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救死扶伤苏神医

第六十七章 救死扶伤苏神医

        雷劫山外,军营中有士兵来报。

        “城中出现大量修行者聚集,虽在极短时间内散去,但少将仍带领一队士兵前去调查情况,如今尚未离开,属下暂不知养生殿中具体情况。”

        “再探!”

        “是!”

        雷将军在营帐内走来走去,实在有些不放心这个儿子,并不是怕他有什么闪失,而是怕他干出什么无法收场的事情。

        养生殿是龙王殿的势力,若是因此获罪于龙王殿,天唐王朝恐怕不会庇佑他们父子。

        “咳咳咳……”

        雷将军用手帕遮住嘴,不让血腥气惊动外面的守卫。

        “越来越严重了,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到……看她的那一天。”

        说完,雷将军的身体便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声音惊动了外面的守卫,整个军营在刹那间乱了套。

        雷暴城中,养生殿。

        苏弃迎着银灵易的银色长戟便冲了上去,这已经是苏弃第七次挑衅银灵易了。

        这货别的不行,脾气倒是大破天,一点就着,都不需要引诱。

        真的很难想象,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引颈就戮的,难道他真以为天唐王朝把他压入天牢后,会去认真调查那个案子,然后查个水落石出后再放他出来吧?

        苏弃有先天血铠神体、后天无垢剑体,再加上仙帝级别的经验,能和他战七场不败,银灵易已经足以自傲。

        “你很不错,只是我还是那句话,你爹有病,真的不考虑让我救救吗?”

        银灵易大口喘息,第一场结束他已经快累成狗了,他已经忘记自己是为何而来,只记得自己已经不止一次在心里下定决心,要把对面那个可恶的家伙按在地上摩擦!

        然而,随着一场又一场的对决结束,对方还在神态自若地调侃自己,而自己却已经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小爷服了,苏弃是吧,虽然你嘴很欠,但按小爷定下的规矩,你这个兄弟,小爷捏着鼻子认下了。”

        苏弃嘿嘿一笑,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易兄若早一点服了,何至于此啊。”

        苏弃扶起银灵易,让他不至于因为腿软跌倒。

        这家伙将银色头盔扔出去后,满头大汗地冲到了桌子上,拿了一坛未开封的酒便灌了起来,喝了半坛子才长舒一口气,将酒坛子扔给了苏弃。

        苏弃有些犹豫,但还是咬了咬牙,学着银灵易的动作喝了起来,结果刚咽下去第一口,苏弃就趴地上起不来了。

        “哈哈哈哈,想不到兄弟竟然是一杯倒啊,长见识了。”

        洛云白脸色一变,当即将苏弃扶了起来,再检查过他的身体后,发现是真的喝醉了,才松了口气。

        青云刚想说什么,苏弃突然醒了过来,在天药无双神体的解毒效果下,摇摇晃晃的苏弃再次学着银灵易的动作一口将酒闷了下去。

        紧接着再次醉了过去。

        银灵易嘴角抽了抽,还真是一个好强的男人,不过和他的性格居然有些像,这样的人成为兄弟,不亏。

        “报!”

        有位士兵惊慌失措地冲进了养生殿,引起了院中所有人的注意。

        银灵易听到士兵的低语后,瞬间变了脸色,什么也没说就要离开。

        “慢着!带我去!”

        苏弃摇摇晃晃起身,脸红如熟透的苹果,似乎随时可以采摘下来尝一口。

        “不行!”

        银灵易刚说完,才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改道:“其他人都不许离开!小爷先带苏兄回军营。”

        苏弃被银灵易扶着朝军营而去,洛云白想要跟上,木生却拦住了他:“师父跟我说,你不用跟着,准备一下,龙王殿的报复不会太轻松。”

        洛云白见是苏公子的弟子所言,也明白此时不能慌张,于是点头道:“放心,只要不是龙神亲临,我都能圆过去。”

        木生一脸诧异之色,从师父那里他知道,龙神是仙帝七品,而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不过只是真仙而已,凭什么这么狂?

        洛云白似乎看出了木生等人的疑惑,笑道:“人活一世必有所惧所怕之物,只要来的不是龙神,那龙王殿何惧之有?”

        木生猜测道:“你想假借龙神命令,唬住来者?可你得有依仗吧?”

        洛云白笑道:“不需要依仗,龙神存世多年,曾发声多次,那些话龙王殿内的人不可能不清楚,只要他们害怕龙神,那这些话就是我的利器。”

        木生暗呼‘好一个借力打力’。

        “那为何你不再面对那两个江湖骗子的时候,使用这一招?”

        洛云白摇头道:“因为我怕圣丹店铺受到牵连,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两败俱伤……都将是这场豪赌的对手,我不能拿宗门的产业当赌注。”

        木生摇头,他并不理解这种为了宗门利益而放弃制胜手段的行为。

        他从出村那一刻开始,便一直跟着苏弃,在这个世界上,他要守护的人也就只有师父和师兄师姐而已,其他人的死活关他何事?

        冰宇、铁锤都很担心师父,虽然师父已经传音给他们,让他们不必担心,可像今天这样,师父被带去未知之地,他们还是无法适应。

        青云看向担心的三弟子,无奈笑道:“先吃点东西,苏前辈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出事。”

        三弟子一想也是,结果等看到干净的空盘子和摸着肚子下地溜达的小骷髅时,还是有些傻了眼。

        军营大帐内。

        苏弃看着额前发黑的雷将军,心中不免叹息。

        “世代英烈、卫国无双的银家人,你们忠心守护着的王朝终于还是掉转了刀柄,将刀狠狠刺入你们后代的体内,你们所有的自豪与骄傲,终成后人口中不值一提的笑谈。”

        训斥完军医的银灵易就如同困于囚笼的凶兽,不停在营帐内走动,心乱如麻,眼神不时瞥向问诊的苏弃,神色阴晴不定。

        苏弃又叹了口气,真为银家不值,如此忠心的家族,如果能为自己做事该多好,可惜偏偏摊上了这么一个混账王朝。

        终于,在苏弃叹第七口气的时候,银灵易还是忍不住上前,问道:“苏兄,有法子了吗?小爷的爹怎么样?”

        苏弃笑道:“救治不难,但难的是找到病因,诱因不除,患病难消。”

        银灵易咬了咬牙,看着面色漆黑昏迷不醒的父亲,还是回答道:“刚刚请来的所有军医都不敢说,但小爷已经撬开了他们的嘴,他们竟然说是…王室的天赋诅咒。”

        苏弃看着阴晴不定的银灵易,笑问:“你信吗?”

        银灵易看到苏弃的笑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苏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会也觉得是王室干的吧?这怎么可能!”

        苏弃摇头道:“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是提醒你,你我兄弟关系,我可以救一次,救两次,但是第三次,我需要你拿一条路来换。”

        wap.

        /106/106872/28476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