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毒酒不独酌

第八十章 毒酒不独酌

        “你们是在聊天吗?”

        奔跑中的两名金甲战士齐齐驻足,看到来人后恭敬行礼道:“白队长!”

        白琅打量二人,疑惑道:“方正、方铭,你们两兄弟不是奉殿下命令跟踪银灵易,查明与其交往的可疑人员,为何刚刚会提到苏弃?”

        两兄弟刚要开口,白琅打断道:“不重要了,苏弃是殿下极力想要拉拢的天才,亦是萧公公最珍视之人,你们还想活着的话就对此事保密,管住那张嘴,听明白了吗?”

        “明白!”

        雷暴城中,白琅追上了正打算进入养生殿的苏弃。

        “白大哥,你刚刚去哪了?”

        白琅严肃道:“只是交代了一些事情,怕牵连到你。”

        苏弃点头,也没多问,而是找到了洛云白,和他商谈了一下关于凝神聚念丹消息的生意。

        起初洛云白还满眼冒金光,可当苏弃说出分成比例后,洛云白直接弹跳而起,额头青筋暴突:“什么!?苏公子…你要九成…这未免太狠了吧。”

        苏弃端坐在太师椅上抿了口茶,笑道:“问题很大?”

        “公子,是你说要跟属下做生意的,但生意它不是这么做的呀。”

        洛云白都要急哭了,他只是妖邪门的一位长老,虽然做过多年的生意,但这与圣祖做生意还是平生头一遭。

        苏弃嘿嘿笑道:“今日无事,我便给你露一手吧,带我去丹房。”

        养生殿,丹房。

        洛云白惊疑不定,他没听圣主说苏弃会炼丹啊?

        究竟是打肿脸充胖子,还是确有实力?

        白琅也默默跟了进来,他本应在门外看守,但强烈的好奇心还是驱使他走了进来,然后他便看到了终生难忘的画面。

        琥珀新焰灼凡炉,药沉精华满香室,茯苓凝心子芩景,白敛归心细辛菘。

        蓝衣烈火间,白琅被苏弃熟练的动作震惊,仍然是浑然天成的手法,依旧是看不懂的操作,可他却从洛云白的脸色上看出了玄机,这位懂行者先是不可思议,随后是不敢置信,最后直接目瞪口呆,仿佛见到了世间未有之神迹。

        “如何?”

        炉开丹成异象生,丹纹仙相苏弃容,莫言仙丹无极限,天雷滚滚入堂中。

        “完蛋!灵丹里怎么会有仙丹!?”

        苏弃盯着头顶三尺的劫云,眼神变得呆滞,他明明只是想炼一炉极品灵丹,为何会炼出一炉极品神丹,甚至还有一枚次品仙丹。

        仙丹渡劫,丹师代之。

        一道丹雷劈落,苏弃仰面倒地,头发蓬松地昏了过去,鲜血从头顶滑落,但苏弃却长舒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不怎么重要的丹方,丹劫也就金丹第八劫的样子。

        苏弃耗费九成九气血凝聚出的血铠,加上‘蓝星’以及天青剑的庇佑,总算把命换了下来。

        “不、不要!”

        苏弃睁开双眼,猛地坐起,噩梦在心底打转,可怕自心底蔓延,而回忆梦中的重重画面,却又偏偏忘得一干二净。

        扫视四周后,苏弃确定这里是武鸣客栈三楼的雅阁,小骷髅和小黑狗正在那里玩大眼瞪小眼、谁动谁是狗的游戏,只有小狐狸蜷成团在苏弃身边。

        苏弃拎起天青剑,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穿好衣服正准备冲出去,就被一只手提了起来。

        “弟弟,你要去哪里呀?”

        苏弃嘿嘿笑道:“哥,我饿了,正准备下楼吃点东西。”

        “白琅已经给你去买了,什么都有。”

        苏弃一脸惊恐之色:“哥,你要囚禁我吗?”

        萧浒不为所动:“随你怎么说,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能去,等此地事毕,你随我一起回皇城,就这么定了。”

        萧浒转身便消失不见,白琅轻轻敲门道:“苏公子,饭菜都来了,你要吃吗?”

        苏弃咬牙切齿道:“吃,吃饱了才有力气越狱。”

        本来苏弃是打算炼完丹药后,借助休息的空隙躲开白琅进入仙墓,而后通过传音石,让多宝将唯一知晓他没有哥哥的大伯保护起来。

        本来苏弃也并没打算在雷劫山便与萧浒开启兄弟情深的戏码,结果赶巧碰上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等把大伯保护起来后,苏弃便可以将小骷髅、小狐狸和小黑狗收进仙墓,这样只需要等待弟子们比斗结束,他就可以和三弟子一起进入雷劫秘境,然后拿到想要的东西,便能全身而退。

        到那时,苏弃只需要再找个好欺负的仙山完成突破,便可以和妖邪门一起去十万大山开开心心地挖宝藏。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苏弃被一颗次品仙丹摆了一道。

        开门后,苏弃便看到了白琅那张阳光帅气的脸,谁能想象这张脸的主人,表面恭敬地唤他‘苏公子’,背地里却一字不差地将他的事情上报给了萧浒。

        小二将一盘盘美食端上桌,苏弃化悲愤为食欲,敞开肚子风卷残云。

        “白琅,怎么是果酿,我要喝酒!”

        白琅摇头道:“萧公公交代过,您不能饮酒。”

        “白大哥,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就当是早晨我帮你的份上,你给我拿壶酒来。”

        白琅心想已是前天之事,但还是跟小二要了一壶酒。

        酒壶到了苏弃手里时,被他下了药,药是在进入丹房时专门找洛云白要的,本就是为白琅准备的,也是苏弃的第二套方案。

        万一白琅跟得太紧,那就药倒他。

        管你是半仙还是真仙,一颗散梦丹下肚,保准睡上三炷香。

        苏弃放入丹药后摇匀,然后自己仰头豪迈地喝了一口,脸倏然间红透,下一刻就翻白眼趴倒在了桌子上。

        白琅瞠目,一杯倒还喝酒,这得是多大的勇气?

        等小二将盘子都撤了下去,苏弃又醒了过来,解酒加解毒,哪怕有‘天药无双体’在,苏弃都有些头昏眼花。

        “白大哥,我心里苦啊,本来和弟子们当散修当得很好,可突然认了个哥,没有经过我同意便决定了我的人生,你说悲哀不悲哀。”

        白琅一句话不敢说,萧公公今日是太子身边最亲近的人,择日太子登基,萧公公便是整个王宫最炙手可热的人,能被其当做亲人,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

        可人各有追求,白琅不懂苏弃,所以他无法劝导。

        “你也喝。”

        白琅摇头:“苏公子,我不能喝酒。”

        苏弃嘿嘿笑道:“你是不是也一杯倒,所以才不敢喝,我就知道你也不行,可一个人喝酒太苦了,就这一次,你陪我喝吧。”

        白琅看着送到自己面前的酒杯,里面的酒已经快被苏弃洒没了,喝一点应该没事。

        于是便接过酒杯喝了下去。

        毒酒入喉,白琅才察觉不对,可药效太猛,眼皮越发沉重,沉眠的困意将他淹没,渐渐丧失了所有的感知。

        苏弃利用‘蓝星’的权能打开仙墓入口,将小古、墨染和小狐狸都带了进去。

        可一入仙墓,苏弃便大吼道:“我月桂树去哪了!?”

        wap.

        /91/91200/21017627.html