半仙劫也就九道,我渡的可是金丹劫啊!”

        苏弃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诅咒爆发的凶险已经有了两套应对策略,暂时不会危及生命,而天劫却可以,所以未来必须要重视这个难题。

        当然,前提是苏弃能从这次的天劫中活下来。

        苏弃想要激发血渊,可在天劫之下,血渊无比安静,甚至连一片浪花都未曾掀起。

        “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苏弃抛下血渊,辗转进入剑侠仙山中,没有进入齐云仙山的原因,还是之前已经尝试过了那个分身,连仙位都下不来,苏弃完全就没抱希望。

        “不行吗?”

        苍穹墨色画卷中的分身似乎想要从画卷中走出,然而根本无法做到,就像是隔了一重世界。

        “只能硬抗了吗?”

        苏弃走出剑侠仙山时,突然看到齐云仙山中的分身居然也走了出来。

        鹤发童颜的三岁稚童也看向苏弃,依旧面无表情。

        “分身替死?”

        苏弃不确定地下达了命令,然后鹤发童颜的分身便冲出了丹田,在本体不远处盘膝而坐,与此同时第九道雷霆也从天空中斩落,将仙山分身劈成了光粒子。

        光粒子回归苏弃丹田中的仙山天宫中,重新化作了鹤发童颜的三岁稚童,它虚淡了很多。

        不过,苏弃发现它居然还想出来,只不过这次被彻底地困住了。

        苏弃睁眼看向苍穹,头皮都仿佛要炸开,雷暴之音在耳畔轰鸣,生路似乎已遥不可及,最终也只能无奈惨笑:“原来不是天劫搞错了,是啊,我早该想到的,我之存在,本就是异类,再加之承接夺魄子的命格,渡这十死无生劫,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你以为区区十死无生劫就能让我气馁吗?你想让我死!我偏要活,我还要活得精彩活得长寿!”

        第十道雷霆劈落,这亦是最后一道天劫。

        紫雷席卷而下,与苏弃的身体冲撞在了一起。

        天雷浩荡,规则交织,苏弃被雷霆搅碎,没有任何悬念。

        偷看这一幕的小骷髅刚要流露出狂喜神色,但随即便意识到了什么,选择了再次静默。

        天劫在探查到苏弃死亡后,劫云随即而散。

        几个弟子疯一样地想要冲出来,可惜却完全没有办法,只能干看着泪湿双颊。

        就连那撕心裂肺的呼唤都传不出仙墓。

        天劫是一个人的事,亦是修行路上的坎。

        “我不能…死!”

        强烈的求生欲望契合了血渊中最炽烈最激进的情绪,这一次的血渊从未有过的澎湃。

        血海磅礴激荡,浪花席卷高天,似有无数双手将沉入血海的苏弃重新托举了起来,要让他自血海中重生,自生死间开路。

        尽管已经通过生死契约感应到苏弃未死,但小骷髅还是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已经变成黑炭的残骸。

        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血色丝线自丹田中延展,自死亡中开路,一朵惊艳世间的血色曼珠沙华绽放而开。

        而蜕变的生命便在花开之刻苏醒。

        似在呼唤生命的奇迹,又仿佛在驱赶死亡的消散,一朵朵蓝色的曼珠沙华簇拥着血色的彼岸花,开满了白骨累累的魔骨山。

        妖艳而诡异,梦幻而朦胧。

        苏弃自沉睡中睁眼,顿时警惕起来。

        曼珠沙华只生长在未战山的那头,苏弃被血海淹没时,便曾看到血海的对岸有一片这样的彼岸花,蓝的诡异,蓝的可怖。

        “难道我还在死亡的梦境中沉沦?”

        苏弃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小骷髅正在惊恐地看着他,随后便发现三弟子一脸惊喜又有些好奇地透过窗口看过来。

        身上的凉意席卷身心,苏弃打了个哆嗦,找回‘蓝星’穿在身上,化作十五岁的模样后,从血色彼岸花中跳了下来。

        与此同时,所有一切异象皆已消散,原本被劈成焦炭的‘旧体’也随异象的消散而不见。

        “差点死掉,以后渡劫一定要做好全方位的准备,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主人,我有罪,请您惩罚我吧。”

        小骷髅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脸上的惊恐之颜久久难以散去。

        苏弃疑惑,这家伙又在闹什么幺蛾子,他还准备给自己三弟子一个惊喜呢,结果这家伙先跑出来了,还是这副见了鬼的表情,这哪是给弟子的惊喜,这分明就是惊吓。

        果不其然,三弟子此刻都傻眼了,小骷髅长得和三岁的苏弃一模一样。

        苏弃为了打消弟子的某些猜测,只能也变回三岁稚童的模样,疑惑道:“你给我的生死契约是假的?还是你又打我身份的注意了?”

        小骷髅泪如雨下连连磕头道:“主人,我有罪,请您一定要惩罚我。生死契约不是假的,但对我无效,我一直都想顶替掉您,甚至还动过抢走血渊的想法,是贱奴愚昧,不知您是血渊的主人。”

        苏弃托着下巴盯着小骷髅道:“你的意思是拥有血渊也不一定就是血渊的主人,也有可能是血渊的奴隶?”

        “你也别磕头了,你这样我反而会更难受,既然你想请罪,那就自己想一个吧。”

        小骷髅毫不犹豫从磕破的额头处凝聚出了一枚小骷髅头吊坠,吊坠通体银白,小骷髅头与之前见过的小骷髅的脑袋一模一样。

        “主人,这就是我的命。”

        苏弃在接过吊坠的瞬间,竟有一种小骷髅便在自己手掌心的错觉。

        甚至自己可以向控制分身一样控制小骷髅。

        “你什么实力?”

        苏弃最好奇的还是小骷髅的战力。

        “以我从主人这里接收到的记忆进行判断,我现在应该是半仙境。”

        小骷髅似乎对于现在自己的实力很不满意。

        等苏弃将骷髅头项链戴在脖子上后,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威压席卷而至,苏弃体内的血渊被激发,瞬变成三岁魔童的苏弃脸色一变,他知道是谁来了。

        苏弃拉着小骷髅借助‘蓝星’冲进了荒古剑仙墓中。

        下一刻,一道生有黄金龙角的身影浮现而出。

        “咦?大陆之内,能从本龙神的威压下从容离去的人,似乎并不多,可刚刚感应到的两人似乎都不太强,他们如何逃脱感知的呢?”

        wap.

        /106/106872/28378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